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28章 废了那狗男人!
医疗基地。

    江酒接到了江随意传来的消息,说时宛去了魅色,林倾约她过去的。

    “酒姐,你不去一趟魅色么?那可是个纸醉金迷的地方,宛妈去了那儿,估计最后连渣都不剩。”

    江酒仰头看着万里星空,嘶声道:“那是她的选择,谁也阻止不了,林倾应该有分寸的,他顶多就是折辱她一番,踩踏她的尊严,发泄积压在心里的怨恨。”

    江随意蹙眉问:“你难道就不怕林倾犯浑,让宛妈去陪别的男人?”

    “应该不会。”

    “不是你说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男人不如狗么,你还相信那货啊?他现在对时家可是恨得牙根痒痒,虐死了宛妈都是有可能的。”

    一听儿子这么说,江酒也有些犹豫了,“也罢,我还是过去看看吧,对了,小左怎么样了?他一整天的状态还好吧?”

    “他没事,二愣子呢,醒了没?”

    “嗯,醒了,你们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别出去浪,我先去一趟魅色,然后再回公寓给小左检查身体。”

    “OK。”

    挂了电话,江酒转身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陆墨,走过去替他掖了掖被子,然后离开了病房。

    刚走出房间,迎面撞上准备进门的陆夜白。

    “你这是要去哪儿?”

    “随意给我打电话,说林倾约了宛宛去魅色,我担心那家伙犯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我过去看看。”

    “别去了。”陆夜白伸手拦住了她,凝声道:“我已经查清楚了,林倾让时宛去陪几个客户一晚。”

    “什么?”江酒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下一秒,她伸手推开了他,大步朝电梯口走去。

    陆夜白伸手去拦,“你打算做什么?”

    “废了那狗男人。”江酒红着眼眶道。

    时宛是谁?

    她姐妹,比亲姐妹还要亲的姐妹。

    随意跟随心把她当做亲妈看待,她如何能袖手旁观?

    林倾他已经触碰到了她的逆鳞。

    “没必要。”陆夜白将她抱进了怀里,安抚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能让时宛绝望,然后彻底放手。”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袖手旁观,任由一群变态将时宛给糟蹋了?陆夜白,换做是你,你能干么?”

    “她不会出事的。”陆夜白一脸笃定地看着她,“我得到消息后给段宁打了电话,准备让他去阻止的,可他说在我之前时家的管家已经联系过他,他正在去魅色的路上。”

    江酒一怔,“你的意思是让段宁去救时宛?然后......”

    “酒酒,段宁是我兄弟,我有私心的,希望他能追到自己心爱的姑娘,这次算是咱们给他的一个机会吧,时宛已经伤了,让他去做她的救赎,如果这样还无法感动时宛,那只能说明他们无缘。”

    江酒一下子摊在了他怀里,将全身的重量全部交给了他,“你说得对,宛宛已经伤了,现在需要一个人去救赎她,段宁再好不过,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她能彻底醒悟,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会的,她会涅槃重生,以全新的姿态站在你面前的。”

    ...

    魅色。

    时宛躺在沙发上,任由几个男人观赏把玩着。

    她很平静,怔怔地看着头顶的水晶吊灯。

    “啧啧啧,平日里高贵傲气,目空一切的时家嫡女也有今天?”

    “李总不能这么说,咱们的时二小姐也是为了救兄长,出卖身体来陪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也情有可原。”

    “这娘们以前在陆氏傲得很,那会儿我就在想,有朝一日把她压在身下是什么滋味,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了,各位,你们慢慢聊,我先开始了。”

    霎时,包间里响起哄然大笑。

    时宛上身穿着一件T恤,下身配超短裤,两条腿几乎全部暴露在了几个男人的视野中。

    感受到一双粗糙的手掌在自己腿上游走,她凄然一笑。

    如果这就是林倾给她的报复,她唯有接受。

    过往所有的内疚与亏欠,在今晚之后一笔勾销。

    她时宛,再也不会为那个男人而活。

    酒酒,我答应你的一定做到。

    我会剖开我的心,将那个男人彻底从我生命中剔除。

    “美人儿,我来了哦。”

    他的话音刚落,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包间的门被人猛地踹开,段宁从外面冲了进来。

    当他看到里面的情况时,双眼一下子红透了,睚眦欲裂,拎起趴在时宛身上准备进行最后一个动作的中年男人就是一顿暴揍。

    打得丫是嗷嗷乱叫。

    “艹尼玛的,老子捧在手心里的女人,岂容你们如此糟蹋,不信打不死你。”

    跟着陆夜白混的狗,能是什么良善货色?

    别看段宁平日里西装革履,一副人模狗样,骨子里狠着呢。

    十几拳下去,那中年男人被揍得进气多出气少了。

    反正他过来的时候陆狗跟他说了,让他放手去闹,天塌下来他那种做兄弟的会替他顶着。

    时宛泪眼婆娑地看着段宁,神色凄然。

    担心他闹出人命背上官司,连忙伸手拽住了他,哭道:“够了,段宁,真的够了,别为我背上人命,不值。”

    段宁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稍微压下腹腔里的怒火。

    他冷眼扫过包间内其余几人,吓得他们连忙朝角落里钻。

    “下次再让老子看到你们这几个败类,老子直接废了你们。”

    说完,他偏头望向时宛,俊脸上满是心疼之色,“对不起,我来晚了。”

    时宛别过脸,嘶声道:“你不该来的,段宁,你真的不该来的,我是在救我大哥,你今晚若将我安然无恙的带走,我哥哥明天就会被定罪判刑。”

    段宁额头上的青筋暴突了两下,俯身扣住她的肩膀,嘶声咆哮,“他让你陪这几个狗东西你就陪啊?你时宛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你就那么爱他?爱到可以接受被几个男人给糟蹋?”

    “不关你事,段宁,你走吧,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卧槽。”段宁的怒火再次蹭蹭蹭的往外冒,“我今晚要是将你丢在这儿任人糟蹋,就他妈不是个男人。”

    时宛猛地推开了他,声嘶力竭道:“你能救我哥哥么?你能救时家么?如果不能,就滚出去吧,滚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