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686章 他的苦衷!
看着亲爹的座驾停在路边,看着满地的狼藉,他伸手狠狠朝面前的虚空砸去。

    该死的,还是来晚了一步。

    不但没有拦截下沈芷薇,见自己亲爹都搭进去了。

    那老糊涂蛋,居然这么容易骗。

    陈媛那女人说手里握有能证实江酒是修罗门门主的实证,他就傻乎乎地相信?

    如果她真的有实证,威胁的就不是沈家了,而是江酒跟陆夜白。

    “少爷,他们兵分八路逃窜的,我们也不知道哪一路才是……”

    不等保镖说完,沈玄直接摆手打断了他,“那就每一路都派一批人去搜,把所有的人全部都给我拦住。”

    “是。”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沈玄面前。

    车门打开,陆夜白从里面钻了出来。

    “怎么,那老家伙反被抓了?”

    沈玄有些无奈,“本来局面是有利于我们的,可没想到那老家伙居然捅出了这么个事,现在好了,我们所有的优势全都没了,变成了被威胁的那一方。”

    陆夜白四下扫视了一圈,叹道:“咱们察觉得太晚了,如果早十分钟,就能抓个正着了。”

    “陈媛肯定是准备拿老家伙来要挟咱们放她出境,怎么办,她在海城暗中培植了势力,

    虽然总有一日会被我们查到藏身之处,但现在即使查到也没用了,因为她手里有了把柄,我们似乎只能乖乖就范。”

    陆夜白转身朝座驾走去,边走边道:“那就撤回所有搜寻的人手吧,别浪费时间去查了,我猜她这两天就会主动联系咱们的。”

    “也行,那就先撤回来吧。”

    说完,他踱步迎上他,“我跟你坐一辆车,咱们好好谈一谈心事。”

    陆夜白扬了扬眉,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上车后,沈玄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你打算就这么一直躲着酒酒?她没怪你,相反,她还觉得遇到你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

    好吧,我也觉得她挺傻的,但陷入情网之中的女人,不都这么傻么?”

    陆夜白启动车子,淡声道:“没有我,她或许会过得更好,至少在没有遇到我之前她活得肆意妄为,

    没有任何的烦恼,也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可遇到我之后,她似乎每天都在受伤。”

    “所以你打算就这么一直避着她?”

    陆夜白微微偏头,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在玻璃窗外瞧过秦衍的腿上,哪怕我一个男人瞧了都有些受不了,

    现在的他,每日受疼痛的折磨,大概也只有江酒的陪伴才能缓解他身上那剖心蚀骨般的疼痛吧,

    我若时时刻刻缠着江酒,她陪秦衍的时间就少了,想来想去,还是先过了这段时间再说,至少……等让她陪着秦衍走过最艰难的这段日子。”

    沈玄突地恍然。

    原来是这样啊。

    他说陆夜白怎么可能会耍小孩子脾气,跟酒酒闹别扭呢。

    原来是顾念到了秦衍的情况。

    “你就不怕秦衍将你女人给抢走?他们朝夕相处,加上酒酒对他愧疚,说不定真的会擦出火花。”

    陆夜白淡笑道:“我跟江酒的爱情,经历了岁月的磨难,不会那么轻易褪色的,这个我不担心,

    倒是你,我听说云衡为了救海二小姐,被海因家族的人挑断了手筋脚筋,说不定海瑾那丫头一心疼,就移情别恋了。”

    沈玄愣了愣。

    待反应过来后,他豁地转头,眯眼看着他,咬牙问:“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云衡的手筋脚筋真的被海因家族的人给调断了么?”

    陆夜白点了点头,“嗯,暗龙在海因家族安插了眼线,是眼线汇报给我的,他说云衡受了酷刑,双手双脚都被挑断了。”

    沈玄抿紧了薄唇,“好一个不讲信用的家族,之前他们用云衡的命逼迫海瑾给我打电话,

    让她承认腹中的胎儿是她自己弄掉的,以此平息我的怒火,那丫头都照做了,他们居然还是不肯放过云衡。”

    陆夜白冷冷一笑,“一个流氓家族而已,你能指望他们干出什么君子之事?对待这样的人就得用自己的拳头去打,直到将他们打怕为止,我忍这个家族也忍了很久了,到时候咱们合力将他给灭了。”

    “好。”

    …

    医疗基地。

    病房内。

    林妩站在床边,将陈媛威胁他们的事情跟江酒说了一下。

    “酒酒,我跟你父亲并不是顾念旧情,我们一开始是真的准备将她逐出沈家,然后将她送进监狱定罪判刑的,

    可陈媛那女人打电话来威胁,你父亲担心你修罗门门主的身份曝光引来杀身之祸,所以才妥协的。”

    江酒轻轻地笑了,笑容里带着几分嘲讽。

    就因为对方一个电话便相信了?

    她真的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做了这几十年的家主跟主母的,而且还将沈家越做做大了。

    林妩见她不说话,又继续道:“你哥他嗅到了不同寻常之处,所以回家去质问我,我也担心你父亲,所以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你哥,他已经去拦截了。”

    拦截?

    估计晚了吧!

    “酒酒……你能不能看在我们也是好心办了坏事的份上,原谅我们这一次?”

    江酒轻轻一叹,淡声道:“我没有把柄在陈媛手里,如果那女人手里真的握了我的软肋,她要挟的就不是你们了,而是我跟陆夜白,

    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活了大半辈子,为什么就想不明白呢?还眼巴巴地跳进坑里去,罢了,事已至此,说再多已经没有用了,

    等沈玄回来之后再说吧,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他可能带不回你丈夫了,因为陈媛急着离开海城,抓住你丈夫,就等于拿到了通行证。”

    林妩的脸色豁然一变,抖着声音道:“你,你是说陈媛会抓住你父亲要挟你们?”

    “不然呢?你以为那心思歹毒的女人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么?”

    她的话音刚落,病房的门被推开,沈玄踱步走了进来。

    “你猜对了,她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成功抓了咱爹。”

    预料之中的结果,江酒没啥惊讶的。

    倒是林妩,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板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