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515章 自断一臂!
客厅内。

    洛母坐在沙发上,伸长了脖子看着门口的台阶。

    如今已经入冬了,温度急速下降,再加上阴天下午,空气里都弥漫着冰冷的寒气。

    这要是在雨水里跪上一天,身子骨非得出问题不可。

    她虽然不满那小子的做法,认为他没护好自己的女儿。

    但她不得不承认那小子是真心待她女儿的。

    当年他下令斩殇儿一条胳膊,也是为了保住殇儿一条命。

    恩是恩,怨是怨,是非曲直,她还是能分得明白的。

    思及此,她偏头看向一旁的女儿,试着道:“殇儿,要不让那小子进来谈吧,这寒冬季节,人跪在雨水里会生病的。”

    洛殇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踱步朝楼梯口走去,“您跟他谈吧,我不想看到他,现在不想,以后也不想,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洛母蠕动嘴角,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无力放弃了。

    目送着女儿上楼后,她起身朝门口走去。

    到了台阶前,她垂头俯视着跪在雨水里的南枭,叹道:“事已至此,还说什么原谅不原谅?殇儿不原谅你,即使我跟洛河都理解你又有何用呢?

    与你又情感纠葛的不是我们,而是殇儿,枭小子,你就放过我女儿,让她过一段平静的生活吧,这些年来,她真的太苦太苦了。”

    南枭抿紧了薄唇,仰头看着洛母,成串的雨水砸在他冷硬的脸庞上,无声,却晕开了一层层凄美的水痕。

    “当年不得已断她一臂,这事已然成为了她这一生永远也不愿回忆的梦魇,每每想起,我的心亦如刀绞,如今我不祈求她的原谅,但欠了她的那条胳膊,我总得偿还给她,

    您是她的母亲,是这世上唯一能为她做主的长辈,今日我就在您面前将欠您女儿的都还给她。”

    说完,他猛地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扬起胳膊就朝左手手筋刺去。

    下一秒,血色翻卷,彻底模糊了视线。

    洛母惊呼了一声,下意识想要冲下台阶阻拦。

    可她离得太远了,根本就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南枭将锋利的匕首捅进了胳膊内。

    那儿,正是手筋相连的地方,如果用力一挑的话,他这条胳膊就彻底废了,大罗金仙都接不上。

    “南小子,你别冲动……”

    南枭轻轻一笑,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右手手腕再次用力,作势就要挑断自己的手筋。

    这时,一道寒光闪过,利刃穿破虚空,直直朝他右手射了过去。

    一阵刀刃刺进肉体的噗呲声伴随着闷哼声响起,南枭的右手因为剧烈疼痛缓缓垂落了下来。

    鲜血顺着两条胳膊滚滚而落,与地上的雨水交汇在了一块儿,眨眼就染红了大片。

    左手是他自己刺伤的,而右手……

    他缓缓抬眸,目光与台阶上那道冰冷的眸子撞在了一块儿。

    “洛,洛儿。”

    洛殇的脸色很难看,浓郁的恨意在眼眶里升腾蔓延,几乎要将瞳孔里倒映着的他整个笼罩吞噬。

    她在台阶上站了数秒后,缓缓踱步走了下去。

    雨水砸在她清冷的面容上,让她的五官更加冷硬清寒了起来。

    刚才如果不是她及时出手,他已经将自己的左臂给废了。

    这个男人果然狠,对她狠,对自己同样也狠。

    “你以为这样就能一笔勾销了么?不,我们之间的恩怨,永远也没有解脱的那一刻,除非去死。”

    南枭仰头看着她,唇角露出了一抹惨笑,“好啊,死就死吧,你既然这么恨我,那就让我死在你手里吧,我甘之如饴。”

    洛殇冷冷一笑,“死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是头点地罢了,真正痛苦的是生不如死,我品尝了那么多年,如今也该换你来尝一尝了,南枭,你给我听着,我不要你的手臂,我要你一辈子都活在对我的愧疚与忏悔里。”

    南枭动了动胳膊,试图伸手去拽她手臂。

    这时,一阵阵撕裂般的痛袭来,伴随着他的动作,血流的速度更快了,他连续抬了几次手臂,结果都没能抓住她。

    原来他们真的无缘,哪怕近在咫尺,也走不到一块儿,抓不住彼此。

    “洛儿……”

    许是失血过多了,他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脑子更是一片昏沉,天旋地转。

    他是真心想要将自己这条左臂还给她的,只有这样,他才能无所顾忌的靠近她,守着她。

    他们已经蹉跎了太多太多岁月,余生不多了,他只想待在她身边,默默地陪着她过完仅剩的日子。

    如此简单的要求,老天都不肯成全他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