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99章 掏鸟窝被蛇咬了!
江酒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给了她一记坚定的眼神。

    “交给我,我会想办法的。”

    黎晚看着她充满自信的眸子,瞬间心安了。

    这个女人就是如此的有人格魅力,能安抚人心。

    “好,我相信你,那我就找个合适的机会放倒萧恩,然后从他体内取出精子,到手后我就带着小左离开海城。”

    江酒蹙起了眉头,“真的要离开海城么?或许能搏一把,若成功了,你们就是幸福的四口之家。”

    “若失败了呢?”黎晚苦笑道,“一旦失败,将会付出惨痛代价,我无心招惹京都傅氏,若不是小左得了白血病急需骨髓,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萧恩面前,酒酒,我的心没那么大,惟愿孩子能够平安长大,爱情什么的,都已是浮云。”

    江酒惊叹了一声,“行吧,我尊重你的决定,那就放倒萧恩,从他体内取出精子,然后我就对他说咱们在国外找到合适的骨髓了,不稀罕傅璇的,你带着小左离开海城吧。”

    “嗯。”

    书房外,小左提前从麻药的药性中醒过来,睁眼后没见到黎晚跟江酒,找了几间房后,最后停留在了书房门口。

    里面两个女人谈话的内容他没听到多少。

    但酒酒那句‘放倒萧恩,从他体内取出精子’他是着着实实听进去了的。

    萧恩的精子?

    她们要萧恩的精子做什么?

    很多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逝,曾经幻想过的却又被他生生掐灭的可能性再次成型,不断提醒着他,有些事实,他即使逃避也无济于事。

    小姨带他来海城本就很可疑。

    她与萧恩纠缠在一块儿就更可疑了。

    这种种迹象表明,他不是小姨的侄儿,而是……

    想到某种可能,小家伙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她们都开始谋划着从萧恩身上取精了,难道还不足以证实他心里的猜测么?

    取精受孕,受孕做什么?用新生儿的脐带血治白血病。

    他,是小姨跟萧恩的儿子。

    …

    医疗基地。

    草坪内。

    ‘啪’的一声。

    小丫头气呼呼地将笔记本电脑给合上了。

    两亲哥对视了一眼,彼此问:你得罪她了?

    接着,两人又齐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

    陆墨凑到亲妹面前,笑眯眯地问:“小祖宗,谁又惹你了?”

    小丫头将手里的电脑往他怀里一扔,恶狠狠地道:“你自己不会看么?”

    得!

    祖宗。

    真祖宗。

    连陆老狗都捧在手里宠着的宝贝疙瘩,他不敢惹。

    也惹不起。

    “顾小悠?这谁啊,居然敢跟我陆家小祖宗争奥斯卡童星奖,不想活了么?”

    小丫头撇了撇嘴,闷声道:“人家是临安顾家的嫡女,最近又攀上了个牛逼哄哄的姑父,刚才经纪人给我发信息,说顾小悠让她姑父打通了奥斯卡方的高层,如果我不走后门的话,今年的童星奖就非她莫属了。”

    “这么嚣张的么?”陆墨眯眼道:“我这就去找陆老狗。”

    “找什么?”江随意一把拽住了他,冷哼道:“要想整疯一个人,首先得让对方登上云端,然后再狠狠摔下来,

    她不是让她姑父打通了奥斯卡方的关系,自认为今年的童星奖非她莫属么,没关系,那就让她开心几天,等盛典那日落选了,她就能好好品尝品尝从云端跌进泥潭的滋味儿。”

    陆墨听罢,朝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你真不愧是陆老狗的种,够狠,够绝。”

    小丫头坐在两亲哥中间,心里美滋滋的。

    好多人宠着她呀。

    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就是爽。

    ‘滴滴’

    这时,一阵铃声响起,是江随意的手机来电话了。

    “喂,左兄,找我啥事?”

    他开了扩音,小左略显虚弱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江随意,帮我个忙,萧恩的医疗基地应该有他的血样,即使没血样,应该也有他的基因数据,想办法给我弄一样,我有急用。”

    江随意转了转眼珠,蹙眉问:“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少废话,给我弄就是了。”

    “你不……”

    没等他说完,对方直接切断了通话,他再打过去时,里面提示的是已关机。

    什么鬼?

    那小子别不是做透析把脑子给做坏了吧。

    陆墨伸手捅了捅江爷的胳膊,试着道:“狗东西,你不觉得萧恩跟小左长得很像么?”

    “……”

    …

    林家老宅。

    医务室内。

    海薇趴在林倾怀里不断抽噎着,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倾,倾,扬扬他,他不会有事吧?”

    早晨,扬少闲得蛋疼,爬树上掏鸟窝,结果蛋没掏到,被鸟窝里盘踞的毒蛇干了一口。

    小家伙受了惊,直接从树上摔下来了,后脑勺砸在石头上,磕出了一个血骷髅。

    唉!

    林倾眯眼看着抢救室紧闭的门,安抚道:“没事的,萧恩不是进去了么,他医术精湛,不会让扬扬有任何损失的。”

    海薇窝在他怀里,死死咬着唇瓣。

    她闻出来了,闻出这个男人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水味了,是女人专用的。

    也就是说,他回来之前曾搂过抱过甚至亲过吻过其她女人。

    搂抱亲吻的对象是谁,用脚指头也能想到。

    他现在在时氏坐镇,与那个女人朝夕相处,这干柴烈火,简直一烧一个旺。

    不,她不能再放任他跟时宛独处下去了,这个男人是她余生的依靠,她不能失去他。

    时宛,既然你犯贱到勾引有妇之夫,那就别怪我这个正室痛打小三了。

    即使你堕落到想要想做林倾的情妇,也得问问我这个正宫同不同意。

    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注定要被千夫所指。

    …

    两天后。

    沈芷薇拘留期满,林妩亲自去监狱将她给接出来了。

    车上。

    林妩问:“在里面待了十来天,想清楚怎么做了么?”

    沈芷薇颔首道:“以静制动,静观其变。”

    林妩满意一下,“看来拘你几天让你彻底开窍了,男人嘛,可以用很多法子得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太过愚蠢,以后别用这招了。”

    “好。”

    …

    实验室。

    书房内。

    黎晚端着两杯红酒走到萧恩面前,将其中一杯下了迷药的递给了他。

    “我这儿没什么招待你的,酒可以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