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74章 永不原谅!
洛殇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唇角慢慢勾起了一抹凄美的弧度。

    原谅?

    在经历了那样的伤害之后,她还如何能够原谅?

    那些撕心裂肺的疼痛是真实存在过的,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散。

    曾经爱得铭心,恨到刻骨,如今原谅二字谈何容易?

    默了片刻后,她缓缓闭上了双眼,一字一顿道:“永不原谅,我的胳膊废了,我的孩子死了,而你又不是圣人,没有通天的本事,无法让这一切回到最初,

    所以原谅二字对咱们来说太过奢侈了,以后你也不要这么天真的认为  我们之间还有未来,有些人一旦失去,便是一生,

    哪怕再痛你也得忍着,这是命运赋予给你的伤,你如今所承受的,我曾经都已经承受过了,所以你看,老天是公平的。”

    南枭静静凝视着她,犹如雾里看花。

    她明明近在咫尺,可他却有种遥不可及的错觉。

    还是不肯原谅么?

    命运已经赋予了他们那么多的伤痛,他们理应牢牢抱成团,彼此相互依存,相互取暖啊。

    这样独自一人舔舐伤口,一辈子可能都恢复不了,永远都得活在骄傲之中,何苦?

    那样深刻入骨的爱过之后,他不信她能轻易割舍这份情,所以他想她还是爱他的。

    只不过伤害太多,她封闭了自己的心,不让他再走进去罢了。

    “真的要如此决绝么?我……”

    不等他说完,洛殇直接摆手打断了他。

    “如果你约我出来只是为了说这些,那么你大可不必,这些话我不想听,也没必要听,事到如今,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井水不犯河水,永世都不要再相见了,

    这或许才是对彼此最好的结局,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进去了,如今医疗基地里的是我洛家的家事,与你无关,你不必守在这。”

    说完,她转身准备离开,刚迈开右腿,胳膊就被南枭给拽住了。

    不,确切的说是衣袖被南枭给拽住了。

    情急之下,他直接抓的是她那条断臂,里面空无一物,只有……衣袖。

    洛殇冷冷地看着,红唇勾起一抹讥笑,轻飘飘地道:“南先生是欺负我没有手臂,无法挣脱你,所以才肆无忌惮么?

    你别忘了,这条胳膊可是你亲自下令剁掉的,如今抓着它,是想戳我的伤疤,提醒我曾经那段经历有多惨烈么?”

    南枭的俊脸狠狠苍白了下去。

    这个女人随便一句话,就能将他扎的鲜血淋漓,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抖着薄唇,颤着声音道:“我已经抓住苏烟了,也找到了能够证明你清白的人证跟物证,过几天你跟我回一趟暗龙总部,

    我为你洗刷身上的冤情,还你一个清白,让你亲眼看着当年害你之人受到应有的惩罚,这是我承诺给你的,也是我一直都在做的。”

    洛殇抿了抿唇。

    要同意跟他回总部么?

    废话,她即使不报断臂之仇,也要报杀子之仇。

    对于苏烟那个女人,她是恨不得喝其血啃其肉。

    脑海里又浮现出佑佑被撞飞的那惨烈一幕,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好,我跟你回总部,我的孩子死得太惨了,我定要将那歹毒的女人挫骨扬灰。”

    “……”

    …

    抢救室内。

    江酒原以为自己很强大,见惯了生死,能够面对秦衍的惨状。

    可真正站在手术台前的那一幕,她还是被他右腿的惨烈模样给吓住了。

    眼前不禁浮现出佑佑在她刀下喷血死亡的一幕,她心里瞬间升腾起了一丝退意。

    她有阴影。

    真的有阴影。

    尤其是看到秦衍这副模样后,她担心这个在她生命里十分重要的知己会因为她的手误而丧命。

    “别怕,我陪你一块儿面对。”

    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她握着手术刀的手指剧烈颤抖了起来。

    偏头间,见陆夜白不知何时站在了她面前,正用着柔和的目光凝视着她。

    “我……”

    “没事,不用害怕,最糟糕的情况无非是他的一条腿不保,事实上,现在谁也保不住他的腿,你想试试,就是为了给他一线生机,

    放手去做,如果成功了,他就重新站起来,你以后也少一些负罪感,不是么?”

    江酒猛地闭上了双眼。

    对啊,连萧恩都宣判不可医治,建议截肢,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么?

    如果她全力以赴,说不定能创造奇迹,让他重新站起来呢。

    想到这儿,她又缓缓撑开了眼皮,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猛地转身,拿起镊子跟手术刀开始清理他小腿上坏死的肌肉。

    “我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他的腿,但我会尽自己所能的,现在他这条腿上的肌肉全部都坏死了,

    我得一点一点剔除,然后我再研发出那种人体纤维因子生长素,助他快速生长出肌肉,

    只不过……这碎掉的骨头,我得想法子用人工骨代替,虽然日后对他的行动有所影响,但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陆夜白见她有了应对的法子,不禁松了口气,轻笑道:“我相信你,或许这是一个漫长的恢复过程,但我相信你能让他重新站起来的。”

    手术一进行,就是三个多小时。

    江酒体内的强心针药性已经开始失效,渐渐出现了呼吸困难,体力不支的症状。

    她还想再注射一支强心针试图让自己恢复状态,被陆夜白给拦住了。

    “你现在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再注射那种副作用太强的药剂,会彻底弄垮身体的,

    江酒,你听话,秦衍舍命相护,就是想要看到你健健康康地活着,如果他醒后看到你这副模样,一定会很难受的。”

    江酒看了一眼手头的工作,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于是听陆夜白的,打消了二度注射强心剂的想法。

    她用着虚软无力的声音嘱咐道:“你们听清楚了,等会将他送进重症监护室,缓解疼痛的药物千万别停,一直给他吊着,还有,时刻注意心跳各种频率,一有异样,立马向我禀报。”

    医疗团队的负责人连忙应是,“好的,江小姐。”

    江酒的身体踉跄了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