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73章 真成了傻子!
江酒心里咯噔了一下。

    “说话,别打哑谜。”

    江小爷咽了口唾沫,抖着声音道:“他,他他他,这,这儿真的出问题了。”

    陆夫人厉目横扫过来,怒喝道:“闭嘴,不准你诅咒我孙儿,你立刻给我滚出去。”

    小家伙鼻孔朝天,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太后娘娘再有能耐,也斗不过现在掌权的陆暴君。

    他怕个球啊!

    江酒从儿子嘴里得到确切的答复,心脏狠狠抽痛了一下。

    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么?

    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局面了。

    奈何那药性已经给小东西的神经系统造成了伤害,即使她及时出手救治,也无法让他完好无损。

    在原地站了片刻后,她试着朝床边走去。

    中途被陆夫人阻拦,她很不客气道:“不想你孙子一辈子这幅痴傻样,就给我让开。”

    陆夫人刚准备发难,胳膊就被陆西弦陆婷婷兄妹两扣住,然后一左一右架着她退得远远的。

    “放开,你们两个小混账,赶紧放开我。”

    “妈咪,您就别瞎折腾了,江酒能将外公救回来,也一定会将墨墨治好的,说句不好听的,现在怕是也只有江酒能救您宝贝孙儿了。”

    陆夫人一噎。

    站在理性的角度,她确实知道这世上除了江酒没人能救她宝贝孙儿。

    可,她要是接受了这女人,岂不是在啪啪打自己的脸?

    江酒走到床边站定,试着伸手去拉缩在床头的小家伙。

    “墨墨,我是酒酒,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我么?”

    陆墨将脑袋从膝盖里探出来,打量了她两眼后,开始‘嘿嘿嘿’的傻笑起来,哈喇子更是顺着嘴角不断滴落。

    额……

    江酒有一瞬间的懵逼。

    眼前这个咧嘴傻笑,双眼空洞无神,哈喇子不断从嘴角滑落的小东西还是那个冷冷的,酷酷的,帅帅的陆家小太子??

    冲击太大,她脑子里都是空白的。

    之前预想过他会变成痴傻儿,但,万万没想到会痴傻成这样啊。

    “墨墨,你认识我么?”

    陆墨盯着她瞧了片刻,然后做出了一个让她惊掉眼珠子的举动。

    这小子,居然将自己的食指伸进口中吸吮了起来,喉咙里还不断发出‘嘿嘿’的傻笑声。

    看着孙子变成这幅模样,陆夫人受不住打击,眼皮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陆夜白从目光从儿子身上挪开,对陆西弦道:“将老太太送回陆家吧,你好好陪着她,暂时别让她来秦家了。”

    陆西弦猛地从震惊中缓过劲来,颤抖着双手将老太太打横抱起。

    迈出步子的时候双腿还有些虚软,踉踉跄跄走了好几步后才有所缓和。

    陆墨变成痴傻儿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陆家新一任的继承人就这么折了。

    这个打击,对整个家族来说何其惨重?

    绕是他都有些受不住。

    老太太爱孙儿如命,又怎么承受得住?

    陆婷婷经过陆夜白身边时试着劝道:“大,大哥,你别着急,会有办法的。”

    陆夜白摆了摆手,有些颓然道:“回去陪着母亲吧,好好看着她,别让她寻了短见,然后给父亲打个电话,就说他的行程不能再往后推迟了,请他赶紧回海城,陆家的天,怕是要变了。”

    “好……我回去后就给爹地打电话。”

    目送着她们娘三离开后,陆夜白这才缓缓踱步走到床边,眯眼看着床上嘿嘿傻笑的儿子,双眸中暗流涌动。

    那一刻,他是动了杀心的,对那下药之人动了疯狂的杀念。

    江酒眉目间也染着惋惜与沉痛之色。

    这小子极聪明,日后定会成为陆家合格的继承人,就这么毁在了一场阴谋里,除了惋惜就是痛心了。

    陆夜白在床边站了几分钟,然后猛地转身冲出了病房。

    江酒见状,连忙追了上去,“随意随心,你们好好陪着墨墨,千万别刺激他,也别吓到他了。”

    “好。”

    回廊尽头,陆夜白正在抽烟,吞吐间,云雾缭绕,模糊了他刚硬的五官轮廓。

    江酒缓缓踱步走过去,站在他身侧与他并肩而立。

    “七年前,我怀的是三胞胎,长子夭折了。”

    陆夜白豁地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江酒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压下心中刀割般的疼痛,故作轻松道:“我当年怀了三胞胎,后来早产,长子夭折了,所以外界的传言也不能说是假的。”

    陆夜白紧抿着薄唇。

    这件事,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没想到她积极乐观坚韧顽强的外表下,竟经历过丧子之痛。

    “你……”

    江酒朝他露出了一抹笑,撕声道:“跟你说这些,不是想博取你的同情,只是想告诉你,如今你经历的,我曾经的经历过,感同身受,孩子身上要是有个什么病痛,就是在拿刀剜父母的心,一样的,咱们都一样的。”

    陆夜白深吸了一口气,暗哑着声音道:“抱歉,我让你回忆起了伤心的往事,更没有想到你当初怀了三胞胎,是陆家亏欠了你,亏欠了那个早夭的孩子。”

    江酒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不过是一夜情罢了,没有任何感情的结合,我当他不存在,这么些年也都过来了,再装脆弱就有些矫情了,你放心吧,我会竭尽全力治好墨墨的,抛去医者仁心四个字不说,他……毕竟是随意的堂兄弟。”

    陆夜白伸手掐灭了指尖的烟头,收敛了俊脸上的颓废与痛心,颔首道:“为了宽慰我,你不惜将自己的伤疤再次揭开,这份情意,我铭记在心,跟你比起来,我确实是自惭形秽。”

    江酒笑了笑,“再苦再难,日子总还得过下去,只要没咽气没闭眼,就还得承受命运加注在身上的苦难,打起精神吧,至少你比我幸运,没彻底失去。”

    “……”

    …

    江柔得到小家伙变成痴傻儿的消息后,第一时间闯进了秦家。

    秦夫人想拦着,但,秦予却不让她拦。

    说人家是母子,血脉相连。

    如今孩子出了事,不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去探望是在罔顾人伦。

    陆夫人拗不过丈夫的义正言辞,只得不情不愿的领着江柔去了医疗室。

    看着床上嘿嘿傻笑的儿子,江柔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