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65章 这座孤城困住了我!
时宛连连后退了两步,抖着声音问:“也,也就是说,如今投放市场的五号稿,真的构成了剽窃抄袭?”

    陆夜白点了点头,轻飘飘地道:“既然有人要算计你们,就不会留有余地的,若她调换的稿子不构成抄袭,岂不是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心思设这个局?”

    时宛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道:“这字是我签的,一切后果由我承担,只要酒酒没事就好了,她的名誉不能受损。”

    “那你的名誉就能随随便便糟蹋了?”陆夜白怒道,“时宛,你给我打起精神,好好调查这件事,将幕后捣鬼的人给揪出来,不然......你以为江酒逃得过这一劫么?”

    时宛浑身一震。

    是啊,这事儿本来就是冲酒酒来的,若真要追究责任,也该是她那个总设计师。

    再说了,酒酒会让她承担这一系列后果么?

    不会!

    那女人只会全部扛在自己肩上,用强硬的手段将她给摘出来。

    “好,我不消极,我这就去查,几份稿子都有专人负责设计,找到五号稿的设计师,让她拿出原创的底稿,应该就能证实陆氏没有剽窃的意图。”

    “不必了。”段宁从外面走了进来,边走边道:“我刚才去了一趟设计部,管人事的经理跟我说这负责五号稿的设计师请了长假,已经一个多礼拜没来公司了,我猜她应该是受了威胁,出去避风头了。”

    时宛撑大了双眼。

    陆夜白倒没什么反应,似乎在他预料之中。

    “想办法找到她,不管用什么法子,哪怕将全世界翻一遍也要将她翻出来。”

    “行。”

    陆夜白又转头望向时宛,开口道:“这件事怕是瞒不住江酒了,或许她现在已经得到了消息,她肯定会给你打电话,你别说那种‘你会承担一切责任’的话刺激她,等她安安心心给老爷子做完手术再说,明白?”

    时宛点头,“我知道。”

    “都出去吧,我亲自联系艾米服饰的总裁跟LG集团的总裁,先压下这件事,腾出点时间好好调查。”

    “......”

    ...

    不出陆夜白所料,江酒在他们得知消息的同时,也得知了五号稿抄袭的事。

    当时她正在给老爷子做术前检查,收到消息后,腾出了几分钟时间给时宛打了个电话,嘱咐她别乱了分寸,有什么事情等她给老爷子动完手术再说。

    医疗室外。

    秦衍见江酒从室内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怎么样?老爷子的情况还好吧?什么时候能做手术?”

    江酒看着手里的报告单,微蹙着秀眉,呢喃道:“好奇怪,这才一个晚上,老爷子的神经系统怎么就衰竭得这么快呢?难道是肿瘤扩散的速度加快了么?不应该啊。”

    秦衍见她一个劲嘀咕,忍不住问:“酒酒,怎么了?是不是我爷爷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暂时不能做手术?”

    江酒甩了甩脑袋,摒除了脑子里纷乱的思绪。

    可能是她多想了吧。

    “没事,各项指标都正常,我列出的所需药物全部都备齐了没?”

    秦衍点了点头,“都是按照你说的从国外采购的,不过还是得劳烦你去瞧瞧,我怕出什么差错。”

    “嗯,我这就过去看看,如果没什么问题,手术就安排在明天吧,这是个大手术,时间可能有点长,大概十二到十五个小时。”

    秦衍蹙起了剑眉,“那么长时间么?你身体可吃得消?”

    “没事,撑得住,你不用担心。”

    说完,她准备离开。

    秦衍见状,伸手拉住了她,犹豫着开口道:“酒酒,国外报道的事情我听说了,别担心,我表哥他,会稳住局面的。”

    江酒一愣,反应过来后,拍了拍他的胳膊,笑道:“一些跳梁小丑罢了,我还没放在眼里,这段日子我所承受的流言蜚语还少么,也没见我少块肉啊,你担心什么?”

    “你真是......”秦衍不禁失笑,“也罢,这些年的磨练,你的心性怕是坚硬如铁了。”

    “所以不必以我为念,她们想玩,我就好好陪她们玩一玩。”

    “......”

    ...

    陆氏财阀,人事部总监室,段宁推门而入。

    时宛连忙起身迎了上去,急声问:“怎么样,拿到他的联系方式了么?”

    段宁将手里的纸条递给她,蹙眉道:“你真的做好准备了么?这个电话打过去,命运怕是又会将你们捆绑在一块儿。”

    “我找他,只为公事,不掺杂任何的私人感情,这次的篓子是我捅出来的,我有责任挽回损失,至少,我该向LG集团的总裁解释清楚,让他别误解了陆氏,终止与陆氏所有的合作。”

    “行。”段宁将手里的纸条塞给时宛,凝声道:“陆总跟林先生通了电话,林先生正在气头上,这次事件对LG集团的名声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但愿你的道歉能平息他的怒火吧。”

    时宛握紧了掌心的纸条,有些木讷的开口道了声谢。

    等段宁离开办公室后,她缓缓走到桌前,伸手捞过桌面上的手机,将纸条上的一串数字输入进了拨号键内。

    这个电话打出去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

    可,由不得她退缩。

    这事儿因她而起,直接影响到了LG集团在国际上的名声,作为犯错的一方,于公于私她都应该打这个电话。

    通话连接成功。

    预想的熟悉声音没有传来,话筒里响起一道清雅的女声,“喂,您好,请问您是?”

    时宛只觉心口传来一阵剧痛,缓缓握紧了手机,嘶哑着声音道:“请问林先生在么?我有事儿找他。”

    低低的浅笑声从话筒传出,“真是不好意思,我先生正在沐浴,要不您等会儿打过来吧,或者等他出来后我让他给您回过去也行。”

    时宛近似仓皇地切断了通话。

    手机从她掌心滑落,砸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发出了‘砰’的闷响声,似重锤击打在了她心脏上,晕开了一阵阵深刻入骨的痛意。

    那个笑声如银铃般悦耳动听的女人,是他妻子么??

    应该是了!

    她对林倾的称呼是‘我先生’......

    大滴大滴的泪水顺着眼角滚落,她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酒酒,怎么办,这座孤城困住了我,我穷极一生怕是也逃不掉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