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30章 无名氏究竟是谁?
意料之中的结果。

    大概在两天前,他查到了无名氏与白灼之间的恩怨,所以他今天才会在黎晚面前提起这个人。

    他料定了黎晚会在第一时间联系无名氏,因此在她离开陆家公馆的时候派人监听了她的通讯工具,并且命阿坤暗中跟着她。

    她……去见了江酒。

    也就是说,江酒与无名氏之间有关联。

    再大胆一点猜测,她们或许就是同一个人。

    “我知道了,你回来吧,撤离的时候谨慎点,别让她们发现了。”

    “好。”

    切断通话后,陆夜白静立在窗前,深邃的眸子倒映着漆黑的夜,晦暗不明。

    默了几许后,他再次点开手机,找到段宁的号码拨了出去。

    通话连接成功后,他率先开口道:“联系埃及王室的三王子,我明天与他通视频。”

    “怎么了?”段宁疑惑不解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怎么突然想着联系埃及王室成员?”

    陆夜白挑了挑眉,淡声道:“我或许知道无名氏是谁了,如今想通过三王子证实一下。”

    “这……”段宁有些踌躇,“当年无名氏给国王做手术的时候应该约定好了,不许埃及王室对外透露她的身份,你给他通视频怕是行不通。”

    “这你别管了,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

    “好吧,我这就去跟埃及的外交部联系,看能不能开一条专线出来,让你跟三王子通视频。”

    …

    翌日中午。

    江酒从陆氏总部的办公大楼出来,迎面撞上了前来找她的秦衍。

    “你怎么来陆氏了?”

    秦衍走上台阶,从她手里接过手提包,笑道:“我祖父想见未来的孙媳妇,请问江小姐现在是否有空,能跟我走一趟么?”

    江酒微微颔首,叹道:“秦衍,你姑母恨透了我,我要是出现在陆家公馆,会将老太太气出心脏病的,再严重一点儿,可能会直接气吐血。”

    “我爷爷不在陆氏,昨晚上搬回秦家别墅,你放心吧,不会让你跟我姑母见面后心里添堵的。”

    江酒拧紧了眉头,无奈道:“秦家也不行啊,你父亲一样不待见我,我怕你横在中间为难。”

    秦衍低低一笑,牵着她朝台阶下走去。

    “放心吧,我爷爷回来了,秦家就由我爷爷做主,他已经答应我追求你了,而且在家族放了狠话,谁也不许反对,而且我爹地也默认了咱们交往,不会给你使绊子的。”

    江酒顿住脚步,偏头睨着他,悠悠道:“秦衍,你真的不怕外面的流言蜚语么?我毕竟给你表弟生了……”

    ‘嘘’

    秦衍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以后别说这些傻话了,咱们都不是古板之人,又何必被世俗的言论给禁锢呢?走吧,跟我一块儿去见见爷爷,不以孙媳妇的身份,单纯只是以晚辈身份去探望。”

    江酒不禁失笑。

    这就是秦衍,进退有度,往往能抓住要害,让她无可辩驳。

    作为晚辈,这一趟她怕是不得不去了。

    “行吧,咱们先去瓜果店买写水果,总不能空手去探望。”

    “好。”

    …

    两人离开后,大厦右侧的专属通道里走出两抹修长挺拔的身影。

    陆夜白站在九层台阶上,静静凝视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凉薄的唇角微微抿成了一道孤傲的弧线。

    秦衍……

    秦衍……

    她的生活里,满满的全是与秦衍的点点滴滴。

    可还容得下他人??

    段宁站在他身后,看他后背时的目光有些复杂深邃。

    兄弟相争,这是要祸起萧墙的节奏啊。

    可,感情这种东西,谁又能控制得了呢?

    “陆总,您还约了埃及的三王子通视频,咱们先上楼吧。”

    陆夜白缓缓收回视线,呢喃道:“看来我的动作还是太慢了,得加快速度,否则余生怕是要空留遗憾。”

    …

    车上。

    秦衍在开车,专注于前面的路况,沉默着没有说话。

    江酒靠坐在副驾驶位上,似乎在斟酌什么,欲言又止。

    “酒酒,有什么话就直说,在我面前不必顾虑什么的。”

    秦衍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他明明没有看她,却能准确无误地感受到她情绪的变化。

    江酒扯了扯僵硬地嘴角,讪笑道:“也没什么,就是关于秦爷爷的病情,你们找到治疗的方案了么?”

    秦衍放缓了车速,沉默了数秒之后,这才轻叹道:“黎二小姐无法独立完成这项开颅手术,至于其他人,就更加不用指望了,表哥想请柳门白灼为祖父开刀,但我不太赞同,白灼的治疗方式太过霸道,完全是拿祖父的命在赌,手术成功率不超过百分之五。”

    说到这儿,他的目光一凝,咬牙补充道:“连十之一二的希望都没有,如果不动手术,祖父或许还能活个一年半载,这要是做了,估计都下不了手术台。”

    江酒拧眉看着他,摇头道:“秦衍,账不能这么算,不动手术的话,一分希望都没有,你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老爷子病死在病床上。”

    秦衍苦笑,“我们联系不到无名氏,换做其他任何人动这个手术结果都是一样的,若无法请无名氏出山,我真的宁愿祖父不做这个手术,一来,他老人家不必遭罪,二来,他能多活几年。”

    江酒:“……”

    好吧,他的话她无法反驳,她也没资格反驳。

    难道这世上除了她真的没有其他人能做这种颅内术了么?

    “我听说过无名氏,据说她三年前隐退了,大概是有什么苦衷吧,有些人,咱们不能强求。”

    秦衍轻嗯了一声,“我知道,她三年前突然封刀,大概真的是有苦衷,能理解。”

    江酒心中一叹,微微别过了脸,转头望向窗外的街景,任由自己的思绪飘飞。

    …

    陆氏总部,总裁办公室内。

    陆夜白正靠在转椅上通视频。

    “三王子,咱们合作多年,也算是长期互利共赢的战略伙伴了,如今陆某人有难,你确定不伸出援手么?”

    电脑屏幕里,呈现着一个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小伙子。

    他正靠坐在沙发上抚额,满脸的无奈。

    陆夜白却一点都不客气,直接问:“无名氏究竟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