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07章 永不相见!
走到书房,江酒接通了电话。

    “有事?”

    “嗯,有件事我想有必要跟你说说,关于小左是黎晚亲子的事,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我试探过黎晚,初步断定那孩子就是萧恩的种。”

    江酒的脚步猛然一顿,联想起刚才江随意跟她说的情况,她心里大概明白了。

    难怪黎晚会去找萧恩,还对他下药,原来她是想借种怀孕,然后生下一个与小左同父同母的孩子,用脐带血去救小左。

    只可惜,失败了。

    她现在该多绝望?

    “萧恩知道了么?”

    “我试探过他,但,他非傅家女不娶,若捅出黎晚生子的事儿,我担心萧家跟黎家都有麻烦,而且是灭顶之灾。”

    江酒拧了拧眉,沉声道:“这么严重么?”

    “江酒,你知道傅家的背景么?如果你知道,就不会这么说了。”

    “......”江酒一怔。

    傅家?

    京都那个手握重权,被誉为政坛神话的傅家么?

    萧恩的未婚妻是傅家女?

    这,她还真的不知道。

    “京都傅家么?我知道,如果说陆氏是商界巨擎,那傅家就是政坛大亨,萧恩若是被傅家看上,还真是有些麻烦,傅司令看上的乘龙快婿,躲不掉。”

    “唉,他们的事情,你还是别插手了,让黎晚自己做决定吧,毕竟事关两个医药世家的存亡,我们没那个本事承担这后果。”

    江酒无奈摇头,叹道:“我会谨慎行事的,还有别的事情么?”

    “有,我想跟你说几句骚话。”

    “滚。”

    ...

    黎家。

    客厅内,萧母沉着脸将咖啡厅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了黎父。

    “黎先生,你黎家就是这么教育女儿的么?明着追不上,就使这种阴招,我儿子即将娶傅家长女,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要是被傅家知道了,萧黎两家全得吃不了兜着走。”

    ‘啪’的一声,黎父一巴掌狠狠拍在了桌面上,怒瞪着跪在地上的黎晚,喝道:“你这个不知廉耻的逆女,七年前丢脸丢得还不够么?如今居然妄想跟傅家长女抢男人,你有几条命去应对傅家的怒火?”

    黎晚垂头跪在地上,纤细的身子在轻轻颤抖,嘶声道:“爹地,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黎父从她身上挪开视线,偏头望向坐在侧面的萧父萧母,歉声道:“是我教女无方,让她做出了这等糊涂事,你们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管束她,不会再让她去骚扰萧恩了。”

    萧母冷冷一笑,“你女儿不自量力,想要硬碰硬,可你不一样,傅家是什么背景你应该清楚,傅司令钦点我儿子为乘龙快婿,岂是你家闺女能破坏的?如今她差点酿成大错,我认为黎先生应该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让她以后不敢再犯。”

    黎父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双眸中划过一抹决然,“管家,取鞭子来。”

    管家一惊,抖着声音道:“先生,二小姐的七年前难......伤了身子,一直没恢复,几鞭子下去,她身子骨可就废了,您......”

    “不许为她求情,按照我说的去做,取鞭子来。”

    管家咬了咬牙,小跑着离开了客厅。

    萧恩蹙眉看着地上跪着的女人,深邃的眼眸中划过一抹不忍。

    她爱他,这本没错。

    “伯父,鞭子就免了吧,以后您看着自己的女儿,别让她再犯糊涂就行了。”

    话落,他垂眸对萧母道:“这件事到此结束,如果您想让我顺利娶回傅璇,就息事宁人吧。”

    “萧恩,你威胁我。”

    “您可以无视我的威胁,但,傅璇能不能顺利进萧家的门,就是个问号了。”

    “你......”

    这时,管家已经将鞭子取了过来。

    黎父没有管正在僵持的萧氏母子,起身接过鞭子,踱步走到女儿面前,扬起胳膊朝着她纤瘦的后背狠狠抽了下去。

    “谨言慎行,谨言慎行,我一直都在教你这个道理,你为什么不听?如今食这苦果,全是你咎由自取。”

    说完,他又狠狠抽了她一鞭子。

    黎晚七年前生小左的时候难产,动手术取出胎儿还大出血,身子一直没调养好,哪能受得了这种鞭打,仅仅两下,她就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黎父再次扬起胳膊,还想抽她。

    这时,一道身影闪过,迅速扑倒在了黎晚身上。

    黎父看清了来人是谁,心中一惊。

    下意识想要收回手势,可还是晚了。

    最后一鞭子抽在了小左身上,虽然力道减了不少,但,小左饱受病痛折磨,身子早就跨了,哪能受得住?

    “小左......”

    客厅里回荡着黎晚声嘶力竭的喊叫声。

    她紧紧抱着孩子,面如死灰。

    小左趴在她怀里,用着十分虚弱的声音道:“小姨,我没事,你别担心。”

    黎晚哭了。

    嚎啕大哭。

    她为什么要生下他?

    为什么?

    七年前一粒药,便能彻底扼杀了他,虽然是遗憾,但好过他活着饱受病痛的折磨。

    黎父别过了脸,踱步走到陷入怔愣中的萧母面前,沉声问:“萧太太,这个交代您可还满意?”

    “这......”萧母咽了口口水,明显是被吓到了。

    黎父是个狠人,外界都知道,可她没想到这老东西对自己的女儿也这么狠。

    萧恩下意识踱步朝黎晚走去,却被黎父给拦了下来,“萧少爷,我女儿对你的执念太深,不舍得断情,今日三鞭,彻底了了这一段孽缘,从今日开始,你们永不相见,滚吧。”

    萧恩的俊脸狠狠白了一下。

    不对,这不对,他总感觉哪里出了问题,黎晚莫名其妙地给他下药,一个劲强调怀孕,她究竟想做什么?

    怀孕,怀孕,怀孕......

    七年前她没执着于怀孕,为何七年后如此执着?

    他死死盯着她怀里的孩子,薄唇抿成了一条孤傲的弧度。

    这小子就是得了白血病的那个吧。

    而治疗白血病,除了匹配的骨髓就是新生儿的脐带血。

    新生儿的脐带血......

    “萧恩,你发什么愣?跟我回去,以后不许你们再见面,听到了没?”

    目送着萧恩被萧氏夫妇给拽着离开客厅后,黎父一改方才的冷漠,满脸痛心的看着地上的女儿跟外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