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00章 演一出戏!
暗龙总部。

    陆夜白在主殿内设宴,宴请上一任首领的部下。

    苏烟的住处。

    茶室内。

    大长老朝她点了点头,“你放心吧,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他常年不在总部,还真以为主殿的人对他忠诚不二呢,真是可笑。”

    他这两年花费了大量的钱财买通了主殿内主事的几个副管家,就想着有朝一日做点什么手脚方便些。

    如今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多谢大长老,您放心,只要我成为了暗龙的主母,一定让您的家族成为暗龙总部第一大家族,让您的族人在组织内部全都得到重用。”

    大长老满意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感谢公主……不,以后应该称你为主母了。”

    苏烟轻轻一笑,“以后还有很多地方要仰仗大长老,您将我当成自己的亲孙女看待就行了。”

    “不敢不敢,扶持你是我应该做的,你父亲生前对我,对我家族招呼颇多,我做这一切,都是还你父亲当年的恩。”

    苏烟心中忍不住讥笑,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谁不知这老头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啊。

    还不是看她孤零零一个人,好拿捏,好控制,所以才扶持她。

    如果她哪天不听话了,他估计第一个站出来杀了她。

    “那今晚的晚宴需要我参加么?”

    大长老点了点头,“这款药是冥老研发出来的最先进的一款药,它不仅有让人失去片段记忆的功效,据说服药之人睁眼的瞬间看到的那个人,就会取代曾经那个人的位置,你能听懂我的意思么?”

    苏烟连忙点头。

    能!

    她当然能听懂他的意思。

    他不就是想告诉她,这款药能让陆夜白忘了江酒,然后睁眼的瞬间将她当成江酒去爱么。

    这个她必须得听懂不是,因为这是她这段时间一直梦寐以求的事儿。

    “好,那我今晚就参加宴会,然后陪着他,等他醒来第一个见到的是我。”

    “嗯。”

    …

    同一时刻。

    主殿。

    书房里。

    陆夜白慵懒地倚靠在沙发内,手里端着冰酒,没有喝,只轻轻摇晃着。

    这时,房门被推开,洛河从外面走了进来。

    “有事?”陆夜白挑眉问。

    洛河颔首道:“已经查到大长老这两年都买通了主殿的什么人,需要将他们控制起来么?”

    陆夜白轻轻敲打着酒杯的杯沿,轻飘飘地问:“洛河,你想替你妹妹报仇么?其实你们都知道,害她至此的真凶是苏烟,可一直苦于找不到证据,奈何不了她。”

    洛河渐渐沉了脸色,眸中闪过一抹暗芒。

    “我一直在找当年的证据,但没有任何收获,你有法子帮我?”

    陆夜白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有,不过你得配合我演一出戏,这一次,我要将所有在背后捣鬼的人全部揪出来,包括那个挑唆苏烟,在海城教唆傅璇制造车祸的幕后主使。”

    洛河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您是想顺势而为?然后……”

    不等他说完,陆夜白直接摆手打断了他,“心里清楚就行了,不必说出来。”

    “……”

    …

    晚上。

    主殿餐厅里进行着一场大型的盛宴。

    陆夜白戴着面具坐在主位上,听着下面那些人的恭维声与讨好声。

    酒过三巡后,他被一群人灌得有些体力不支了。

    苏烟从椅子上站起来,笑道:“各位叔伯,时辰不早了,首领也喝了不少,你们别再继续了,让洛河送他回去歇着吧。”

    大长老朗声一笑,招呼女佣端来了几十杯醒酒汤。

    “今日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块儿,自然得好好喝几杯,感觉自己醉了的,就喝点醒酒汤,清醒之后咱们接着喝。”

    “对,苏先生不在了,就留下这么一个女儿,如今她要出嫁了,我们高兴,多替苏先生喝几杯,他泉下有知也能欣慰。”

    大长老朝某个副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将盘子里的醒酒汤端给主位上的陆夜白。

    女管家会意,连忙照做。

    等汤端到陆夜白面前时,他想都没想直接接过来喝了。

    “各位说得对,苏先生的女儿出嫁,确实是暗龙的大喜事,那今晚就多喝几杯吧,以慰苏先生在天之灵。”

    “……”

    苏烟见陆夜白将一杯醒酒汤全部都灌进了肚子,心中不禁一喜。

    她离主母之位,又近了一步。

    …

    海城。

    医疗基地。

    书房内。

    萧恩不解地看着江酒,“晚晚那边情况不稳,二十四小时不能离人,你突然喊我过来做什么?”

    江酒也不跟他卖关子,直言道:“傅夫人挑唆你母亲,要她取你的精子植入傅璇肚子里,让她受孕之后免除牢狱之灾。”

    萧恩一愣。

    待反应过来后,他的面色陡然一沉。

    “真的?她们真的打算做这种恶心的事儿?”

    “嗯,八九不离十,所以你要小心点。”

    话落,她又将自己的计划跟萧恩说了一下。

    萧恩猛地攥紧了拳头,“经历了那么多,没想到她们还不死心,好,就按照你说的办,让她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江酒扬了扬眉,“希望这次能让傅璇彻底死心吧。”

    萧恩刚准备开口,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一看,是萧母打过来的。

    他当即冷笑起来,“或许你猜的对,她们确实想用受孕的法子将我跟傅璇紧紧地绑在一块儿。”

    说完,他伸手划过接听键,话筒里传来的不是萧母的声音,而是萧父的。

    “萧恩呐,你抽空回来一趟吧,你母亲上次绝食,饿得狠了,伤了身子骨,这两天情况不太好。”

    萧恩猛地握紧了手机,默了片刻后,冷幽幽地道:“好,我中午回去一趟。”

    挂掉电话后,他苦笑看着江酒,“恭喜你,猜对了,他们诓我回去,应该就是想放倒我,然后从我身上取精子。”

    江酒有些同情地看着他,“如果你实在无法接受,也可以不回去。”

    “算了,既然她们想这么做,那我就成全他们,让他们自食这恶果,只不过……你能确保最后送到傅璇肚子里的不是我的种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