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40章 最刺激的婚礼!
这位大小姐脾气不好,别看她是国际十大名媛,但真没有名媛的气量。

    “蠢。”沈芷薇低斥道:“等仪式结束后这计划还有何用?要搞就趁两人没走红地毯之前搞,只有这样才能阻止这场婚礼,明白?”

    “明,明白,我这就去安排。”

    沈芷薇晃了晃了掌心的高脚杯,唇角露出了一抹狞笑。

    好戏马上就要登场了。

    她就不信所有宾客看到江柔一脸媚态的躺在野男人身下之后,陆家还能将这场婚礼进行下去。

    这就是跟她抢男人的后果,过去的七年里已经磨没了她的耐心,此次回归,她定要让江柔身败名裂,狼狈滚出陆氏。

    ...

    化妆间。

    有服务员递上托盘,“陆太太,喝杯奶茶吧,您一个上午没进食了。”

    江柔摸了摸平坦的腹部,确实有些饿了,她想也没想捞过里面的奶茶,“你们都退下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会儿。”

    “好的。”

    五分钟后。

    江柔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了,浑身开始发热,身体里一股股难耐似要破体而出。

    毕竟刚流产不久,她以为是自己的身体还没恢复,挣扎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环扫四周一圈,并没有看到洗手间,她提着裙摆朝外面走去。

    整个化妆区静悄悄的,她寻着走廊往洗手间的方向而去。

    刚走两步,其中一间房的房门打开,从里面探出一只手臂,拽着她将她给拖了进去。

    “救......”

    所有的声音伴随着房门关闭全部消弥了。

    ...

    陆夫人正在跟几个富商太太寒暄,温碧如凑了上前,与几人说了声打扰,抱歉之后,拉着陆夫人退到了一旁。

    “亲家母,这都快十一点了,夜白怎么还没到?”

    “十一点了么?”陆夫人一愣,连忙垂头去看腕上的手表,“哎呀,只顾着招呼客人,把时间给忘了,我这就给夜白打电话,问问他到了哪儿。”

    说着,她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掏出手机,正准备给陆夜白打电话。

    这时,礼台上的巨型投影仪闪烁了两下,接着一阵刺耳的嗡嗡声,下一秒,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劲爆又刺激。

    无数道目光朝投影仪射去,刹那,倒抽凉气声此起彼伏。

    屏幕里的光线很亮,足以让所有人都看清楚里面正在上演的激情一幕。

    于是,整个现场都炸锅了。

    “天,那不是新娘子么?”

    “穿着造价三个亿的婚纱,不是新娘子是谁?”

    “她这是在干什么?举行仪式之前打算先来一战么?可,可她身上压着的男人貌似不是陆总啊。”

    “乖乖,她这是打算在大庭广众之下给陆总戴一顶天大的帽子么?”

    ‘轰’  的一声。

    有什么东西在陆夫人与温碧如的脑海里炸裂开来,两人齐齐愣在了原地失了反应。

    人群中,陆父看到这一幕紧紧蹙起了眉头。

    江父的脸色更精彩,他都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了。

    ‘嗯......’

    屏幕里传来一道怪异的低吟声,这下算是彻底点燃了炸药桶。

    “卧槽,听她这声音,貌似很享受啊。”

    “这是我有史以来参加的最刺激的一场婚礼了,太特么是海城第一家族举行的婚礼,艹,这么劲爆的么?”

    “大家都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化妆间看现场直播啊。”

    “......”

    陆夫人站在人群中摇摇欲坠。

    陆婷婷离她不远,连忙凑上来扶住了她,咬牙道:“妈咪,您赶紧跟过去看看,我给大哥打电话,让他快点过来。”

    这时,陆父也从远处走了过来,从女儿手里接过妻子,凝声道:“先别着急,去化妆间看看情况再说,婷婷,你让你二哥封锁现场,切断所有直播源,然后给你大哥打电话。”

    “好的,爹地。”

    ...

    盛景公寓。

    陆夜白与江酒从直播中看到婚礼现场发生的变故,面面相觑。

    “噗。”酒姐喷笑出声,“看来陆先生准备的天使嫁给乞丐的好戏无法上演了,有人看不惯江柔,提前动手了。”

    陆夜白眯着双眼,眸中神色忽明忽暗,“上次是堕胎药,这次是迷药,江柔那女人究竟是得罪了谁?”

    江酒听罢,微怔,“你的意思是说这次给江柔下药的人就是几天前给她下堕胎药的人?”

    陆夜白摇了摇头,“不知道,只是猜测,我得去一趟世纪酒店好好查一查。”

    “......”

    ...

    从天堂跌进地狱是什么滋味儿,大概也只有此时的江柔能够体会了。

    化妆间内。

    江柔裹着红色的绸布窝在温碧如怀里,因为受惊太大,所以整个人在不断地颤抖着。

    “没事了没事了,柔柔,没事了啊,这一切都过去了,乖啊,别害怕。”

    江柔没有理会,依旧沉浸在那场恐怖的经历之中。

    她在婚礼现场差点被陌生男人给上了,奇耻大辱。

    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这个跟头栽的,她这辈子也翻不了身了。

    陆父脸色阴沉地坐在对面,他怀里抱着受不了打击昏死过去的陆夫人。

    江父在一旁战战兢兢道:“亲家,这事儿真不能怪柔柔,她也是被人给算计了,还好没酿成什么大错,把事情调查清楚就行了。”

    陆父没回应。

    这时,化妆间的门推开,陆西弦从外面走了进来,边走边道:“爹地,外面的情况已经控制住了,所有宾客跟记者都困在了宴会厅内,

    至于是谁对大嫂下了药,我没有查到,对方把痕迹都抹除干净了,哪怕监控录像也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陆父点了点头,“你哥呢,他过来了么?”

    “他说他马上到。”

    陆父想了想,对江父道:“今日的婚礼怕是举行不下去了,闹出这种事,不论是江家还是陆家脸上都无光,

    若查出下药之人是谁还好,若查不出,外界就会将所有的责任全部堆到你女儿身上。”

    江父的脸色狠狠白了一下。

    他不甘啊。

    盼了那么多年,总算是盼到二女儿嫁进陆家,结果......

    “不,不不,我不要取消婚礼,我今天是新娘子,我要嫁给夜白。”

    一直不啃声的江柔瞬间激动了起来,语无伦次,像是神经错乱了似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