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父秦母没说话,夫妻两齐齐别过了脸。

    不怪罪,不怨恨,但心里多少有些不适,有些膈应,还得时间慢慢去冲淡。

    ‘叮’

    急诊室的门打开,萧恩从里面走了出来。

    秦夫人连忙冲到他面前,急声问:“怎么样,秦衍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保住性命?”

    萧恩看向陆夜白,向他请示。

    陆夜白朝他点了点头,同意他说出实情。

    都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也没有再瞒下去的必要了。

    再说了,秦家人不是傻子,他就是有心想要瞒着,估计也没瞒不住。

    萧恩颔首道:“您放心吧,他的命已经保住了,只不过他的右腿伤的实在太严重了,以目前的医学水平来说,根本就治愈不了,

    我出来就是想询问一下你们的意见,要不要给他截肢,因为就这样留着对后期的护理是个很严峻的考验,还不如直接截了算了。”

    秦夫人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虽然这个结果是在意料之中的,但如今真的下定了结论,她仍旧有些接受不了。

    截至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的儿子即将成为残疾人,一辈子要坐在轮椅上,无法像正常人那样行走。

    秦父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妻子,目光落在一旁的秦老爷子身上。

    老爷子微迷着浑浊的双眼,这才过了几个小时,他整个人就像是已经苍白到即将走入生命的尽头一般。

    秦家一直人丁单薄,近几代都是一脉单传。

    如今秦衍出了这种事,世家门楣就此一蹶不振,绕是他看尽了世态炎凉,仍旧有些承受不住。

    “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么?”

    萧恩摇了摇头,沉声道:“骨头碎裂,筋脉全断,血肉也缺失严重,只剩下一根骨头架子了,还是破裂的骨头架子,我建议……”

    “我不同意。”

    江酒直接冲上来,一把扣住萧恩的胳膊,急声道:“你带我进去看看,等我看了情况再下结论,我不相信他的腿就这么废了,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他重新站起来的,

    学医多年,我救过无数的人,但我自认为那些人与我毫无瓜葛,这世上唯一值得我去救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秦衍,为了他,我愿倾尽毕生所学。”

    萧恩有些犹豫。

    她受得了么?

    这个问题也是其他人所担心的。

    “你确定你要进去?”秦老爷子一脸凝重道,“他的情况可能远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你现在这副状态  看到他那个样子,还不得直接崩溃掉?

    你不用这么逼自己,我说过,没有人会怪你的,这是他的命,灾难既然已经降临在了他身上,他就只能受着。”

    江酒摇了摇头,“不,我不信命,我只信我神医无名氏的医术,保留住他的腿,或许哪天我能找到法子医治,可一旦截肢,再装个假的上去就不能算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了。”

    “但是……”

    “让她去吧。”

    一直没有开口的陆夜白突然说话了,“外人遇到这种情况,恐怕会想尽一切办法请无名氏去救治,如果她就在这儿,咱们应该好好把握,留下他的腿,总归还有希望,可一旦截了,就半点可能都没有了。”

    “……”

    江酒没回头看他,扒开萧恩直接冲了进去。

    陆夜白对着萧恩道:“你去看看洛河的女人,她的情况也不太乐观,这里就交给江酒吧,毕竟这世上没有比她更希望秦衍能恢复成正常人,我相信她会全力以赴的。”

    “好,那我去隔壁的手术室看看。”

    另一侧。

    海薇被推进手术室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

    洛河南枭等人守在走廊上。

    “不会有事的,她在这世上还有牵挂呢,孩子是她的牵挂,你爱不爱她也是她所牵挂的,心愿未了,她不会那么容易死去的。”

    南枭在一旁自顾自的劝着安抚着,也不管洛河肯不肯听劝。

    洛殇踱步走过来,压低声音道:“哥,你去看看扬扬吧,小家伙吓得不轻,到现在还惊魂未定,她们母子相依为命那么多年,

    如今嫂子生死未卜,我们都无法想象扬扬有着怎样的恐惧与不安,现在大概也只有你这个父亲能安抚住他了。”

    洛河的目光落在儿子身上,小家伙窝在祖母怀里,浑身在发抖。

    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海薇身上,倒是忽略了这小子的感受。

    “嗯。”

    洛河走后,南枭抬眸看着洛殇,默了片刻后,拽着她朝远处的露天阳台走去。

    经过拐弯处时,撞上了赶来的萧恩。

    洛殇猛地甩开了南枭,对萧恩道:“萧先生,你怎么来了,秦先生不是还在抢救么?”

    “那边有江酒,我过来看看海小姐的情况,你们先聊,我进手术室了。”

    “……”

    南枭再次上前,拽着她走到阳台上,她想甩开他,他却固执地死死揪着她的手腕。

    洛殇气极,使足了劲挣脱了她,然后扬起胳膊在他俊脸上狠狠甩了一耳光。

    “放开我。”

    南枭没理她,自顾自地道:“过段时间跟我回一趟暗龙总部,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情,总归得有个结果,做个了断。”

    洛殇忍不住讥笑,“怎么,带我回去砍掉我另外一只胳膊么?还是囚禁我,让我再怀孕,然后将我的孩子肆意践踏,最后死无葬身之地?只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因为我没了子宫,这辈子也孕育不了孩子了。”

    何为诛心?

    这就是了!

    南枭的俊脸狠狠苍白了起来,蚀骨的疼痛从心口蔓延,一点点向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侵蚀。

    这个女人,太了解他了,深知用什么样的话语能成功击垮他。

    胳膊……

    孩子……

    子宫……

    这一个个字眼,犹如万箭穿心一般,将他的血肉灵魂搅得鲜血淋漓。

    除了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默认暗龙那帮老东西斩断她一条胳膊之外,他没再伤害过她。

    可她的孩子跟子宫,又确确实实是因为他而失去的。

    “殇儿,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