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4章 最野的玫瑰!
这个姿势,有点危险啊!!!

    “回答我,你是不是陆氏邀请过来的那个设计师?”

    江酒轻咳了一声,敛眸道:“是我,之前陆先生约了我,但您日理万机,我怕打扰到您,所以推了您的邀请,抱歉。”

    陆夜白扯了扯凉薄的唇角,心中划过一抹酸意。

    他记得秦衍牵她的时候她乖顺的像只猫。

    轮到他邀请她了,直接拒绝,挂电话比谁都快。

    秦衍能入她的眼,难道他就入不了?

    还有,这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表情真是刺眼的很,跟他待在一块儿就那么让她难受?

    “你喜欢秦衍?”

    莫名其妙的问题,江酒下意识蹙起了秀眉,静默了数秒之后,给了个模凌两可的答复,“我儿子喊他爸爸。”

    所以她喜不喜欢秦衍,取决于她儿子能不能接受秦衍?

    从这句话中,他似乎听出了一些讯息,他可以理解为那小东西不是秦衍的种么?

    江酒缓缓伸手,试图去推他肩膀,可,掌心触及到他炙热的肌肤后,又下意识缩了回来。

    好烫!!

    这男人身上着火了么?

    欲拒还迎的触碰,一下子激发了陆夜白体内被强行压制的狂潮,他下意识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温凉的掌心贴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无形的较量,江酒挣脱了几下无果,不得不放弃,抬眸冷睨着他,一字一顿道:“陆先生,咱们这种姿势是不是太过暧昧了?虽然是成年人,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只要江柔还住在陆家,我就是你大姨子,而你,只能是我妹夫,陆先生这般放肆无礼,是想踩着道德的底线挑战纲常伦理么?”

    一句‘大姨子’一句‘妹夫’,让陆夜白沉了脸,他恶狠狠地瞪着她,咬牙切齿道:“你那好妹妹刚才给我下了药,然后自己跑了,她闯下的祸,你这个做长姐的替她收拾似乎也很正常。”

    “......”

    他的意思是说,他要......睡她?

    无耻!

    “放手,否则我不客气了。”

    “哦?”陆夜白挑了挑眉,伸手勾起了她白皙尖瘦的下巴,如凝脂般的肌肤在他指尖摩擦,碰撞出了丝丝缕缕沁人心脾的凉意,缠绵入骨,似撩拨了他心底那根最柔软的弦,余音阵阵,如烟花绽放,刹那璀璨。

    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这个女人,能勾起他内心的躁动。

    “不知江小姐怎么个‘不客气’法?要不,施展出来给我看看。”

    “登徒子。”江酒轻呲了一口,膝盖猛地弯曲,迅速朝他双腿顶去。

    男人在怎样的情况下最脆弱?

    比如......现在!

    如果此刻遭受到了致命一击,定能给他一个终生不忘的教训。

    然,她的速度快,他的速度却比她更快,这男人好似提前猜到了她的意图,在她提腿的刹那,他就伸手扣住了她的膝盖,然后用力一扯。

    ‘啊’

    一条腿支撑不了身体的平衡,她因着重心不稳直接朝后仰去。

    下一秒,一阵天旋地转,后背没撞上墙,却触及到了一片柔软。

    emmm

    她......直接摔进了沙发内,松散的弹性,在身体落下的瞬间还弹跳了两下,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像是在无言的邀请一般,充满了致命的魅惑。

    她下意识撑起胳膊,试图翻身下地,可,那男人如同鬼魅一般,每每都能快她一步。

    于是,她的双臂被缚了,确切的说被身上的男人捏住固定在了头顶。

    好大的力气,她试图挣扎了两下却纹丝不动。

    “既然江小姐主动,那陆某就不客气了。”

    “......”

    主动你妹!

    你他妈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娘主动了,明明是你丫带着我转了一圈,然后将我给推倒了。

    江酒被他给气笑了,骂道:“不要脸的狗男人,平日里不是装薄情寡义么,这会儿怎么不装了?还不近女色呢,他妈见到女人立马现出原形了,禽兽起来连猪狗都不如。”

    “......”

    陆先生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奇特的是他不但没生气,反而轻轻地笑了。

    低沉悦耳的笑声从他腹腔里发出来,激起了一阵阵回声,似勾魂的曲儿,带着穿透灵魂的致命吸力。

    这才是这女人最真实的性情吧,如同带刺的野玫瑰,又似长满了利爪的猫,桀骜不驯,狂野张扬。

    这世上有数不清的女人想要染指他,可这个女人倒好,明明已经躺在他身下了,却好似吞了苍蝇恶心到她了似的,恨不得躲到天涯海角去。

    秦衍那小子果然有眼光,看上了这种率直野性的女人。

    只是,他如今也对她产生了兴趣,该怎么办呢??

    兄弟妻不可欺,但,他从不委屈自己,但凡是他看上的猎物,就没有拱手让人的可能。

    “江小姐骂得这么贴切,我若不禽兽一番,岂不辜负了你掏心窝子的评价?”

    “......”

    江小姐着实被气到了,胸口不断起伏着。

    天,这世上居然有这么无耻的男人!

    同样是秦家的孙子,一个内孙一个外孙,秦衍温润如玉谦和有礼,这狗东西怎么就如此混账可耻臭不要脸?

    “你在引诱我。”陆先生看着她剧烈起伏的心口,眸光一沉再沉,似乎在酝酿狂风暴雨。

    江小姐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

    她上衣本就是低领,如今这么一折腾......只能用四个字形容。

    呼之欲出!

    “你真想睡我?”

    陆夜白挑了挑眉,指腹在她妖艳的红唇上来回摩擦,意思不言而喻。

    江酒冷冷一笑,一字一顿道:“可、我、不、乐、意、被、猪、拱。”

    “......”

    外面的办公室里响起阵阵骚动,似乎有人在喊陆夜白。

    ‘轰’的一声,江酒只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裂了一般。

    “起来,别把事情弄大了,否则咱们脸上都无光,陆先生,仅凭你睡过江柔这一点,我就无法对你产生好感。”

    陆先生的脸色一沉,想起江柔,想起陆墨,他心底突地划过一抹无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