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酒微微颔首,淡笑道:“我知道,选择你表哥,等于选择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路,这与我的初衷背道而驰了,给我点时间,我会处理好我跟陆夜白之间的关系。”

    秦衍静静凝视着她,沉默了好半晌之后,悠悠道:“你很理智,我相信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时候不早了,你赶紧上去歇着吧,我也得回去了。”

    江酒抿了抿唇,试着询问:“秦爷爷在晚宴上没有宣布咱们的婚事吧?”

    秦衍低低一笑,俊脸上划过一抹苦涩,“被我劝下来了,酒酒,在没有得到你的默许之前,我是不会向外界透露半句的。”

    “多谢。”江酒伸手拉着他朝停车位走去,“你这段时间一直守着秦爷爷,身体透支严重,赶紧回去歇着吧,你放心,事关几人的终身,我会谨慎考虑的,绝不做草率的决定。”

    “好。”

    …

    陆夜白为江酒打通制药厂的关系后,江酒便一头扎进了新药物的研发之中。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她研究的抗癌药物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不过离研发成功还差一小步,得慢慢临床调试。

    这期间,江酒去过监狱几趟,每次与唐静茹单独相处的时候,她都试图用催眠术唤醒她被抹除的记忆,但最后全都以失败告终了。

    她本想研发一种刺激脑部神经的药物,助唐静茹找回那段丢失的记忆的,可鲁英却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师妹,静茹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也得知了你正在给她治疗,试图找回她丢失的记忆,不过师姐想请求你,求你别再继续追查下去了,我怕查到最后静茹的小命不保,我担心她会被人灭口。”

    江酒再三斟酌后,同意了她的请求。

    对付江柔,她有的是法子,无需仰仗唐静茹所掌握的那个把柄。

    “行,师姐难得开这个口,我自然得给你这个面子,唐静茹入狱本就因我而起,如今她受到应有的惩罚,足够了。”

    “多谢师妹,有空记得回顾门看看恩师。”

    “好。”

    …

    陆家公馆,卧房内。

    陆墨正趴在床上给江随意打电话。

    “我说狗东西,让你调查江柔查得怎么样了?她跟白灼之间到底有没有奸情?”

    话筒里传来嗤笑声,“她都半个月没出陆家的门了,我上哪儿查去?真是难为你装疯卖傻了,只可惜,白费心思了。”

    陆墨额头上的青筋突突了几下,牙齿咬得咯咯做响。

    “江随意,你最好祈祷自己别落在我手里了,不然我玩死你。”

    ‘嘟嘟嘟’

    话筒里传来挂机声,气得陆墨浑身在抽搐。

    他咬了咬牙,翻身下地,踱步走出了房间。

    门口两个女佣见他出来,连忙伸手去拦他。

    小家伙身形一闪,从两人中间的缝隙里钻了出去。

    “小少爷,您去哪儿啊,太太不准你离开房间。”

    “小少爷,您慢点跑,别摔着了。”

    陆墨一路狂奔到楼梯口,正好看到陆夫人上楼,他心一横,伸出左腿往右腿上一绊。

    长痛不如短痛,反正这傻子他是不想继续装下去了。

    “墨墨……”

    楼梯口传来陆夫人声嘶力竭地惨叫声。

    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宝贝孙儿从二楼咕噜咕噜地滚了下来,最后额头撞上栏杆,磕出了一个瓶盖大小的血窟窿。

    门口,陆夜白与江酒并肩走进来,看到眼前一幕后,彼此对视了一眼。

    陆夜白被气笑了,“这蠢东西,脑袋是被屎给糊了么?这种馊主意也能想得出来。”

    江酒的神经没他那么大条,连忙走到楼梯口,附身去查看小家伙的伤势。

    陆夫人见到江酒后,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急声问:“墨墨没事吧?”

    江酒拧眉道:“脑袋都开瓢了,你说有没有事?赶紧送去医疗室吧,再耽搁一下,他这条小命就不保了。”

    陆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江柔匆匆赶来,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小家伙,心里暗叫一声爽。

    摔死了么?

    应该摔死了吧?

    他若不死,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上位?

    “墨墨,墨墨,你,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她一边叫嚷,一边伸手去抱陆墨,打算尽可能的在他伤口上造成第二次伤害,能弄死他就更好了。

    可指尖刚碰到小家伙的肩膀,手腕就被人给扼制住了。

    “你动他,他死得更快,江柔,你在盼着自己的儿子死么?”

    江柔心里一惊,脸色狠狠白了一下,恶狠狠地瞪着江酒,怒道:“你别含血喷人,墨墨是我生的,我怎么可能会盼着他死?”

    “都别吵了。”陆夫人对着两人咆哮,“没看到孩子奄奄一息了么,还不赶紧将他送去医疗室。”

    “……”

    …

    急诊室内。

    陆夜白双手环胸,懒懒地靠在仪器旁,居高临下地看着病床上的小家伙,嗤道:“不就是跟老子撒了个谎么,用得着拿小命去圆?出息。”

    陆小少伸手摸了摸晕乎乎的脑袋,撇嘴道:“你早就知道我是在装傻,却不点破,看自己儿子出丑很过瘾是不是?”

    陆夜白冷冷一笑,“自己技不如人,被江随意那小子耍得团团转,你有什么脸怪我在一旁看戏?”

    “……”

    这是亲爹!!

    急诊室外。

    江酒的目光在陆家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江柔脸上。

    “江二小姐好福气,你儿子九死一生,捡回了一条小命。”

    江柔眼中闪过一抹失落,故作惊喜道:“真的么,墨墨他真的没事?”

    江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又补充道:“他不但没事,还把脑子给撞好了。”

    江柔的喜悦僵硬在了脸上,脑子里有片刻的短路,脱口道:“他不是成了痴傻儿么?怎么可能会恢复正常?你是不是弄错了?”

    几道目光齐刷刷地朝她射了过来。

    她这才惊觉自己说漏了嘴。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是太高兴了,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墨墨他真的恢复正常了么?”

    江酒心中划过一丝冷笑,她终于敢肯定这女人确实想置墨墨于死地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