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宛欲言又止。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江酒说之前在大门口看到的那一幕。

    哪怕秦衍救回来了,这一生,怕也是毁了。

    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的活着,可他的腿……

    不是极有可能保不住,而是已经毁了,彻底的毁了。

    这世上最先进的医术,恐怕都无法让他那条被炸的面目全非的腿恢复如初。

    江酒见她不开口,心彻底凉了,一下子沉入了谷底。

    室内明明开了暖气,里面很暖和,可她却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

    这一路上,她最害怕的就是秦衍为救她而死,所以她一直都在提心吊胆。

    可最后老天还是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从她眼皮底下硬生生的将秦衍的命给夺走了。

    她这一生,都将活在愧疚与自责之中,日夜不得安宁。

    “我要去看看他。”

    江酒再次挣扎着起身。

    谁也无法阻拦她去送秦衍最后一程。

    时宛还想阻止,可看到她眼眶里不断滚落的泪水后,堪堪压下了心中的想法,扶着她坐了起来。

    “酒酒,你听我说,秦衍他并没有死,只不过情况有些糟糕,现在送进了急诊室抢救,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你也得有心理准备,

    因为他的右腿恐怕保不住了,炸弹虽然被他踹开,但还是在半空爆破了,冲击力太大,给他的小腿造成了巨大的损伤。”

    江酒准备翻身下地的动作一顿。

    当时宛说出秦衍没死时,她眼中露出一抹希翼。

    可当她说秦衍的腿保不住时,喜色慢慢退散,又被阴云给笼罩。

    不过她没过多的消极,挣扎着站起来后,踉踉跄跄地走到柜子旁,捞出几种混合在一块儿,然后注射进了自己的胳膊内。

    时宛吓了一大跳,想要冲上去阻止,结果晚了,因为她注射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她都来不及反应。

    她还以为她想给秦衍配药呢,没想到是给自己准备的。

    “酒酒,你在自己体内注射了什么?”

    “提神的药,放心吧,不会死的,顶多有些副作用,我得恢复最巅峰的状态,然后去急诊室。”

    去急诊室?

    时宛蹙起了眉头。

    她怕她看到秦衍的惨状后会崩溃。

    “有萧恩在抢救,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的,你身体透支太严重,还是……”

    不等她说完,江酒直接摆手打断了她,“宛宛,秦衍为我奉献出了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我这一条命是他从鬼门关里拉出来的,

    七年前是如此,今天亦是如此,我是个人,不是个畜生,我懂得感恩,虽然我对他没有男女之情,但他的存在已经贯穿了我的生命。”

    时宛轻叹了一声,“你有你的坚守,罢了,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你也无法安心待在这病房里,走吧,我陪你一块去看看。”

    “嗯。”

    …

    急诊室。

    外面的走廊上围满了人,秦家人与陆家人几乎全部都到场了,纷纷守在门口,静等着最后的结果。

    陆婷婷眼尖,看到了回廊尽头的江酒,连忙开口道:“嫂子,你身体也到了极限,怎么出了病房?”

    她这一说话,立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靠在墙面上微垂着头的陆夜白倏地转身,目光落在从电梯口走出来的女人脸上。

    她依旧苍白,隐隐透着病态的虚弱。

    虽然如今已经抓住了苏烟,而陈媛也被逼得东躲西藏,背后隐匿的手终于暴露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

    但付出的代价,也极其惨痛。

    他不知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外祖父跟舅父舅母,秦衍出了事,等同于秦家的天都塌了。

    百年望族,极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他犹豫要不要上去搀扶她,可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怎么也挪不开步子。

    他没有保护好她想要保住的人,他还让她落下了病根,如今面对她,心里只剩自责与愧疚。

    江酒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圈,与陆夜白的视线撞在一块儿时,她的眸光暗沉了几分。

    不过她没有跟他对视太久,转瞬就挪开了视线,踱步朝秦家几人走去。

    秦夫人看她的目光很复杂。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心疼这丫头,还是该怪罪这丫头。

    如果没有她,她的儿子还是那个温润如玉谈笑风生的青年才俊,有着锦绣前程,日后定能成为这世上数一数二的权贵,何至于落得命悬一线,终身残疾的下场?

    江酒走到秦老爷子等人面前站定后,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怔愣住了。

    秦夫人下意识伸手去拽她,“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地上凉,你身体还很虚弱,可千万别再雪上加霜了。”

    江酒躲开了她的搀扶,哽咽道:“七年前,我被江柔所害,未婚先孕,十月产子,母子几人差点死在荒郊野岭,是外出攀岩的秦衍救了我们母子几人,

    他于我而言,万分重要,曾经的我,一度认为我会嫁给他,报答昔日的恩情,可终究事与愿违,命运往往喜欢捉弄人,我们就这么阴差阳错的错过了。”

    说着说着,她眼眶里的泪水再也止不住,顺着眼角滚滚滑落,如同决堤的河水一般,汹涌而至。

    “他今日落得如此下场,皆因我而起,七年前,他护了我,七年后,舍命相护的,仍旧是他,

    如今悲剧已经造成,我无力改变什么,等保住他的命之后,要杀要剐,全凭你们处置。”

    死一般的沉寂。

    谁也没有说话,偌大的走廊上静得落针可闻。

    陆夜白下意识迈开左腿,想要走到她身边,可看着她那倔强的模样,又堪堪收回了脚。

    此时的她,已经完全陷入了内疚之中,谁也劝不了她。

    他要是上去,只会把事情越搞越砸。

    最后,秦老爷子无声一叹,一连说了好几句‘孽缘’后,悠悠道:“这是那小子的选择,怨不得你,他已经是成年人了,自己做的决定所造成的后果,理应由他自己去承担。”

    说完,他又对身旁的儿子儿媳道:“衍小子命中有此一劫,逃不掉的,你们别怪罪任何人,这是他的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