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24章 你要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么?
小家伙哼哼了两声。

    “我听不懂陆先生的意思?什么‘那个组织’,听起来像是道上混的,您认为就我这么个小屁孩会认识什么国际上的大佬?”

    陆夜白微微眯眼,盯着他瞧了片刻,突然笑道:“也对,一个毛都还没开始长的小崽子,怎么可能会认识那些大佬,可能是我认错了,抱歉。”

    江小爷撇了撇嘴。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虚伪的男人?

    看来外界送他‘老狐狸’的外号一点儿也没错。

    真是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陆夜白将手里的微型炸弹还给了他,嘱咐道:“这种东西杀伤力大,以后悠着点用,我怕……你把自己炸成渣。”

    “……”

    毒舌男!!!

    江随心从亲哥身后挪了出来,笑看着陆夜白,咧嘴道:“boss好,咱们又见面啦。”

    看着面前的小丫头,陆夜白冷硬的眉宇缓缓柔和了下来。

    这么个小不点儿,却能触碰到他心里那根最柔软的弦。

    他附身将她抱起来,踱步朝医疗室的方向而去。

    “走,我带你去见你太外公,随心是个乖巧懂事的小丫头,也应该希望太外公多活几年陪着你成长吧?”

    小丫头眨了眨眼。

    她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昨晚二愣子跟她通电话,说那糟老头子不肯做手术,谁劝都不好使。

    陆阎王这是想让她出面劝那老头子吧。

    可,她揽不起这瓷器活啊。

    如果老爷子同意手术,那他们势必会逼着黎姨说出无名氏的下落。

    她不想给妈咪添麻烦。

    虽然太外公是她王八亲爹的外公,但,在她心里没人比得过妈咪,谁也不如妈咪重要。

    “好呀,我可以劝太外公同意手术,只不过有人敢为他开刀么?别到时候他同意了,你们却找不到给他动手术的人,到时候太外公该多伤心难过?”

    陆夜白一怔,垂眸看着她精致的五官轮廓。

    标准的瓜子脸,小巧又玲珑,像极了那个女人。

    看着这张脸,陆夜白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心化成了水。

    所谓的爱屋及乌,大概就是这样吧。

    “你说的也有道理,好吧,今天去见太外公就只是陪他,跟他说说话唠唠嗑,逗他开心逗他笑,其他的先不提,等我找到能为他动手术的人再说。”

    额……

    小丫头撇了撇嘴,她是不是好心办了坏事?

    …

    病房内。

    老爷子抱着一双小曾孙使劲儿亲着吻着。

    看得出来,他很开心。

    一辈子峥嵘岁月,一辈子叱咤风云,到了他这个岁数,不图什么功名利禄,也不图什么地位财富,唯一能让他动容的,怕也就是这儿孙满堂了。

    “哎呀,太外公的胡子好讨厌,都扎疼我了。”

    小丫头倒在老爷子怀里不断多少,逗得老爷子哈哈大笑。

    祖孙几人闹腾了一会儿之后,秦老爷子笑问:“小随心呀,搬回陆家公馆,跟你爸爸一块儿生活好不好?”

    小丫头脸上的笑容一滞,反应过来后连忙甩头,“不要不要,我才不要那个家伙做我爹地呢,他有女票了,搬回来的话,我就要喊其他女人做妈妈了。”

    老爷子厉目横扫向陆西弦,怒斥道:“臭小子,谁让你跟小东西们说这些的?”

    “……”

    陆西弦翻了个白眼。

    不是,他什么时候跟他们说了他有女朋友的事儿?

    小丫头拉了拉老爷子的衣袖,然后伸手一指床尾的秦衍,撇嘴道:“太外公,我知道您在家里很有话语权,我能不能让衍爸爸做我爹地啊?当年我们最危险的时候,是衍爸爸救了我们,还给了我们最大的帮助。”

    说到这儿,她朝老爷子眨了眨眼,凑到他耳边又补充道:“最重要的是衍爸爸喜欢我妈咪,我妈咪也喜欢衍爸爸哦,他是真的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在疼爱。”

    秦老爷子眸光一亮。

    对陆西弦,他确实不抱什么希望,如果江家那丫头看上了衍小子……

    嗯,他这个老头子可以在中间周旋一下。

    “哦,是么?你确定?”

    小丫头连忙点头,笑眯眯地看着老爷子,“那,您要不要……”

    老爷子捋了捋胡子,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个得容他好好斟酌斟酌。

    立在床尾的陆夜白缓缓垂下了头,漆黑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无奈之色。

    这世上,怕是只有他最没资格觊觎那女人吧。

    可,他已经将她放在心上了,这该怎么办呢?

    拱手相让?

    不!

    其他的可以商量,但,入了他心的女人,他让不了。

    …

    黎家别墅,书房内。

    ‘啪’的一声巨响。

    黎父一巴掌狠狠拍在了桌面上,伸指指着对面的女儿,气得浑身在颤抖。

    “七年前你不肯说出那男人是谁,我姑且能忍,如今小左危在旦夕,你还藏着掖着,黎晚,为了做这烂好人,你要置自己的亲生儿子于不顾么?”

    黎晚微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死灰般的气息。

    黎父见她不开口,怒气更甚,冷喝道:“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倒是吭声啊,为了维护那个男人,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小左去死么?”

    黎晚深吸了一口气,抬眸望着父亲,嘶哑着声音道:“爹地,我真的不知道当年夺了我身子的男人是谁,那晚我喝醉了,没记住他的脸。”

    “荒唐。”黎父豁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怒气冲天,“你从小学医,不知试过多少药,那些烈酒迷药之类的压根就对你没用,你是铁了心要护着那个男人。”

    说到这儿,他冷哼了一声,又补充道:“不过你护着他也是情理之中的,因为我一旦知道他是谁,第一个冲上去扒他的皮抽他的筋。”

    黎晚跟着站起来,眸色淡雅地睨着黎父,轻飘飘地开口道:“事实上那晚我真的喝醉了,实在想不起来那个跟我发生一夜情的男人长什么模样,好了,我还得去书房研究秦爷爷的病情,爹地先忙,我走了。”

    “你,你……”黎父怒瞪着她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问:“你难道不想听听小左叫你一声妈咪么?天天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喊自己‘小姨’,你心里就没有遗憾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