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60章 你真是我爹?
呵,家族居然让她主动跟萧恩解除婚约。

    可笑!

    真是可笑至极!

    为了名声,他们连她一辈子的幸福都不管不顾了么?

    傅戎冷睨着对面的妹妹,叹道:“这是我跟父亲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既然萧恩在外面有了女人跟孩子,那他就没资格成为我傅家的女婿了,

    趁婚期还没有定下,便对外宣称解除婚约吧,这是能保全双方名誉的唯一方法了。”

    “不行。”傅璇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含泪看着兄长,哽咽道:“我是那么那么的爱萧恩,如果没有他,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哥,我一直以为这世上只有你最疼爱我了,没想到最后你却要狠狠捅我一刀。”

    “别闹。”傅戎拧起了眉头,沉声喝道:“这事关整个家族的名声,你作为傅家的嫡女应该以家族利益为先,而不是一味的沉浸在儿女私情之中。”

    “呵,呵呵。”傅璇有些颓然地笑了起来,“你们可真是我的好父兄,平日说多么多么宠爱我,到了关键时刻牺牲我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告诉你们,我是不是放手的,若你们不肯帮我解决这个困难,我就只能靠自己了。”

    傅戎仰头看着她,蹙眉问:“你打算怎么做?”

    傅璇咬着牙一字一顿道:“要么跟黎晚做一场交易,我同意把骨髓捐赠给她儿子,然后让她带着她儿子滚出国,要么,我就请人直接斩草除根。”

    傅戎漆黑的瞳孔微缩了两下,凝声道:“第一个法子会危及到你的生命,第二个法子会让你将牢底坐穿,为了一个已经背叛了你的男人而毁了自己一生,值么?”

    傅璇苦涩一笑,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嘶声道:“从认识萧恩的那一刻开始我就认定了他,此生非他不嫁,哥哥如果怕受牵连就回京都吧,我的事我自己处理,不用你们操心了。”

    “阿璇......”

    不等他开口,傅璇转身冲出了包间。

    傅戎看着她倔强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禁一叹,捞起桌面上的手机给父亲发了条短信:

    ‘傅家就这么一个女儿,我们这些做亲人的若袖手旁观实在有些残忍了,事已至此,我只能助妹妹一臂之力了,还请父亲谅解’

    ...

    医疗基地。

    江随意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

    看到靠在床头的陆墨,他狞笑道:“脑袋开了几次瓢居然都不死,你也是个狠人,小爷佩服,佩服啊。”

    陆墨怔怔地看着他,眸中神色莫名。

    这就是他弟第。

    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真好!

    以后这狗东西都要喊他‘哥哥’了。

    江小爷见他不说话,一个劲盯着他看,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瞪眼道:“你别跟小爷说你有性取向,不喜欢我妹那种漂亮小女生,一心想要跟带把的搞基啊,

    小爷警告你,我可正常得很,咱们绝无可能。”

    陆墨翻了个白眼,悠悠道:“我确实是福大命大,当年被医生判定为‘夭折’,结果存活了下来。”

    这话一出口,江随意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了。

    他不傻。

    相反,他聪明得很。

    这二愣子表面上看傻乎乎的,但心思清明得很,他不会平白无故地说一些没头没脑的话,所以这番话里一定隐藏什么玄机。

    ‘判定为夭折,结果存活了下去’......

    什么意思??

    “你,想说什么?”

    陆墨直直地看着他,有些歉意地开口道:“狗东西,对不起啊,你前段时间让我偷的那份血样不是陆西弦的。”

    “啥?”江随意原地跳脚,咬着牙道:“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你最好别糊弄小爷,不然小爷闹死你。”

    陆小少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正色道:“我没糊弄你,当时我偷的真不是我二叔的血样,而是我老子的,也就是说......咱们不是堂兄弟,而是亲兄弟,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告辞。”江小爷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别走啊。”陆墨急了,连忙翻身下地。

    可长时间没活动,双腿软的跟棉花似的,脚跟刚着地,他直接摔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闷响,愣是让江随意止住了脚步。

    “好疼。”陆墨开始卖惨。

    江小爷霍地转身,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用的东西,连个路都走不好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双腿不自觉的迈了出去,几步冲到他面前后,一把扣住他的胳膊将他给拽了起来。

    陆墨伸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将脑袋搁在他肩膀上,哽咽着声音道:“弟弟,我们终于团聚了。”

    ‘弟弟’

    卧槽!

    江随意脸都绿了。

    一母同胞可以接受,但让他做小弟不能接受。

    “谁是你弟?哥,我是你哥。”

    陆墨嘿嘿一笑,“谁是哥咱们说了不算,等以后见到酒酒了让她说,毕竟咱们都是从她肚子里滚出来的。”

    “......”

    江随意有些浮躁地揪了揪头发,那女人会向着谁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好不好。

    这呆子最会讨江酒欢心了,如果再让江酒知道他是她儿子,还不得将他宠上天?

    本来跟江随心比他就是根草了,如果再加这么个二愣子,那他在酒姐眼里估计连草都不如了。

    ‘咔嚓’

    室内响起一道门把扭动的声音,紧接着房门被推开,陆夜白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两小子抱成了一团,他俊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随意,你怎么在这儿?”

    江随意猛地推开了陆墨,眯眼瞅着陆夜白,问:“你真是我爹?”

    “......”

    陆夜白转头看向跌回床上的陆墨,蹙眉问:“你都跟他说了什么?”

    陆小少耸了耸肩,“刚才我跟他很愉快的兄弟相认了,你说呢?”

    陆夜白将目光再次落在江随意身上,笑道:“既然你跟他兄弟相认了,那咱们也可以父子相认。”

    他尽量让自己的语调轻松些,可只要认真听,还是能听出他声音里的颤抖。

    真相揭开得太突然了,他还没想好如何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儿子。

    呵!

    他没想好,江小爷却想好了。

    小家伙二话不说,冲上去抱住了他的腰,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