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91章 七年了,债也该还了!
时宛脸上划过一抹诧异。

    在她的印象里,林毅一直是个慈爱温和的长辈,将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

    他若不是和善之人,又怎会教出林倾那种温和有礼的子孙?

    “往事成烟,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片面之词么?退一万步讲,即使林伯父真是心狠手辣之人,那林倾呢,他有什么错?你为何要害他身败名裂,成为整个名流圈的笑柄?与自己继母有染,你可知你毁了他的一生?”

    时父摆了摆手,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他是林氏子孙,这就是原罪。”

    “......”

    “好了,往事不提也罢,你不就是想任总经理一职么,明天我去公司召开股东大会,跟各位董事商量一下,你在家好好休息几天,任命书很快就下来了。”

    时宛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您同意了?不怕我卖了整个时家为林氏报仇么?”

    时父轻轻一笑,淡声道:“随你吧,如今你跟你哥都长大成人了,再也无需我的庇护,我也不用壮大自己来保护儿女了,你若觉得整垮时家能够给林氏一个交代,便去做吧。”

    “......”

    ...

    郊区,某私人别墅。

    奢华典雅的客厅内,一抹修长的身影正倚靠在落地窗前,男人手里端着一杯冰酒,正慢条斯理地品尝着。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

    “少爷,您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也好派人安排您的生活起居。”

    林倾垂眸看着杯子里火红色的液体,淡声问:“这几年来,我一直让你盯着时氏的动向,结果如何了?”

    中年男人颔首道:“时凯已经年老,不似前些年那般果敢了,所以时氏近年来并无突出的业绩,一直保守经营着,加上时家大少不务正业,整日里只知道花天酒地,时家如今断层了,没有合格的继承人,整个上层都人心惶惶。”

    说到这儿,他犹豫了一下,又试着补充道:“不过时家嫡女时宛已经从陆氏离职,据我所知,她应该是准备回去接管家族企业,如今时凯唯一能仰仗的就是这个女儿了。”

    “是么?”林倾挑眉一笑,“七年了,欠下的债,也该还了。”

    “是啊,该还了,少爷请放心,您让我布置的大网已经有了雏形,就等您最后的致命一击了,我保证能让时氏在一个月内宣布破产。”

    林倾晃了晃手里的高脚杯,冷笑道:“一个一个的来,就先从这位时家大少开始吧,我要让时凯亲眼看着他最宠爱的儿子锒铛入狱。”

    “好,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这就去安排,三天后给您回复。”

    “去吧。”

    ...

    白灼的住处。

    卧室内,江柔正裸着上半身躺在床上,冷眼看着白灼用器械在她腹部扫描着。

    “我不是一直在吃避孕药么,为何还会发生这种情况?”

    白灼挑眉一笑,痞气道:“可能我的种比较强悍,所以那些药物弄不死。”

    江柔别过了脸,掩去了眼底的恨意,咬牙问:“情况怎么样了?我真的怀孕了么?”

    “嗯,确实是受精卵着床成功了,我现在特别有成就感,居然弄大了陆夜白他女人的肚子,改天问问他当乌龟王八的滋味好不好受。”

    “白灼......”江柔狠瞪着他,怒道:“你想死别拉我下水,如今这个孽种已经存在了,你说怎么办吧。”

    白灼收了器械,双手撑在她头顶左右两侧,将她整个笼罩在自己臂弯里。

    似笑非笑道:“要不咱们让陆夜白吃了这哑巴亏吧,这要是个儿子,以后就能继承陆家了,你照样能母凭子贵,比起陆墨那个野种,这才是你的亲骨肉。”

    话落,他腾出一只手抚了抚她平坦的小腹,又道:“陆夜白不爱你,若让他知道你偷走了江柔的儿子冒名顶替,会将你送进监狱将牢底坐穿的,还不如咱们联手夺了整个陆氏,将陆家富可敌国的财产占为己有。”

    江柔的瞳孔猛地一缩,似乎想通了某些东西,撑大了双眼瞪着他,咬牙切齿道:“你早就算计好了让我怀孕,然后搞陆家?”

    白灼狞笑出声,“这个法子对你而言百利无一害,你能找上我,证明你与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所以就别再露出那种想要吃人的表情了,挺虚伪的,柔柔,这个孩子可是雪中送炭,能让你稳坐陆太太的位置哦。”

    江柔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瞪着他,这只老狐狸,一早就算计好了,她像是个跳梁小丑一样,眼巴巴地钻进了他的圈套里。

    真是该死!

    “好,既然咱们的想法已经达成一致,接下来就好好研究一下怎么让陆夜白睡了我,顺理成章的让肚子里这个孽障成为陆家的种吧。”

    “这个容易。”

    白灼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挑眉道:“过两天不是陆氏三公主陆婷婷的成年礼么,鱼龙混杂,我负责放倒陆夜白,让他上了你,到时候满堂宾客为证,江家可以直接逼着陆夜白娶了你。”

    “好,你最好保证计划万无一失,否则,咱两都没好果子吃。”

    白灼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蛋儿,狞笑道:“好好孕育我的种,我会助他成为陆氏新一任的继承人。”

    “......”

    ...

    陆氏公馆。

    江酒刚踏进客厅,陆婷婷就赢了上来。

    “表嫂,你来啦。”

    表嫂?

    江酒蹙了蹙眉,淡声道:“三小姐还是叫我江酒吧,我与你表哥还没定下婚约,这个称呼一旦传出去,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的。”

    “就你顾虑多。”陆婷婷撇了撇嘴,“行吧,那我先叫你酒姐,等我表哥将你娶回家了,我再改口。”

    江酒没心思跟她费这口舌之争,直接问:“你找我什么事儿?”

    陆婷婷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往楼梯口拽。

    “走走走,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两人刚走上台阶,迎面撞上了正下楼的江柔。

    “江酒,你怎么天天往陆家跑?”

    不等江酒开口,一旁的陆婷婷有些不悦道:“是我请酒姐过来的,嫂子有意见?”

    江柔微愣,有些诧异地看着陆婷婷,“婷婷,你怎么跟她混在一块儿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