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00章 她对这男人产生了好感?
陆夜白豁地撑开了双眼,直直地看着她,拧眉问:“你刚才说什么?”

    江酒翻了个白眼,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把,裤,子,脱,了。”

    “……”

    陆夜白轻咳了两声。

    这女人,真是时时刻刻都在刷新他对她的认知。

    “你确定?”

    “需要我给你扒么?”

    “需要,来吧。”

    江酒捞过一旁的抱枕朝他扔了过去,砸了他一脸。

    然后转身走进衣帽间,随便取了一件睡衣扔在他头上,咬牙道:“盖住不该露的地方,要是污了我的眼,我直接给你割了。”

    “……”

    陆夜白动作艰难的褪去了身上的西裤,然后拿睡衣盖住了腰腹以下的位置。

    腿上全是血淋淋的,被鲜红的血液给染透了。

    还好这女人下手有分寸,不然他这条腿,不,应该说是这条命都给交代了。

    “我先给你止血,然后缝针包扎。”

    一听到缝针,陆先生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没办法,他对这女人的缝合手法有阴影了。

    “那个,药箱里有局部麻药,等会儿记得给我注射两瓶。”

    江酒冷嗤了一声,捞过一旁的酒精就往他大腿上淋。

    那是什么滋味儿?

    伤口上撒盐试过么?跟那滋味是差不多的。

    疼啊!!

    就像是有成千上万把刀在割着血肉一般。

    要不是他意志力坚定,估计当场就昏死过去了。

    这黑心的女人。

    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滚滚而落,滴在了胸前结实的古铜色肌肤上,晕开了一层层淡色的涟漪,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了晶莹的光泽,充斥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

    江酒捞过盘子里的止血钳,夹起一大团消毒棉准备给他擦拭伤口周围的血污。

    她刚转身,胳膊陡然传来一阵力道。

    下一秒,她被强拉着撞进了他的怀里。

    接着,霸道强势的吻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将她给吞没了。

    唇齿相贴,她甚至感受到了他舌尖都在颤抖,看来这次是疼狠了。

    片刻的犹豫后,她缓缓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任由着他在她唇瓣上狠狠蹂躏,发泄着伤口蔓延的刀割腐蚀般的疼。

    不知过了多久,当那股撕心裂肺般的痛意渐渐退去时,他才缓缓松开了她,用着沙哑暗沉的声音道:“这种法子比麻醉剂要管用多了,等会缝针的时候我就一直这么吻着你,就感觉不到疼痛了。”

    江酒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瞪眼道:“老娘的医术虽然十分精湛,但也没法做到一边跟狗接吻一边给狗缝合。”

    “……”

    这毒舌女人。

    “别乱动,伤口已经消毒了,我现在给你止血,然后缝合。”

    陆夜白松开了她,上半身往椅背上一靠,缓缓闭上了双眼。

    江酒睨了他一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

    她刚才居然没有反抗,还主动配合他的动作,任由着他放肆侵犯,在她唇齿间留下属于他的烙印。

    她,真的对这男人产生了好感么?

    伤口的位置太特殊,缝合起来极其不顺手。

    无奈之下,她只能跪在地上,俯身贴在他腿间。

    就这姿势,能引起无数的遐想,她也是在尽可能的忽略这尴尬的一幕,摒除脑海里所有的邪恶念头,如此一来,神经倒绷得很紧。

    局部麻醉起了效果,落针的时候头顶的男人倒没有整什么幺蛾子。

    只不过她的手指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他的肌肤,次数越来越多,终是有了反应。

    他的心跳似乎加快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不用抬头,她都能清晰感受到头顶有一道炙热的目光在注视着她,犹如野兽盯上猎物一般,充满了掠夺性。

    在这种煎熬下足足撑了五分钟,伤口总算是缝合完毕了。

    正当她准备在他伤口上涂药时,胳膊被他给摁住了。

    她下意识抬头,对上那双充满了情潮的目光时,整个人狠狠哆嗦了一下。

    这男人,已经彻底失控了,看着她时,眼里充满了野性的占有。

    “陆,陆夜白,你冷静点儿,别逼我对你动手。”

    陆夜白伸出另外一只手抚了扶额,然后指向远处的房门,哑声道:“你去给我弄点吃的,剩下的我自己来处理,再让你这么撩拨下去,我非得爆炸了不可。”

    江酒下意识抽回了自己的手掌,起身后退了几步,将掌心的药瓶往他怀里一扔,转身就走。

    “涂药,包扎,伤口不深,休息两天就没事了,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一步,你自己叫外卖吧。”

    “……”

    陆先生微微眯眼,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升腾起一丝悔意。

    这么好的机会,干嘛要装逼,直接暴露本性将她扑倒不就行了么?

    …

    江酒回到盛景公寓,在楼下碰到了秦衍。

    他正站在路灯下,昏暗的灯光拉长了他的影子,远远看着,显得格外的萧条。

    脑海里不自觉的冒出了陆夜白吻她时的场面,心中升腾起一丝愧色。

    以前她没有动心,可以毫无压力的答应秦衍的求婚。

    可如今,陆夜白以强势的姿态闯进她的世界,将她的生活搅成了一团糟。

    她已经看不懂自己的心了,徘徊犹豫踌躇等一系列情绪接踵而至。

    想要与秦衍组建家庭的念头似乎也没那么浓郁了。

    心里甚至产生了一丝排斥。

    “秦衍,你怎么站在外面,随意跟随心不在家么?”

    秦衍迈步在月色下,姿态优雅,走到她跟前站定后,用着她看不懂的复杂眼神凝视着她。

    “酒酒,你真的不愿意与我成婚么?你……是不是对我表哥动心了?”

    江酒微愣,转念一想,不禁苦笑。

    秦衍是谁?她的行踪又怎能瞒得过他?

    “秦衍,我不希望你们兄弟为了我反目,陆夜白对我只是一时兴起,过了这个热乎劲,他大概也就收手了。”

    是么?

    秦衍唇角勾起了一抹牵强的笑。

    只是一时兴起么?

    一时兴起会做出以命相搏的事情?

    他不傻,看得出来陆夜白对酒酒的势在必得,也看得出来酒酒与他之间微妙的变化。

    “像你这么优秀的女人,受异性的青睐很正常,酒酒,我能给你平静的生活,而表哥他,不一定给得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