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75章 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接着,脑海里传来一阵天旋地转,她双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陆夜白见状,连忙接住了她的身体,又对着负责人嘱咐道:“一定要看好他,我绝不允许他有任何的闪失,听到了没?”

    “是。”

    陆夜白不再多说,打横将她抱了起来,踱步朝手术室外走去。

    秦家人跟陆家人还守在外面,见陆夜白抱着昏死的江酒出来,众人齐齐一惊。

    “酒丫头这是怎么了?”陆夫人连忙问。

    陆夜白看着怀中女人苍白的脸,薄唇紧抿在了一块儿。

    她的气息很微弱,甚至都感受不到心跳了。

    如果不是她的胸口还在小幅度的起伏,他都会认为她已经……

    “可能是折腾得狠了,透支严重,所以撑不住昏过去了。”

    话落,他又对着秦老爷子道:“外祖父,您放心吧,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还秦家一个完好无损的继承人,

    虽然酒酒昏迷前没有说具体的情况,但她那股子狠劲儿又上来了,她会倾尽毕生所学保住秦衍的腿,这一点请您务必要相信。”

    老爷子摆了摆手,“别说那些宽慰老头子的话了,我都活了一辈子,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

    赶紧将酒丫头送去做个全身检查吧,看她这模样,脸色白得跟鬼似的,也着实怪吓人的。”

    他的话音刚落,萧恩顶着一脸的疲惫走了过来。

    “江酒这是怎么了?”

    靠得近了,看清她的模样后,萧恩的脸色陡然一变,“你抱着她跟我去隔壁诊室,我得给她做一个紧急心脏复苏,她现在很危险。”

    陆夜白的俊脸狠狠白了下去。

    他就知道这女人不太对劲,没想到这么严重。

    “好。”

    …

    江家别墅。

    卧室内。

    江柔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手机在通电话。

    听完对方的汇报后,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意料之中的结果,见怪不怪了。

    如果江酒那么容易死,她早死了,那女人是狐狸精转世,有九条命,怎么折腾都要不了她的命。

    “行,我知道了,将我之前要你收集的那些东西全都匿名邮寄给沈家,我要看着沈芷薇被沈家逐出来,变成一无所有的落魄之人流落街头。”

    当初那贱人可没少折腾她,如今陈媛逃了,她没了靠山,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

    “好,我这就去办。”

    …

    医疗基地。

    海薇被抢救了回来,让洛家几人大大松了口气。

    扬扬歪着脑袋看着坐在身旁的亲爹,问:“你打算怎么安置我跟我妈咪?她对你有偏见,你打算怎么说服她?”

    洛河微垂着头,想到了陆夜白交给他的那粒恢复记忆的药。

    “在这儿等着,半个小时后我给你答复。”

    说完,他又跟洛母嘱咐了几句,这才踱步离开。

    一路走到书房门口,推门而入,见南枭正靠在沙发上抽闷烟,他下意识扬起了眉头。

    看着他颓败的模样,他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四个字:

    同病相怜!

    踱步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还有烟么,给我一根。”

    南枭抬起了僵硬的头,睨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将一旁的烟盒扔进了他怀里。

    洛河伸手接过,刚准备点燃,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又放弃了,缓缓从口袋掏出一瓶药,盯着瞧了片刻后,猛地仰头灌进了嘴里。

    模糊的画面犹如幻灯片一样不断地在脑海里闪过,填充了缺失的那一部分。

    那一个亲昵缠绵的镜头,将他带进了那段温馨相处的时光里。

    原来……

    他也有情!

    只不过……

    他的情是建立在背叛之上。

    因为他在爱上她之后,还是欺骗了她,借她之手盗取了海因家族的机密,然后舍她而去。

    虽然事出有因,但改变不了他利用她的事实。

    ‘咔嚓’

    打火机跃动着红色的火苗,点燃一根烟后,他凑到唇边狠狠吸了几口,烟杆子立马燃烧了大半。

    一股股呛人的烟雾在肺腑里肆虐,所过之处,一阵阵窒息般的难受朝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爽!

    男人就应该这么吸烟。

    一声声地咳嗽回荡在室内每一个角落,经久不散。

    南枭冷眼看着他,讥笑道:“咱们一个半斤,一个八两,谁也不比谁干净,都是为了自己所谓的理由伤害了深爱的女人,如今只能独自舔舐伤口。”

    洛河不禁苦笑。

    是啊。

    他们不愧是兄弟,被国际上称之为暗龙双雄,像他们这样手握重权的存在,最不应该的就是触碰感情。

    可他们又同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们碰了!!!

    而且碰得酣畅淋漓,以至于如今被困守住,寸步难行。

    “我还在想着如果我以前不爱她,现在可以慢慢尝试着去爱她,然后重新开始,有了儿子,一切都有希望不是么?

    但我刚才看到了自己缺失的那部分记忆,知道了自己有多可笑,明明爱着她,还是欺骗了她,借她之手给她的家族造成了巨大损失。”

    南枭自嘲一笑,“所以……我们注定要成为孤家寡人。”

    “呵,不错,孤家寡人。”

    …

    晚上。

    沈家别墅。

    客厅内。

    沈芷薇战战兢兢地立在案几前,怯生生地看着沈先生跟林妩。

    “爹地,妈咪,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为何要将我送出国?为何不准我再踏进国门半步?您们这是想要将我逐出家门么?”

    林妩冷眼看着她,一字一顿道:“我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希望你能如实交代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事无巨细,全部都交代清楚。”

    沈芷薇握紧了拳头。

    她现在无法揣度这老女人话中的意思,不知道她为何突然发神经,提出送她出国的建议。

    沈先生看了她一眼,犀利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失望之色,缓缓从抽屉里捞出一叠资料,狠狠甩在了桌面上。

    “你看看吧,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沈芷薇下意识垂头看去。

    资料最上方是一张合影,她跟陈媛的合影,两人举止亲密,犹如母女。

    事实上,她们也确实是母女。

    “我,我……对不起,我背着你们跟亲生母亲相认了,这是我的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