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02章 陆墨不是江柔生的?
但,让她想不通的是这女人为何会对墨墨动杀心呢?

    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何况陆墨还能给这女人带来无上的尊荣与富贵,她没有杀他的理由啊。

    唐静茹是因为掌握了江柔最大的秘密,这才惨遭毒手,被人抹除了记忆,难道她掌握的秘密跟墨墨有关?

    “如江二小姐所愿,太子爷确实好了,他这一撞,疏通了脑部的经脉,巨大刺激下恢复了正常。”

    话落,她凑到她耳边,又继续补充道:“所以妹妹不必紧张,你儿子不会有事的,这陆氏的继承人,只能是他,而你,日后也定能母凭子贵的。”

    那一瞬,她明显感受到江柔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冷凝了几分,这越发验证了她的猜测。

    这女人似乎并不乐意看到陆墨成为陆氏的继承人。

    为什么呢?

    难道陆墨真的不是她亲生的?

    那小子一直将‘江柔不是我亲妈’挂在嘴边,原以为他是在犯浑,不喜江柔的贪慕虚荣,所以不肯与她亲近。

    可如今想想,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看来她有必要为江柔跟墨墨做个亲子鉴定了。

    是与不是,医学报告能给出最准确的答案。

    …

    陆氏公馆,主屋书房。

    江酒靠在置物架旁,挑眉看着端坐在沙发上的陆父。

    “如果陆先生是为陆二少的事找我,大可不必,我早就表态了,七年前的事情不用陆家负责,况且陆二少如今也有了心仪的姑娘,拆他姻缘总归不好。”

    陆父拧眉看着她,沉声道:“我儿子没入你的眼,我侄子倒是得你青睐了,可,你有没有想过外界会如何看待?你给西弦生了两个孩子,转头嫁给他表哥,你是想让外界看笑话么?”

    江酒挑眉一笑,唇角勾出了一抹讥讽之色,“按照陆先生所说的,我江酒这辈子都不能再嫁人咯?”

    陆父轻叹了一声,悠悠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是你断章取义了,除了秦衍,你嫁谁陆家都不会干涉。”

    “是么?”江酒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除了秦衍谁都可以么?陆夜白也可以?”

    陆父豁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拔高了声音喝道:“你说什么?江酒,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江酒低低而笑,“您也说是玩笑了,何必当真呢?我很好奇,您为什么要阻止我嫁进秦家?”

    陆父沉着脸色睨着她,凝声道:“为了我两个孙儿,我不想他们被世人诟病,你作为孩子的母亲,想必也不想看到他们以后在外人的指点议论下生活吧?”

    江酒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眸色清冷地看着陆父,轻飘飘地道:“成年礼那晚我提前离场,就是在回避,不想看到老爷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我跟秦衍的婚事,陆先生,这个答案您满意么?”

    “满意。”陆父点了点头,放松了面部表情,含笑看着她,语调平缓道:“江大小姐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江酒心底划过一抹讥笑。

    她确实是个聪明人,但能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还真说不定。

    “如果陆先生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出去了。”

    陆父摆了摆手,“去吧,好好照顾两个孩子,有什么困难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江酒微微颔首,踱步朝门口走去。

    刚走出两步,伸手再次传来陆父的声音,“江酒,你认识林妩么?”

    “……”

    江酒缓缓顿住了脚步,转头看着他,挑眉问:“我应该认识她么?”

    陆父一噎。

    江酒冷冷一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房。

    刚走到楼梯口,手里握着的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一看,是黎晚打过来的。

    “喂,晚晚,找我什么事?”

    不知那头说了些什么,江酒的脸色陡然一变。

    “你们现在在哪儿?”

    “哦,好,我马上过去,你先别着急,给孩子打一剂强心针,我半个小时内赶到。”

    挂掉电话,她快速朝楼下走去,刚下最后一层楼梯,迎面撞上了朝这边走来的陆夜白。

    “怎么了?是出了什么急事么?”

    江酒的脚步不停,径直朝门口走去,边走边道:“我有些私事要处理,先走一步,对了,把你的车借我用一下。”

    陆夜白伸手拉住了她,蹙眉道:“你看起来很着急,是出了什么大事么?还是让我送你过去吧,我怕你在路上出什么意外。”

    江酒知道拗不过他,也没跟他废口舌,“行。”

    …

    实验室。

    江酒大步冲了进来。

    “酒酒,你终于来了,小,小左他,他的病情恶化了,不管我怎么抢救,他的心率都没法恢复正常,怎,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江酒见她摇摇欲坠,连忙伸手扶住了她,安抚道:“有我在,别怕哈,你先带我进去看看小左的情况,我会尽全力救治他的。”

    黎晚稳了稳心绪,拉着江酒就往手术室的方向跑。

    江酒下意识回头对陆夜白道:“你在外面等一等,我去看看孩子的情况。”

    “嗯。”

    陆夜白看着两人焦急离去的背影,剑眉微微蹙了起来。

    孩子?

    就是黎晚养在身边的那个么?

    他还猜测那小子是萧恩的种来着。

    看她们焦急的模样,是出了什么事么?

    他的目光在四周环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旁边的书桌上。

    随手捞过最上面的一份报告单,只一眼,他就被里面的内容给震惊到了。

    白血病,中晚期。

    那孩子得了白血病???

    他又拿起几份文件,每一份上面显示的都是白血病。

    陆夜白握紧了掌心的纸张,眸中划过一抹复杂之色。

    如果这孩子真是萧恩的种,他知情不报,最后导致孩子死亡,以后他还有何脸面去面对自己的兄弟?

    “陆夜白,陆夜白……”

    耳边传来江酒的叫喊声,拉回了他飘忽的思绪。

    “嗯?什么事?”

    江酒眯眼看着他,蹙眉问:“你在想什么呢?跟丢了魂似的,喊你几遍都不应,怎么了?”

    陆夜白没有回答,目光落在手里的报告单上,凝声问:“黎晚的孩子得了白血病?”

    江酒一愣,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陆夜白怎么知道小左是黎晚的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