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16章 你逃得掉么?
门口,时宛一脸愕然地望着落地窗前紧密相贴的两人,一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也不怪她误会,因为从她那个角度看到的就是江酒温温顺顺地靠在陆夜白怀里。

    而陆夜白呢,则在她脖颈处耳鬓厮磨。

    该死的温馨,隐隐透着浪漫与柔情。

    几乎是在她咋呼出声的刹那,江酒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崩断了。

    她倏地转身,撑起胳膊肘用力朝身后的男人撞去。

    也不知道是站的时间久了,还是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状态的原因,她刚转身,双腿倏地传来一阵酥麻,迫使着她朝前面栽去。

    艹!

    什么鬼?

    早知道就不转身了,栽到落地窗的玻璃上都比栽他怀里要好。

    陆霸总扬眉一笑,顺势张开了双臂,将朝他扑来的小女人整个纳入了怀中。

    时宛出声的时候他还觉得这女人是根搅屎棍,专挑不适合出现的时候出现,可如今嘛,他倒是要感谢她了。

    若不是她一声咋呼,他如何能将美人抱入怀??

    时宛再次瞠目,几步走到两人跟前,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们,抖着声音问:“你,你们什么时候凑一块儿的?居然都发展到办公室调情的地步了。”

    调情你妹!!

    江酒恨不得掐死这疯女人。

    没看她是被动倒进他怀里的么??

    陆夜白淡淡一笑,眸中闪过一抹狡黠之色,试着解释道:“她刚才在窗边站久了,可能腿有些发麻,不小心倒进我怀里了,作为上司,我总不可能将她扔出去,倒是让时总监误会了。”

    艹!

    他这是解释么?

    是么?

    这特么是在添油加醋。

    江酒被他给气笑了。

    索性破罐子破摔,将所有的重量全部压在了他身上。

    而贴在他腰间的手掌也没闲着,揪起一块肉狠狠拧了起来。

    下一秒,头顶传来一道倒抽凉气声,接着,腰间突然晕开了一阵热量。

    这该死的狗男人,居然横出一条胳膊圈住了她的腰,手掌更是贴上了她小腹,吃她豆腐,趁机卡油呢。

    “......”

    这一系列动作看在时宛眼里,更像是在调情了。

    “哎呀,受不了你们两了,我不出现还好,我这一出现,你们倒是抱得更紧了,酒酒,不道德啊,有你这么撒狗粮的么?”

    酒酒都被她气歪了鼻子。

    艹,怎么就认识这么个沙雕女人?

    “你先出去,我跟陆总还有话要说。”

    时宛眨了眨眼,一脸的期待,“什么话什么话,让我也听听。”

    “......”

    江酒被弄得没脾气了,索性不再开口。

    陆夜白勾唇一笑,察觉到她腿已经不麻了,连忙伸手推开了她。

    这女人可是个炸药桶,得慢慢顺着,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小宇宙爆发了,他没信心兜得住。

    至少现在没那信心。

    江酒得了自由,连忙朝一旁退去,她狠狠瞪了时宛一眼,然后又笑着挽起她的胳膊,“宛宛,你上来叫我吃饭的吧,走吧。”

    时宛偏头瞅了陆夜白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问:“酒酒,我来的或许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两温存了,抱歉啊。”

    “......”

    陆夜白忍着笑,对两人道:“今天中午我请客,你们选餐厅。”

    “真......”时宛刚准备尖叫,腰间突然传来一阵痛意,深深止住了她未说完的话,“那个,酒酒今天第一天上岗,对陆氏的员工餐厅还不熟,我先带她去了解一下,要不改天吧,改天再应陆总的约。”

    陆夜白扬了扬眉,没有坚持,笑道:“也好,那就劳烦时总监带讲总设计师去好好熟悉一下公司环境了,这个月的奖金双倍。”

    说完,他踱步离开了办公室。

    陆阎王一走,室内的空气瞬间舒畅了许多。

    江酒二话不说,一巴掌盖在了时宛后脑勺上,咬牙切齿道:“眼睛被炮给轰了么,没看到我被他给调戏了?”

    时宛哼哼了两声,“如果我没看到的话,刚才就不会进来了,任由他将你给办了。”

    江酒一愣。

    “你故意进来捣乱的?”

    时宛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道:“若你们两是真心想要在一块儿的,我跑来撞上你们在温存,自然会悄悄退出去,哪会那么不识趣,大呼小叫的打扰你们?”

    江酒仔细一想,好像是那么回事。

    如果时宛不进来,她确实还得忍受那男人有意无意的撩拨。

    “这还差不多,也幸亏你进来了,不然......我没想到陆夜白那么放肆,他明明已经知道我为陆西弦生了两个孩子,按道理说,他应该避之不及,真搞不懂他为何要贴上来,巴不得跟我闹点绯闻。”

    时宛耸了耸肩,不以为意道:“看上你了呗,亲爱的,你是不知道你有多优秀,陆阎王看人的眼光向来独到,大概是看出了你寡淡平庸之下的万丈光芒了吧。”

    江酒微微拧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不能继续待在陆氏总部了,这要是传出跟他有一腿,随意随心该如何自处?”

    “我也觉得你不能待在陆氏总部,只是,陆阎王铁了心要将你绑在身边,你逃得掉么?”

    江酒勾了勾唇,挑眉一笑,“你说我要是犯了决策性的错误,导致陆氏发生了巨大的亏损,董事局会不会撤了我的职?”

    “......”

    ...

    江家别墅,客厅内。

    江柔拽着温碧如的胳膊,许是大哭过一场,眼眶里还有泪水没散尽。

    “妈咪,我们该怎么办,江酒那贱人命太硬,怎么整都整不死,如今又爆出她儿子是陆西弦的种,以后想要搞她可就更难了。”

    “怕什么?”温碧如伸手推开了她,冷笑道:“如此更好,彻底断了夜白的念想,他没了选择,只能乖乖娶你,至于陆西弦......你放心吧,江酒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掰断了秦琴那老女人的胳膊,她是不会同意她进门的。”

    江柔听罢,抽噎道:“好像是那么回事,那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就这么放过江酒么?”

    “放过她?”温碧如冷冷一笑,“只要她一日不滚出海城,咱们娘两就得提心吊胆,你放心吧,我已经想到法子对付她了。”

    江柔脸上露出一抹喜色,“什么法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