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23章 好聚好散!
林倾猛地握紧了手机。

    如果不是这混账东西苦苦相逼,他也不会请他来老宅谈话。

    防住了时宛,却没防住家里那老女人,最终造成了这种无法挽回的局面。

    是,他原本就没打算瞒着时宛一辈子。

    但他有私心,想着让她平平安安将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告诉她。

    有孩子在中间做精神的沟通,他即使说出了当年的真相,他们总归还是有希望的。

    可如今呢,所有的规划全部都被打破,孩子没了,赖以牵绊的桥梁没了,他们之间,可能在野不会有未来。

    “你妹妹流产了。”林倾撕声道,“你来逼我,我请你进书房聊天的时候,被我继母偷听到了,我继母你知道吧,就是当年那个被你父亲害得身败名裂的女人,

    她想要报复时家,所以就像一条疯狗似的扑上来,在时宛身上狠狠咬下了一块肉,现在我们都痛了,很痛很痛。”

    时染陡然拔高了声音道:“那跟我有什么半毛钱关系?又不是我泄露出去的,既然是你继母,你就应该去找她,将责任推到我身上做什么?

    姓林的,你给我一句准话,到底要不要将股份转让给我,你如果说不,就等着我也像疯狗似的扑上去,在你们身上再咬一口吧。”

    林倾笑了笑,眸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冷芒。

    他的双眼本就充血得厉害,如今再露出这样一副模样,可怕至极,似乎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尸山血海。

    “不转了,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是不会将股份不会转让给你的,我宁愿低价变卖,将所得的钱全部捐赠出去做慈善,也不会让你再肆意妄为了,

    之前我就是念及你妹妹的面子,所以再三的容忍,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忍着你了,有什么招数,你尽管使出来吧。”

    时染彻底炸了,破口大骂了几句后,一连说了好几口‘好’,撂下一句狠话后,直接切断了通话。

    听着话筒里传来‘嘟嘟嘟’的挂机声,林倾扯了扯僵硬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

    他跟时宛,终究还是走到了缘分的尽头。

    即使他有千般不愿,她还是与他背道而驰,渐行渐远了。

    …

    卧室。

    江酒一边给时宛收拾随身物品,一边开口问:“真的决定离开林家么?上一代人的恩怨,你不应该加注在林倾身上,宛宛,他心里也苦,因为这一切都不是他能掌控得了的。”

    时宛脸上划过一抹惨笑,愣愣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苦涩道:“我知道他苦,如今他心里的自责与愧疚怕是远远超过了对我的爱。”

    江酒扬了扬眉,似乎明白她的意思了。

    “宛宛,你不是在恨他,你是担心他太过自责与愧疚,哪怕跟你相守在一块儿,也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赎罪。”

    时宛笑着摇头,“这世上最懂我的,还是你,所以给彼此一点空间,让我们都好好冷静一下吧,我不想他带着愧疚,因为赎罪而与我相守,我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是一段完美的婚姻。”

    江酒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两下,笑道:“你能振作起来是好事,至于孩子,放心吧,你还年轻,有我在呢,还怕做不了母亲么?”

    时宛笑而不语。

    片刻后,林倾推门而入。

    见江酒正在给时宛收拾行李,剑眉下意识蹙了起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江酒想了想,放下手头的事情,转身离开了房间。

    林倾眯眼看着床上的时宛,沉声问:“真的要离开么?时家已经没有……你一个人在外面漂泊,我不放心,

    如果你不想看到我,我可以搬出去住,这里的管家跟佣人都很细心,有她们照顾你,我能放心不少。”

    时宛缓缓转头,目光落在他脸上,看着他赤红充血的双眸,撕声道:“我感觉去哪儿都比待在这里强,这个地方有一个时时刻刻想要我性命的人,

    她是你的继母,你奈何不了她,所以我的孩子只能这么流逝,在我们之间划下一道深而痛的痕迹。”

    林倾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后背抵在门板上,满脸沉痛地看着她,薄唇蠕动,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无力放弃了。

    时宛又道:“别强行绑在一块儿彼此折磨了,如果你不想看着我一步步走向凋零的话,就放我离开吧,我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涅槃重生,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

    林倾缓缓爱上了双眼,惨笑道:“你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还能说什么?好吧,我放你离开,不再干涉你的人生,愿你没了我的束缚,能飞得更高。”

    “会的,没有感情这块绊脚石,一定能发挥出自己的光芒,这些年为了你一直浑浑噩噩,我浪费了太多太多的青春,林倾,从今天开始,我不再为你而活了,咱们……好聚好散吧。”

    林倾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最后,他还是默默的送走了她。

    离别时,他将她抱在怀里,就那么静静地凝视着她,就好像这辈子都见不到她了,想要一次性看个够似的。

    “好好照顾她,拜托你了。”

    他没有跟时宛道别,但在江酒钻进车厢之前,十分郑重地说了一番托付之词。

    临了,他还朝她深深鞠了一躬。

    这个垄断了全球三分之二文娱市场的男人。

    在国际上跺一跺脚就能让商界震三震的存在。

    为了一个女人,终是垂下了自己高傲的头。

    江酒觉得时宛是幸运的,同样也是不幸的。

    幸运的是,她得到了林倾完整的爱,这个男人,大概可以为了她去死。

    不幸的是,他们之间有着血海深仇,怕是穷极一生也无法跨越这样的鸿沟。

    他们……终究都是被命运捉弄的可怜人罢了。

    …

    江酒带着时宛回了萧恩的医疗基地。

    刚下车,就听说陆夫人醒了。

    江酒有些激动,想要立马跑去重症监护室,可想到时宛还在车上,又猛地顿住脚步。

    时宛笑道:“我知道你担心陆夫人,赶紧去看看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