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305章 断绝师徒关系!
她满脸诧异地看着小徒弟。

    大概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

    “小瑾,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

    玄瑾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开始呜呜地哭,“谁?师父么?你也配当我师父?表面看起来处处为我着想,背地里却捅我一刀,江酒,你不配为人师。”

    江酒挣扎着站起来,放冷了声音道:“看来你真的喝醉了,我带你去醒酒,等你清醒了咱们再聊。”

    “我没醉,没醉。”小丫头对着她歇斯底里地咆哮,“我问你,是不是你强行让沈玄将他未婚妻叫来海城的?”

    江酒没说话。

    玄瑾一下子激动起来,怒吼道:“你说啊,是不是你让沈玄将他未婚妻叫到海城来的?”

    江酒微微别过了脸,叹道:“是我,是我请沈先生约他未婚妻来海城的,因为我知道你们两不可能走到一块儿,所以......”

    “够了。”小丫头嘶吼着打断了她的话,“我原本以为这是沈芷薇那女人的离间计,没想到真是你,

    我跟沈玄为何不能走到一块儿,就因为我是海茵家族的嫡女么?说来说去,你还是害怕我嫁了外族人会连累到你。”

    江酒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这丫头是怎么了?

    她一手调教出来的徒弟,不该是这般尖酸刻薄蛮不讲理的啊。

    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小瑾,你真的醉了,开始疯言疯语了,刚才说的话我就当你是在发酒疯,走,跟我回去。”

    “你凭什么管我?”玄瑾再次甩开了她,“既然你担心我会连累你,那咱们就断绝师徒关系吧。”

    江酒撑大了双眼,抖着声音问:“小,小瑾,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玄瑾咬着牙,一字一顿道:“我说咱们断绝师徒关系,从今天开始,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说完,她踉踉跄跄地朝外面冲去。

    江酒想去追,可刚才崴伤了脚,刚走一步,脚踝处就传来碎裂般的痛,迫使着她跌坐在了沙发上。

    这时,一道黑影从外面闪进来。

    是陆夜白。

    他看着江酒面露痛苦之色,连忙上前抱住了她,“走,我送你去萧恩那儿看看。”

    “别管我。”江酒伸手推他,“小瑾喝醉了跑出去,我担心她会出事儿,你赶紧去把她追回来。”

    “放心吧,阿坤去了。”

    “……”

    …

    盛景公寓。

    书房内。

    小左看着江随意在电脑上捣鼓了半个多小时,耐心差不多耗光了,忍不住询问:“狗东西,你这法子真的行么?”

    江随意瞪了他一眼,“废话,你真当小爷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啊,我黑了公安的系统,复刻了你爸妈的指纹摁在了资料表上,

    然后又黑了民政局的官网,从里面复刻了公章盖在上面,最后将两份资料表输入了民政局的数据库,你猜会有什么后果?”

    小左转了转眼珠,愣愣地道:“等萧恩带着傅璇去领证时,他们会很苦逼的发现萧恩的配偶栏里已经有人了。”

    “对坨。”江小爷打了记响指,“指纹公章都盖在了上面,这两份资料原则上是具备法律效应了,行啦,你就安心去国外治病吧,我保证你爸跑不掉。”

    小左冷睨了他一眼,看了看一旁从始至终都没用到的户口本,咬牙问:“我问你,咱们费尽心思偷这个做什么?”

    额……

    小家伙挠了挠头,叹道:“我本来是想让陆老狗打通关系请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私下办理结婚登记的,

    可转念一想,你爸是傅家钦点的乘龙快婿啊,特么给民政局负责人一百个胆他怕是也不敢这么干,思来想去,索性黑了公安与民政两方的系统,神不知鬼不觉的在网上给办了。”

    “……”

    …

    晚上。

    某私人机场。

    江酒与黎晚拥抱告别。

    “晚晚,你先把试管婴儿做好,我大概还有十天就会离开海城,到时候会去找你的。”

    黎晚有些诧异地看着她,“酒酒,你也准备离开?你跟陆夜白不是……”

    相处得挺好的么?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被江酒一句话给打断了,“他是随意跟随心的大伯,晚晚,谁都与他有可能,独独我不行,

    这个禁忌我们不能碰,否则会千夫所指的,分开,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黎晚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笑道:“没关系,离开海城后咱们可以重头再来,那我在澳洲等你。”

    “好。”

    两人又聊了许久,直到江随意与小左从远处走来,她们才止住话锋。

    江酒伸手揉了揉小左的脑袋,笑道:“出国后一定要听你小姨的配合治疗,如今骨髓已经找到了,就等捐赠者寻个合适的时间捐赠,你耐心等着就行了。”

    小左很乖巧地点了点头,“好,我听酒妈的。”

    目送黎晚母子两登机后,江酒垂头对江随意道:“隐藏好她们母子的行踪,别让萧恩找到了,他若不解决掉与傅璇的婚事,这辈子也别想见到黎晚跟小左。”

    “OK。”

    …

    萧恩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得知黎晚母子已经离开了海城,去向不明。

    盛景公寓。

    江酒打开房门,并不意外萧恩会突然登门拜访。

    “看来你已经得知晚晚母子离开海城了。”

    “她们去哪儿了?”萧恩沉声问。

    江酒笑了笑,语调平缓道:“告诉了你又如何,你能将晚晚娶回家么?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傅氏的乘龙快婿。”

    萧恩一下子泄了气,俊脸上闪过一丝挫败,他有些浮躁地揪了揪头发,“傅璇不是已经答应捐赠骨髓了么,她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带着孩子离开?”

    答应捐赠骨髓?

    江酒心中暗叹这男人的天真。

    他也不想想黎晚母子的存在给傅璇带来了多大的困扰。

    这世上哪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心爱的男人在外面养私生子?

    骄傲如傅家嫡女,更加无法容忍。

    不过她还是没有将傅璇买凶杀人的事告诉萧恩,因为这是她跟傅戎之间的约定。

    “她大概是想让傅璇安心吧,只有傅璇认为自己的处境安全了,才会心甘情愿的捐赠骨髓,萧恩,你别去找晚晚了,尽早与傅璇完婚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