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36章 变着法子弄她!
陆夫人在黎晚那儿受了气,连带着也不待见无名氏。

    要她说,无名氏就是沽名钓誉之辈,还耍大牌。

    她堂堂陆氏家族当家主母都舔着脸去恳求了,对方还藏着掖着,在她看来,这就是矫情做作。

    人家既然不肯露面,那她也必要再以礼相待了。

    这世上能人异士比比皆是,可不只有无名氏这么一个能做开颅手术的人。

    她就不信没了那女人,他们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老爷子病死在病床上。

    白灼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中美混血,长得还挺俊帅的。

    他从医二十多年,确实做了不少开颅手术,在这个领域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

    “陆太太,我可能需要见一见秦老先生,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后才能敲定治疗方案。”

    “那是,那是,白先生不远万里来到海城,在专机上应该也没好好休息吧,我已经命人安排好了客房,您先去倒倒时差,等休息好了我再带您去秦家。”

    说完,她偏头望向静立在一旁的管家,又道:“阿兰,你带白教授下去休息,看看他还缺什么,立马让手下人补办齐全,别怠慢了白教授。”

    “好。”

    目送阿兰领着白灼离开后,陆夫人伸手握住江柔的手掌,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慈爱道:“你有心了,这段时间为外公的病操劳奔波,想必很辛苦吧,黑眼圈都出来了。”

    江柔温顺地笑了笑,嘴巴像是灌了蜜似的,讨好道:“夜白的外公就是我的外公,我自然要好好孝顺他老人家,这次出国,就怕自己能力有限,办不好这件事,幸得上苍垂怜,让我请到了白教授。”

    “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陆家当家主母之位交到你手里我放心,你也别回江家了,就留在陆氏公馆吧,好好跟夜白培养培养感情,争取早点让他松口娶你。”

    江柔心下一喜。

    她费尽心思请来白灼,就是为了重返陆家,如今达成所愿,那她以身体为代价的付出就没有白费了。

    为了满足白灼那个变态男人,她这几天可没少遭罪,差点儿被他弄死在床上了。

    “多谢婆母,我会努力的。”

    陆夫人轻叹一声,“也不知道白教授到底行不行?”

    江柔微敛下了眸,他在医学上行不行她不知道,但,床上特别行。

    变着法弄她。

    说什么陆夜白的女人,他要好好尝一尝。

    现在只要想起那些画面,她胃里就犯恶心。

    一个猥琐男,真不愧是柳门那种地方走出来的,脏进了骨头里。

    “婆母放心,白教授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做过几百台手术,经验丰富,一定能保住外公的命。”

    “好好好。”陆夫人又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你有心了,这几天挺累的吧,赶紧去休息一下,养好身子。”

    江柔眼中闪过一抹恨意。

    确实累!

    力气全部用在了床上。

    江酒......

    她一定要将那女人碎尸万段。

    ...

    第二天上午。

    陆夫人带着白灼去了秦家别墅。

    客厅内,一阵欢声笑语。

    陆夫人领着白灼踏上台阶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她的脸色立马阴沉了下去。

    一旁的江柔冷笑出声。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江酒。

    “陆夫人,怎么了?为何止步不前啊?”白灼在身后询问。

    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翻卷的怒火,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没事,刚才想到一些事情,有些走神了,咱们进去再说吧。”

    客厅里,三个小东西外加一个老头子正在玩......抓王八,江酒与秦夫人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闲聊,室内一片和谐。

    “哈哈,大王在太外公手里,太外公又输了,哥哥,赶紧的,把纸条贴太外公脸上,快点快点快点。”

    老爷子扶额轻叹,“唉,老了老了,连几个小毛孩都玩不过了,不服老都不行啊。”

    陆夫人走进来的时候,看到江随意正拿着一张画了乌龟的纸条往老爷子脸上贴,眸色顿时阴骘,狂怒席卷着她。

    “放肆,没教养的东西,他堂堂太祖父,岂容你一个孽障这般肆意妄为?”

    江随意的手一抖,纸条被撕成了两半,他撇了撇嘴,哼哼道:“太外公,真的不怪我瞎捣蛋,有时候您闺女说话真的太难听了,我真的忍无可忍。”

    老爷子伸手朝他脑门上弹了一记爆栗子,瞪眼道:“她说话再难听也是你祖母。”

    “可她没将我当孙子啊,整天将孽障挂在嘴边呢,难听得很。”

    小家伙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甚至还拔高了音调,朝这边走来的陆夫人听得一清二楚。

    她全凭着忍耐力在压制体内的怒火,走到沙发区站定后,对老爷子道:“父亲,您那么大岁数了,任由着几个毛孩子这般戏弄,是老糊涂了么?”

    老爷子也来气了,瞪着她,斥道:“在陆家住着的时候就天天给我气受,如今我回秦家了你还是不肯放过我,要不你就将我送去西雅图,老头子耳根也能彻底清静。”

    “父亲。”陆夫人猛地拔高了声音,咬牙切齿道:“为了您的病,我都好多天没睡个安稳觉了,您不但不心疼理解我,反而联合外人来数落我,究竟谁才是您至亲之人?”

    老爷子冷哼了一声,朝她挥了挥手,像是在赶苍蝇,“回去吧,老头子现在好好的,不用你瞎操心,你做好陆家的主母就行了,我的病情有你弟弟跟你侄儿操持,用不着你。”

    陆夫人一噎。

    老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逐客令,是在狠狠扇她耳光。

    她厉目横扫向江酒,开始发难,“你怎么在这儿?江大小姐,既然你跟西弦有过一夜情,那就是他的女人,我绝不允许你脚踏两只船踏到他兄弟身上了,你如果还要点见面,就该恪守本分,别到处沾花惹草,勾引你不该勾引的男人。”

    陆夫人也是气得狠了,完全不顾自己形象与身份,整个一骂街的泼妇,什么难听的字眼全部都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