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17章 酒酒,你知道‘无名氏’么?
什么法子?

    温碧如阴毒一笑。

    “她不是任职陆氏总部总设计师了么,那就从她的工作入手,你放心吧,有唐静茹帮咱们,多的是法子让江酒在职场身败名裂。”

    “......”

    ...

    晚上,江酒从出租车上下来,刚准备回公寓,转身间,在街角尽头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天很黑,只有街边的路灯撒下零零碎碎的灰暗光,可她仍旧一眼就看出了对方是谁。

    秦衍!!!

    五天了,他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哈喽,好久不见。”开口的时候,她尽量让自己的语调轻松平缓。

    秦衍明显没想到她还会像往常那样跟自己打招呼,怔愣在了原地。

    江酒背着单肩包走到他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笑道:“回神啦,大半夜的发呆,小心丢了魂。”

    “你......”秦衍不禁失笑,“江酒就是江酒,发生再大的事似乎都影响不到你。”

    是么?

    江酒笑着摇头。

    那是因为经历了丧子之痛后,这世间一切在她眼里都变得云淡风轻了而已。

    “秦衍,没有我,你依旧是你,那个温润如玉,谦和有礼素有雅正之名的秦家大少,事实证明,这世上不是谁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

    “不。”秦衍一把扣住了她的肩,嘶声道:“酒酒,我花了五天时间去压制自己体内澎湃的情愫,可,这几日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告诉我,若没有了你,我的人生毫无色彩,就好似一滩死水。”

    江酒微微眯眼,脸上升腾起一丝怒气,喝道:“秦衍,你扪心自问,我配得上你么?”

    秦衍眸色染痛的看着她,艰涩道:“我爱你,自然觉得你什么都好,认为你各方面都配得上我。”

    “那陆西弦呢?他可是你亲表弟,如今全世界都知道我为他生了一双儿女,你该如何踏过这世俗人伦道德底线将我娶回家?”

    一番话,如同一把把刀,插在了秦衍的心脏上。

    他缓缓闭上了双眼,似乎在酝酿着什么,沉默了良久之后,他深深呼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

    睁眼间,他猛地将她扯进了怀里,然后将她紧紧箍住,凑到她耳边嘶声道:“西弦有女朋友,他无心娶你,酒酒,过段时间咱们回澳洲好不好?给彼此一个机会,也给我一条出路,可以么?”

    ‘不’字在喉咙里迂回流转,可,江酒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秦衍为她,将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她该如何拒绝?

    即使要拒绝,也不能这般直白,会毁了他的。

    “好,我尽快处理海城的事情,到时候咱们回澳洲,像以前那样,如果真有缘的话,我们再谈未来。”

    她确实在盘算回澳洲的事,陆夜白对她过分上心了,避免闹出更大的丑闻给两个孩子造成伤害与困扰,她只能选择离开海城。

    “真的么?”秦衍抱紧了她,“你真的肯回澳洲?”

    江酒有些好笑,叹道:“秦衍,我的交际圈在澳洲,回去是迟早的事,你别总觉得我给予了你很多,比起你当年的救命之恩,这些,都不足挂齿的。”

    话落,她伸手推开了他,拉着他的胳膊朝小区内走去,“外面凉,有什么话上去再说。”

    秦衍还沉浸在喜悦之中,也不反抗,任由着她将他拽上了楼。

    公寓内。

    江随意跟江随心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见亲妈搀扶着衍爸爸走进来,两人齐齐从沙发上蹦了下来。

    “衍爸爸......”

    “衍爸爸......”

    江酒能感受到他们的欣喜,这两个孩子,大概真是将秦衍当做自己的父亲敬重了。

    秦衍推开了她,弯身抱住了朝他奔来的小东西。

    “衍爸爸,你五天没来看随心了。”

    小丫头一边控诉,一边在他俊脸上印下了一吻,压低声音道:“衍爸爸,您放心,我只叫你爸爸,换做其他任何人都不好使。”

    秦衍笑得温和又慈爱,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柔声道:“那我这辈子都做你爸爸。”

    江酒轻咳了两声,目光在室内环扫一圈,问:“墨墨呢?他去哪儿了?”

    江随意哼哼了两声,“被他奶奶派来的人接走了,说是他太外公得了绝症,要......”

    “江随意。”江酒低喝出声,下意识望向秦衍,“这小子口无遮拦惯了,你别放在心......”

    “我爷爷确实得了绝症。”秦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浅淡的忧色,“恶性肿瘤,无人敢为他做手术。”

    江酒眼中划过一抹诧异,转瞬又消失不见了,蹙眉问:“很严重?”

    “嗯,肿瘤长在中枢神经上,恶性的,已经开始向大脑扩散了,极有可能发生癌变。”

    江酒的瞳孔微缩。

    瘤子长在中枢神经上?

    这么严重么?

    “如此危险的位置,确实棘手,放眼整个医学界,貌似还没人能完成这般高危而又精密的手术,因为成功的概率不足百分之二十,临床做过手术的,基本都没能活着醒来,不过你也别太着急,总会有希望的。”

    秦衍笑看着她,问:“你似乎懂医?没看检查报告就准确无误地说出了手术风险。”

    江酒笑了笑,“闲来无事研究了一下,医学名门黎家不是主攻这方面么,你或许可以去黎家拜访一下,问问黎老爷子有没有办法,他那外科一刀的名头,可不是喊出来的。”

    “去黎家拜访过了,黎老爷子也给他孙女打了电话,黎二小姐过几天就回国。”

    江酒一怔。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黎晚跟她说的话。

    原来她回国是为了替秦老爷子治病。

    “黎二小姐一身外科医术尽得她祖父真传,是黎家三代以来最出色的子孙,有她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你放宽心。”

    话虽这么说,但,江酒心中还是升腾起了一丝担忧。

    三年前晚晚受邀去埃及王宫,给埃及国王做开颅手术,可,最后她还是没能主刀,因为国王脑部的瘤子也是长在中枢神经上,她不敢。

    后来还是......

    时隔三年,但愿她的医术有了进步,这次能够独立完成。

    “酒酒,你在国外那么多年,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无名氏’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