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68章 他不应该将江酒交给他!
别墅外。

    沈玄静立在风雪之中,眯眼看着面前这座并不起眼的别墅,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陈媛这个女人,他一直都忽略了。

    沈家本应该恨透这个女人的,因为她当年调换了两家的女儿,害得酒酒遭受了那么多的磨难。

    可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他们居然将这么个存在给忘了。

    最后伴随着面纱一点点揭开,他们才恍然大悟。

    原来背后那只手,竟是陈媛。

    她回海城,就是为了搅动风云的。

    因为他们被诸多事情绊住脚步,所以忘记了这么个人物,这才让她钻了空子,弄出了这么多祸事。

    愣神的功夫,一个黑衣保镖凑了上来。

    “先生,里面的人抵抗得很激烈,像是得了什么命令一般,哪怕我跟她们说放下武器投降,饶他们一命,他们也不肯妥协。”

    沈玄慢慢收敛了心神,目光落在眼前这并不是很特别的建筑上,眸中闪过一丝疑惑的光芒。

    玩命抵抗有用么?

    她应该知道,今日他来了,她就别想逃。

    除非……

    想到某种可能,他的眸光倏然一凛,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

    “你派人将方圆五里都围起来,不准一只苍蝇飞出去。”

    “这……”

    黑衣保镖有些为难,抖着声音道:“先,先生,这是富人区,围困方圆五里的住户,会出闹出大动静的,要是惊动了官家的人,咱们这使用武器,绝对讨不了好。”

    沈玄一记冷眼扫过去,低喝道:“出了什么事儿,有我兜着,你怕什么?赶紧按照我说的去做。”

    “可,可方圆五里的范围太大,我们的人手根本就不够啊,之前您分派了大半的人数去郊区支援江小姐,如今我们能够抽调的人数实在是太有限了。”

    沈玄的剑眉蹙得更紧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即使有心想要围困住陈媛,怕是都难达成了。

    就在他左右为难之际,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我带了一些人过来,可解燃眉之急,沈兄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安排我的人去吧。”

    沈玄下意识转头,见一身黑衣的傅戎立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眸中闪过一抹惊诧之色。

    他没想到傅戎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他带的人,应该都是部队的特种兵,用来办私事,真的好么?

    傅戎一步步朝他走来,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解释道:“不是部队的人,是我培养的一批特工,个个都是顶尖的高手,经过了特殊的训练,有着很敏锐的嗅觉,擅长各种搜寻工作。”

    沈玄扬了扬眉,有些好奇的问:“你也觉得她已经不在别墅了?”

    傅戎点了点头,“陈媛这个女人,是个心机十分深沉的主,她知道与陆夜白对抗是如履薄冰,所以不可能不给自己找退路的,

    我得到你来围堵她的消息,就知你已经打草惊蛇了,连忙扔下郊外的那些势力,过来襄助你,没想到还是来迟了一步。”

    说完,他抬眸看了面前的别墅一眼。

    默了片刻后,又道:“你别抱太大的希望,她既然已经想好了退路,就证明她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我们即使在方圆五里去搜寻,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她。”

    沈玄点了点头,“竭尽全力吧,如果还不尽人意,证明老天爷暂时不让她亡,咱们再想其他办法去抓她。”

    “嗯。”

    …

    废弃工厂。

    江酒被冻得奄奄一息了。

    她小产没多久,身体还未恢复。

    别说浑身湿透的在冰天雪地里冻着了,就算出来吹吹寒风,都极有可能撑不住。

    苏烟那个女人够狠的。

    她唯一庆幸的是陆夜白忍住了,没有当场暴走,不然他们的计划就要功亏一篑了。

    耗费了那么多的心血,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如果今天不能有一个了断的话,那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他们还得无休止的面临着暗处的危机。

    比起片刻的温存,她宁愿在这冰天雪地承受非人的折磨。

    只要能将苏烟跟陈媛的势力一网打尽,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侧面一个小仓库内。

    秦衍被绑在横梁上,从他那个角度,可以看到江酒正在风雪中饱受折磨。

    他的心思越来越沉,越来越暗,无形的怒火在腹腔里升腾蔓延。

    陆夜白那混蛋究竟在搞什么鬼?

    他怎么能够任由着江酒在冰天雪地里这么冻着?

    他难道不知道她刚刚小产不久,身体还很虚弱吗?

    再这样下去,她的身子骨一定会垮掉的。

    即使日后调整过来了,也会落下病根,一辈子受冰冷刺骨的疼痛折磨的。

    难道他真的看错了人吗?

    是不是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将江酒交给那家伙?

    江酒没有遇到陆夜白之前,生活得很惬意,没有人敢把她怎么样,更没有人敢招惹她。

    可自从遇到陆夜白之后,她得罪了他身边所有的红颜知己,被那些女人整的日夜不得安宁。

    她为了扫除那些障碍,耗费了大量的心血,甚至连腹中的胎儿都掉了。

    如今更是遭受这样非人的折磨,几乎伤到了身体底子。

    若她一开始就没有遇到陆夜白,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磨难?

    若没有国内这一行,她是不是依旧还是那个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的洒脱之人?

    手掌翻卷,一片锋利的刀片顺着衣袖滑出来,落入了掌心。

    他小心翼翼地割着绑在手腕上的绳索,期盼着这一切赶紧结束,祈祷着那女人能少受点罪。

    隔壁仓库内。

    陆夜白看着腕上的秒表走到了计划中的位置,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等会还有事情要处理,得赶紧离开,这边还是速战速决吧。”

    说完,他踱步朝外面走去。

    苏烟连忙跟上,“首领,你真的决定亲自动手杀了江酒那女人吗?”

    陆夜白偏头斜睨着她,似笑非笑道:“你不是贪生怕死,所以才请我过来的么?既然我来了,不就代表同意你的说法,代替你动这个刀子吗?”

    “……”

    苏烟原本还想折磨一下江酒那贱人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