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44章 若被他堂叔染指了...
温碧如微微眯起了双眼。

    陆江河这个老东西,在海城贵圈是出了名的下作风流,别的本事没有,但玩起女人来比谁都猛。

    他在花丛里混了那么多年之所以没翻车,全仰仗陆氏这个靠山。

    不错,他是陆家的旁系子孙,按照辈分,陆夜白还得喊他一声‘堂叔’。

    “你想怎么教训他?”

    姚秀华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他不是喜欢女人么,今晚就给他安排一个,然后当着这无数宾客的面来一场直播,到时候陆氏母子都会看到,陆夫人或许不会教训他,但,陆夜白就说不准了,陆家的人爆出了这么大的丑闻,丢尽了陆氏的颜面,他还不得将陆江河那老瘪犊子逐出陆氏?”

    温碧如的眸光一凝,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心头顿生一计。

    她正愁没法子让江酒那小贱人彻底身败名裂呢。

    原本她是打算迷晕了那贱蹄子之后随便找个保镖将她给睡了,然后来个现场直播,让所有人看见她在床上的放荡模样。

    如今听完姚秀华的打算后,她改变主意了。

    若是让陆江河那个老男人睡了江酒,夜白可还会接受一个被自己的堂叔染指过的女人?

    即使他能接受,陆氏夫妇恐怕也绝不会同意。

    仅凭她被陆家长辈睡了这一点,她这辈子也不可能嫁进陆家了。

    此举既帮了姚秀华让她欠下一个人情,又能解决江酒那小贱人,一箭双雕。

    想到这儿,她唇角不可抑制地勾起了一抹阴毒的笑容,脸上却露出了为难之色,有些踌躇道:“秀华,他要是被陆夜白逐出家门,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姚秀华冷哼一声,讥笑道:“他的钱早就被他挥霍一空了,这些年养女人已经掏光了他的家当,他如今就剩一个空盒子,我就是要用这种法子让他身败名裂,等他被陆家赶出去后我就跟他离婚,反正这些年我在陆家捞的钱够我生活后半辈子了。”

    温碧如轻轻一叹,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想当年我刚嫁进江家时,她们都看不起我,骂我是小三,只有你肯跟我亲近,这些年来我一直念着你的情,既然你找上我了,我要是推脱的话,就对不起这么多年的姐妹情意了,行吧,我帮你想法子,定让陆夜白龙颜大怒,将陆江河逐出家门。”

    “碧如,谢谢你。”

    “不谢。”因为她才是最大的获利方。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了一道恭敬的禀报声,“太太,陆夫人以及秦氏夫妇过来了,先生请您过去接待他们。”

    温碧如一喜。

    秦氏夫妇真来了?

    很好,今晚这场大戏一定十分精彩。

    ……

    从休息室出来,温碧如立马换了一副嘴脸,不再高傲地像只孔雀。

    走到半路,碰上了准备出来迎接陆夫人的江柔。

    “妈咪,你都安排好了没?”

    温碧如脸上露出了一抹狰狞之色,语气阴毒道:“放心吧,我亲自出手,定要让江酒那小贱蹄子成为今晚上最大的笑柄。”

    江柔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娇笑道:“还是妈咪有法子。”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秦家还认为那小杂种是秦衍的种呢,一日不揭穿,江酒那贱人就有翻盘的机会。”

    江柔抿了抿唇,咬牙道:“等会我去哄陆家那老太婆,让她松口同意我搬回陆家,陆婷婷那个刁蛮小姐现在对江酒恨得牙根痒痒,我或许可以通过她来揭穿那小杂种的真正面目。”

    温碧如笑着点头,“总算是开窍了,那就好好哄着那老太婆,你能不能嫁进陆家,可全仰仗她了。”

    “好,我听您的。”

    温碧如顿住了脚步,压低声音嘱咐道:“等会你见到江酒后将她引到后面的住宅区去,然后按原定计划给她下药,后面的我来安排,现在情况有变,咱们不用保镖与她苟合了,换个更能将她打进地狱的人。”

    “行。”

    ……

    露天坪场上,江城与温碧如姿态谦虚的接待着陆夫人以及秦氏夫妇。

    双方寒暄了几句后,温碧如问:“亲家母,夜白呢?他怎么还没过来?”

    今晚真正的看头可全在陆夜白身上,他若是不出现,这场戏还怎么唱下去?

    陆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亲家母不用担心,他既然答应来参加亲家的寿宴就一定会来,可能是公司有事耽搁了,再等等。”

    话音刚落,坪场的入口突然骚动起来。

    有女佣前来禀报,说陆总已经到了。

    镁光灯闪烁,此起彼伏,纷纷对准了人潮退散的坪场入口。

    不远处的夜色中,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朝这边走来。

    只不过,这次所有人的目光都没聚集在那个俊秀男人身上,而是牢牢锁定了他手里牵着的小女孩儿。

    “天,那小丫头是谁?长得怎么那么眼熟?”

    “你瞎啊,一大一小,简直就是一个磨子里刻出来的,说他们不是父女都没人信。”

    这话一出口,人群瞬间炸锅。

    陆夫人,温碧如母女齐齐露出了惊讶之色。

    像!

    真的很像!

    陆夜白牵着的那个姑娘,真的很像他。

    “这,这,这怎么回事?”冲击太大,陆夫人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一旁,秦夫人扶住她的胳膊,蹙眉道:“要我说,这丫头长得更像西弦,那小子别不是也在外面留了种吧?”

    “……”

    江柔的脑门有冷汗不断渗出,那哪是陆西弦的种,如果她没估算错的话,她应该也是江酒那贱人生的吧。

    怎么回事?

    她怎么会跟夜白待在一块儿,还如此亲密地牵着她的手,难道夜白已经得知她是他亲闺女了么?

    他知道了七年前的事?

    陆夜白牵着小丫头一路走来,将四周的议论声全部听进了耳中。

    ‘像陆西弦’??

    他微微蹙起了眉,之前总觉得她似曾相识,如今乍然一看,确实跟陆西弦那小子有三分相似。

    这丫头叫什么来着?

    芭芭拉?

    不对!

    江随心!

    对,就叫江随心,难道……

    段宁说这丫头是时宛她闺蜜的女儿,而时宛的闺蜜,貌似是江大小姐。

    也就是说……

    她是江酒的女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