胚胎植入体内后,顾晓晓高兴坏了。

    她没法将沈玄扑倒,让他心甘情愿的交出精子,只能用这种见不得光的法子了。

    不过没关系,等孩子一出世,她沈家少奶奶,沈家未来主母的身份就稳了。

    “晓晓,你感觉怎么样,身体可还吃得消?”

    顾晓晓朝母亲露出一抹苍白的笑意,有些兴奋道:“一想到我跟沈玄的孩子在腹中孕育,我就不疼了,妈咪,这回沈家该认我这个儿媳妇了吧?”

    顾母眼中闪过一抹沉凝,犹豫了片刻后,试着道:“晓晓,你日后可千万千万不能同意沈玄与你腹中胎儿做任何亲子鉴定,听见了没?”

    顾晓晓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顾母,“妈,妈咪,为什么啊,这胚胎本就是沈玄的种,怎么就做不了亲子鉴定了?”

    顾母的眼神有些躲闪,支支吾吾道:“我担心做亲子鉴定检查血液时会检查出胎儿是做的试管婴儿,这个秘密永远要死守,不能让沈玄察觉到任何异样,明白么?”

    顾晓晓心里虽然有很多疑惑,但想着自己的母亲总不可能会害她,于是点头道:“好,您说的话我记在心里了,以后不会让孩子跟沈玄做任何的亲子鉴定。”

    “嗯,你听妈咪的话,我保证你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嫁入沈家的。”

    “谢谢妈咪。”

    …

    江家。

    书房内。

    江柔靠在置物架旁,一脸阴笑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江城。

    “父亲还在犹豫什么?江酒不是你女儿,你白白给别人养了几十年,如今她害苦了我,又准备对沈芷薇下手,

    哦,对了,爹地应该已经知道沈芷薇的身世了吧,您难道真的想眼睁睁看着两个女儿都毁在江酒手里么?”

    ‘啪’的一声脆响,江城将手里的报纸砸在了桌面上,“她敢。”

    江柔冷笑,“她有什么不敢的?将我扔给一个乞丐,任由那垃圾折辱我,如此阴毒的事情她都做得出来,试问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的么?

    她如今被外界骂成野种,急着证明自己呢,而她证实自己清白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回沈家认祖归宗,想想吧,以她的手段要是回了沈家,你女儿沈芷薇哪还有什么好下场?”

    江城的脸皮狠狠扭曲了起来。他还想着靠沈芷薇为江家谋取福利呢,如何能眼睁睁看着江酒那野种毁了芷薇在沈家的地位?

    “柔柔,你向来主意多,帮我想想怎么应付这事吧。”

    江柔勾唇一笑,她实在是太了解这老家伙了,知道他想要什么,只要加以利用,他一定会乖乖上钩的。

    “很简单,在江酒毁了沈芷薇之前,你先动手毁了她,让沈家都以她为耻,如此一来,沈家就不会让她认祖归宗了,那沈芷薇不就安全了么?”

    “怎么毁?”江城沉声问。

    江柔眸中划过一抹厉色,咬牙道:“她勾引自己的养父如何?能不能将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境?”

    江城一惊,豁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怒道:“混账东西,你这是人话么?勾引养父,她养父是谁,我,你难道也要将我给拉下水么?”

    江柔耸了耸肩,冷笑道:“只有这样这能彻底激起外界的怒火,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沈家恶心她,巴不得离她远远的,

    其他一切罪名都不足以将她打入地狱,独独这个法子能让她一辈子都翻不了身,走到哪儿都遭人唾弃,你不是想让沈芷薇嫁进陆家么,这个法子用在江酒身上,她必定会身败名裂,

    到那时即使陆夜白想娶,整个陆家都会跳出来反对,她不但入不了沈家,也进不了陆家,也只有这种法子见效快,能解你女儿的危机。”

    江城的身体在剧烈颤抖着,可见这个法子对他的冲击有多大。

    换做是他,他想都不敢想,自己这女儿还真是心如蛇蝎,他江城真是养了个好姑娘。

    江柔见他不出声,老脸上满是犹豫挣扎之色,又继续道:“您如果担心名誉受损,那大可不必,因为咱们伪造成江酒勾引你,你不会受到任何谴责的,

    再说了,这计策只是让你们滚在一块儿,什么都不用干,做做样子就行了,有了这个濠头,势必能在国际上掀起轩然大波。”

    江城双腿一软,重新跌回了沙发内。

    天人交战的两难境地,他该如何抉择?

    女儿说得对,只有这种具有巨大冲击力的丑闻才能彻底整垮江酒,才能保住他女儿在沈家的地位。

    “爹地先考虑考虑吧,不过时间可别太长哦,我担心你犹豫的时候江酒已经将你女儿赶出沈家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