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351章 秦衍的伤,我们只是知己!
沈芷薇猛地握紧了掌心的瓷勺。

    她不傻,如果这老女人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是不可能向她揭露这事儿的。

    她既然找上了她,那这身世就八九不离十了。

    有些真相虽然不愿面对,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逼着她不得不面对。

    “你想要说的,我都已经知道了,谈谈你的条件吧,怎样才肯为我保住这个秘密。”

    温碧如优雅一笑,“看来沈小姐是接受这个事实了,很好,那咱们就开门见山的谈吧,我要你去将我女儿救出来。”

    沈芷薇的脸狠狠扭曲了几下,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

    这老女人的女儿是谁?

    江柔那贱人!

    得知她被陆夜白恶整,最后扔给一个乞丐做老婆时,她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如今让她去救她,这不是明摆着恶心她么?

    “这事我不能答应,你换个条件。”

    温碧如拨弄着杯子里的咖啡,冷笑道:“我看沈小姐到现在还没看清楚局势吧,如今不是我求你,而是你求我,毕竟我手里掌握了可以让你失去一切的筹码。”

    “你……”沈芷薇气急,可又奈何不得她。

    因为她怕啊。

    怕失去沈家嫡女这个身份后变得一无所有,最后只能过那种拮据的贫苦生活。

    “好,我答应你,不过这件事了了之后,你不许再逼我做其他事情。”

    “傻丫头,你觉得可能么?如今把柄在我手里,你只能按照我说的去做。”

    “你……”

    温碧如笑得肆意,“小姑娘可得想清楚了哦,一旦你的身世曝光,江酒就会取代你的位置,成为众星捧月的临安沈家嫡女。”

    沈芷薇死死咬着牙齿,一口银牙磨得咯咯作响。

    这老女人可不是什么好货色,凭着小三的身份上位,手段厉害着呢。

    要真惹急了她,她保不准会乱咬人。

    “给我三天时间,我将江柔救出来送回江家。”

    “那就谢谢沈小姐了。”

    “……”

    …

    江酒约了秦衍在西餐厅见面。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开诚布公的谈一次了。

    不管他是否能接受,她都不能瞒着他。

    以前她不知道真相,所以也无能为力。

    如今她知晓了一切,也看清了自己的心,是该断了秦衍的念想,让他别继续将时间浪费在她身上了。

    餐厅雅间内。

    江酒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推给了秦衍。

    “来,咱们喝两杯。”

    说完,她端起酒杯在半空碰了碰,然后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了。

    烈!

    却很爽!

    秦衍微微敛眸,也学着她的样子仰头将高脚杯里的酒灌进了嘴里。

    两人就这么喝了几个回合后,秦衍伸手制止了她继续拿酒瓶的动作,撕声道:“酒酒,你如烈酒,

    不管是谁品尝都甘之如饴,我也不例外,爱上你是必然,因为你值得这世上任何一个男人去爱,只不过陆夜白比我幸运一些,他……有了娶你筹码。”

    江酒一愣,怔怔地看着他,蹙眉道:“你已经知道了?”

    秦衍不禁苦笑,“你指的什么?我知道你爱上了陆夜白?还是我知道随意跟随心包括墨墨是陆夜白的种?”

    江酒一噎。

    这个男人太聪明了。

    他不争,并不是因为他争不过陆夜白,而是他已经察觉到她的心偏向陆夜白了。

    “你怎么会知道孩子们的身世?”

    “这很难猜么?墨墨不是江柔生的,那她一定是从自己熟悉的人手里偷的,而你当年生产时长子无故夭折,被人调包的概率很大。”

    调包?

    这两个字让江酒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她不是江家的女儿,但江城却误认为她是,那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看来她是该好好查一查当年之事了。

    难道母亲的死与她的身世之谜有关?

    “不错,你猜对了,他们确实是陆夜白的种,秦衍,我花了六年时间接纳你,但直到今天我才发现生命里有些人一旦定了型,哪怕穷极一生也无法改变了,你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秦衍的俊脸上染起一抹苦笑,撕声问:“那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定义,朋友么?”

    江酒摇了摇头,悠悠道:“比友情多一点,比爱情少一点,世人称之为‘知己’。”

    秦衍缓缓蠕动嘴角,可最后还是没能吐出一个字。

    他伸手捞过桌面上的酒瓶,猛地灌了起来。

    江酒没阻止,坐在他对面静静地陪着他,感受着他的伤!

    这曾是多么温润如玉的一个人,却被她生生逼成了这样。

    秦衍,如果这些年你稍微霸道一点,像你表哥那样强势一点,或许咱们现在已经……

    眼眶渐渐湿润,眸子里有水雾在蔓延,朦胧了视线,秦衍的五官轮廓渐渐模糊了起来。

    她,终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若换成陆夜白,她即使闭着眼,也能清晰描绘出他的每一寸轮廓。

    一个小时后。

    看着趴在桌上醉得如同一滩烂泥的秦衍,江酒有些头疼了。

    她就这么架着他出去,要是被人看到了,明天估计又得成为头版头条。

    这时,雅间的门推开,陆西弦从外面走了进来。

    江酒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在这儿?”

    陆西弦还是有些惧怕这个女人的,那次差点被她养的狗咬掉了第三条腿,能不怕么?

    “我,我哥请我来西餐厅吃饭,把真相都告诉我了,大嫂,你是我真大嫂,拜托你离我远一点吧,我来这儿是扛我表哥的,绝不碍你的眼。”

    江酒翻了个白眼,尼玛,她有那么凶么?

    看着陆西弦架起秦衍就往外面冲,她眼角一个劲抽搐着。

    不就是放二哈子在他身上了舔一圈么,命根子又没咬掉,至于吓成这样?

    当陆霸总走进来时,她逮住他就问:“陆狗,我有这么凶么?”

    陆夜白大步走到她面前,伸手圈住了她的腰,看着她因喝多了酒有些泛红的脸颊,低笑道:“凶,很凶,小叔子都被你吓得不举了。”

    “……”

    “所以你得补偿陆家,咱这就去造人,为陆家开枝散叶。”

    说完,他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