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38章 杀心,一份大礼!
看着随时都要爆炸的女儿,温碧如心中轻轻一叹。

    就她如今这幅状态,若告诉她怀疑的对象,这丫头还不得找对方去拼命?

    眼下是关键时刻,可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婚期将至,你还是安心做你的新娘子吧,等你状态恢复好了妈咪再告诉你,免得你误了大事儿追悔莫及。”

    江柔抿了抿唇,一脸嗔怪地看着她,“妈咪,我在您眼里就那么沉不住气么?也罢,我现在只想做夜白的新娘子,其他事情一律等婚礼结束我顺利成为了陆家主母再说吧。”

    “嗯,这才乖嘛。”温碧如伸手抚了抚女儿的额头,眼眸深处迸射出一抹森冷的寒芒。

    沈家长女,沈芷薇......

    呵,当年陈淑媛那个女人就是掌握了沈家的惊天秘密最后才惹祸上身,死在了火海之中。

    她或许应该去调查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了,若能握住沈家什么把柄加以威胁,那沈芷薇就不敢再跟柔柔争夺了。

    ...

    盛景公寓,书房内。

    江酒靠在书架旁,静静地看着靠在沙发内的黎晚,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晚晚,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做?”

    黎晚微垂着头,默了许久后,悠悠道:“我想约傅璇出来谈一谈,对她坦白小左的身份,我本就是在她认识萧恩之前怀孕的,这一点她怪不得我。”

    “然后呢?跟她坦白之后呢?劝她离开萧恩,让萧恩承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么?”

    黎晚抿着唇没有回应。

    江酒摇了摇头,叹道:“晚晚,你太小看恋爱中女人的执着了,傅璇那么爱萧恩,哪怕你给萧恩生了个儿子,她也不会退让的,别问我为什么,一种直觉,对痴情女人的直觉。”

    黎晚抬眸看着她,失笑道:“不,我的决定跟你猜想的不一样,我打算跟傅璇做笔交易,若她同意捐赠骨髓,那等小左康复后我就带着他远走异国,这一生都不再骚扰萧恩,

    若她不同意,那我只能去找萧恩,把小左的身份告诉他了,或许作为父亲的他骨髓能与小左匹配,即使他的无法匹配,萧家还有那么多族亲,总有希望的。”

    江酒拧紧了眉。

    “晚晚,你这想法很危险,我怕傅璇会起杀心,毕竟有了小左的存在,萧恩随时会离她而去,聪明又有身份背景的女人,通常会做出斩草除根的举动。”

    黎晚听罢,俏脸狠狠一白。

    这个结局她也预测到了,只是她不愿意面对。

    “那,那我该怎么办?”

    江酒思忖了片刻,悠悠道:“给你姐姐打个电话,让她回国一趟吧,在外人眼里,她才是小左的母亲,让她出面去跟傅璇谈,先探一探傅璇的态度。”

    黎晚有些犹豫,“可这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担心小左撑不住。”

    江酒踱步走到她身边坐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安抚道:“七个月,我还是那句话,保小左七个月无恙,比起你的那个提议,我觉得我这个保险一些,

    晚晚,傅家权势熏天,把小左暴露在傅璇面前,就是平白地跟他招来杀身之祸,你明白么?”

    片刻的挣扎纠结后,黎晚瘫软在了沙发上,妥协道:“好吧,我这就联系我姐,让她回一趟海城。”

    “嗯。”

    ...

    沈家老宅。

    客厅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约莫五十多岁的年纪,但由于保养的好,脸上风韵犹存,看上去顶多四十出头。

    她叫林妩,是林家嫡女,后嫁进临安沈家,成为了沈氏的当家主母。

    “母亲,情况大概就是这样,我觉得您有必要跟芷薇好好谈一谈,趁她现在陷得不深,赶紧将她捞出来,否则,您这个女儿怕是要彻底毁了。”

    开口的是沈玄,他坐在林妩对面,语调平缓的将沈芷薇对江柔下堕胎药的事情简述了一遍。

    林妩听罢,轻声一叹,“你这妹妹呀,早在七年前就陷进去了,而且是弥足深陷,再也拔不出来了,你作为兄长,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妹妹爱而不得孤苦一生么?”

    沈玄一怔,眯眼看着母亲,蹙眉问:“听您这意思,您是打算放任芷薇继续胡闹下去了?母亲,您这是纵容她犯罪,是在害她。”

    林妩端起茶几上的咖啡轻抿了两口,慢条斯理道:“我若拦着她,才是真的害了她,自己心爱的男人嘛,就该自己去争取,

    她若真的能从江家那庶女手里夺到陆氏当家主母之位,也算她的本事,我为何要拦?”

    沈玄紧抿着薄唇,很明显,他是不赞同母亲的看法的,“陆夜白不爱芷薇。”

    林妩淡淡一笑,轻飘飘地道:“那他也不见得爱江家那庶女,在我看来,薇薇她还是有机会的。”

    沈玄一噎,“所以您就放任她去争去抢去夺?”

    林妩放下了杯子,仰头看着他,悠悠道:“你妹妹性子执拗,这一辈子认准了陆夜白,我要是阻拦她,就是逼着她孤苦一辈子,

    作为一个母亲,如何能忍心?由着她去吧,你在背后多照应着,别让她吃亏,也别让她再伤及无辜了。”

    “......”

    ...

    同一时刻,二楼卧室内。

    沈芷薇正靠在床头接电话。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她开的扩音,一道恭敬的男声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回二小姐,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安排妥当了,婚礼当天会爆出新娘子与野男人滚床单的激情戏码,定会闪瞎所有宾客的眼。”

    沈芷薇一边拨弄着指甲壳,一边笑道:“很好,记住,一定要做好善后工作,别让人查到我头上了。”

    “二小姐请放心,我会抹除一切痕迹,让陆家江家查无可查的。”

    “嗯。”

    挂掉电话后,沈芷薇轻轻勾起了红唇,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

    “江柔啊江柔,跟我抢男人你还不够格,就凭我沈家嫡女的身份,便能彻底将你踩在脚底肆意践踏,

    好好享受我给你准备的这份大礼吧,新娘子婚礼现场跟野男人鬼混,但愿你能竖着走出世纪酒店。”

    ...

    晚上。

    郊区公寓。

    房门打开,时宛怔怔地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

    “林,林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