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父子从病房退出来后,径直去了书房。

    “父亲不用那么着急,让酒酒接受你也需要一个过程,她刚经历养父设下的不堪的局,对您多少有些排斥,等时间久了也就淡化了。”

    沈父摆了摆手,叹道:“我从未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她即使不认我也是人之常情,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沈玄不答反问:“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咱们已经得知酒酒的身份了,难道还要任由世人辱她骂她么?外界骂她野种,岂不是在骂我们沈家全都是野种?”

    沈父轻叹了一声,试着道:“芷薇毕竟在沈家生活了数年,彻底融入了家族,咱们不能伤了她的心啊。”

    沈玄冷冷一笑,语气变得幽冷起来,“你不想伤她的心,她就会害你亲生女儿的命,取舍您自己决定吧。”

    沈父微愣,转个心思就明白他的意思了,“这次的事情跟她有关?她也参与了其中?”

    “不错,那些记者都是她请来的,哦,对了,陈淑媛那个女人还没死,她化身成了陈媛,已经跟沈芷薇母女相认了,您在这儿顾念父女情分,她却头也不回的扎进了她亲妈怀里。”

    沈父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陈淑媛没事?她还跟芷薇相认了?”

    “八九不离十,即使她没跟陈淑媛相认又如何?酒酒才是沈家的女儿,之前那傻丫头心善,想着成全沈芷薇的嫡女身份,所以在自己的血液数据上动手脚,导致亲子鉴定显示非父女关系,

    如今我证实了她的身份,是不可能再任由她被外界指骂了,过几天等她身体好些了,我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公布她的真实身份。”

    沈父想说些什么,最后无力放弃了,“好吧,我回去找芷薇聊聊,跟她挑明了说,让她试着接受酒酒,也试着接受她才是养女的身份,如果她不愿意,那我就只能舍养女保亲女了。”

    “嗯。”

    …

    黎家别墅。

    萧母气势汹汹而来,在黎父面前发了好大一通火气。

    黎父坐在沙发上静静听着,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放在扶手上的手掌缓缓握成了拳头。

    “黎先生,我的话应该说得够清楚,也够难听了吧,还请你好好管教管教你女儿,让她别出来祸害我儿子了,一个病入膏肓的将死之人,妄想拉着我儿子给她陪葬,她安的什么心?如果是你,你会同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不会下蛋的……”

    “够了。”黎父见她越说越离谱,越说越难听,忍不住出口制止。

    他的女儿传承了他的衣钵,在医学上有惊人的造诣,是他的骄傲,他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外人这般辱她骂她?

    “萧太太,我的女儿我会去劝的,也请你让你儿子好好做个人,既然没本事担责,就别四处撒种,渣男行为,是要败光家族门风的。”

    “你……”

    “萧太太也别光顾着指责我女儿,得空也好好看一看你儿子是个什么货色,堂堂的第一名媛不娶,死缠着一个将死之人,也是蠢到了家。”

    “你……”

    “我下午就去医疗基地将我女儿接回黎家,你儿子如果执意要跟过来,我就让他做上门女婿,不然他别想见我女儿。”

    “你……”

    萧母本来是想给黎父下马威的,不曾想反被他将了一军。

    “好,黎先生最好记住刚才说的话,今天下午你如果没将你女儿带走,我就派人将她扔出医疗基地。”

    黎父冷哼了一声,“行啊,你也管好你儿子,不然他真成了我黎家的上门女婿,你萧家的面子也挂不住。”

    “……”

    …

    沈家。

    沈芷薇跟顾晓晓在花园里聊天,聊着聊着,顾晓晓昏死了过去。

    一阵忙活之后,医生告诉沈家人顾晓晓受孕成功了,虽然只有一两周,但胚胎已经着床成功了。

    林妩大喜,连忙给沈玄打了电话。

    沈玄得知消息后,整个人都是懵的。

    顾晓晓怀孕了?

    这怎么可能?

    但转念一想,他又觉得合情合理,毕竟那晚确确实实发生了关系,他也留了种在‘她’体内,事后忘了做避孕措施,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受孕。

    好巧不巧的是,他撞上了这百分之五十的几率。

    只是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怀了自己的孩子,这让他有些反感,也有些难以接受。

    他知道顾晓晓怀孕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的婚期再一次提上日程。

    上一次托外甥的福,一把大火烧了酒店,破坏了订婚宴,类似的计策总不能用两次吧。

    再者说,他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既然顾晓晓有了身孕,哪怕他不爱她,也得担起这份责任。

    …

    顾家生怕沈玄会赖账,当沈家的家庭医生确诊顾晓晓受孕成功后,顾父顾母就暗中命人将这个消息散播了出去。

    短短半日,制药世家沈氏家族未来少夫人顾晓晓怀孕的事儿就席卷了全球。

    海茵家族。

    主屋花园里。

    海瑾靠坐在秋千架上,愣愣地看着远处的海天一色。

    她在半个小时前也得知顾晓晓怀孕的消息了。

    原来沈玄对顾小姐是真爱,哪怕订婚宴被江随意给破坏了,他们还是结合在了一块儿,还成功受孕了。

    “他有了未婚妻,他的未婚妻还怀了孕,二小姐,你该放下了,也该收心了,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不可能娶你,你也不可能背弃家族嫁他,所以早日放下吧。”

    开口的是云衡,少年穿着一身休闲装,懒懒地倚靠在海棠树下。

    海瑾偏头望过去,眸色淡漠,出口的话冰冷无温,“好个云衡,事无巨细你全都了如指掌,怎么,你是在向我宣战么?”

    云衡抖了抖了身上的花瓣,慢条斯理道:“二小姐为情所困,因情所伤,这状态怕是一时半会调整不过来了,我即使放水,只用十分之一的精力对付你,你恐怕都不是我的对手。”

    海瑾抿了抿唇。

    她不怀疑这家伙的话,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海茵家族内部手握重权的核心人物,他的手段,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可怕。

    “云衡,我如果说我跟沈玄冲破了男女之防,发生了关系,你还会娶我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