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08章 用她们母子牵制他!
病房。

    洛河坐在床边,眯眼看着躺在床上的海薇。

    几天相处,他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真的不能招惹,应付起来比面对枪林弹雨时还要令人头疼。

    “过两天我要陪洛殇去一趟暗龙总部,我已经去找过林倾,他答应帮我照顾你一段时间,其他事情,等我回来再说吧。”

    海薇冷睨了他一眼,淡声道:“我们就此别过吧,你离开海城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们,

    咱们之间的缘分,早在当年你明知我怀孕,却还毅然决然离开,将我置于危险之境的那一刻就彻底断了。”

    “对不起。”洛河撕声道:“当年情况紧急,我又不能将你带回暗龙,只能暂时与你告别,伤了你的心,我可以用余生来补偿你,但你让我别来找你是不可能的,

    咱们彼此有情,加上如今儿子都六岁了,我不可能放手的,你也趁这段时间好好想想吧,别逼我用强硬手段,我要的人,还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海薇被他给气笑了。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也对,洛河是谁,是暗龙的掌事,在国际上跺一跺脚就能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没了靠山,如何能斗得过你?你若强行将我禁锢在你身边,我又怎能逃脱得了?”

    洛河轻轻地笑了,伸手理了理她鬓角的碎发,“你有自知之明就好,这些年不少国际大亨给我送女人,都被我拒之门外了,如今我对你一往情深,想要娶你为妻,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海薇气得脑仁直突突,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滚。”

    洛河附身在她额头印下一吻,笑道:“我越来越觉得你这是在跟我闹别扭,看来我得去跟陆夜白取取经,问问他该怎么哄女人了。”

    “……”

    …

    检查室。

    萧恩看着手里的CT单跟血液报告单,问:“除了吐血,还有其他症状么?”

    陆夜白摇了摇头,“没有,就是胸腔里会有血气翻滚,吐出来就没事了,检查结果如何?可有发现什么异样?”

    “没有,血液都正常,内脏也没有出血的症状,突然咯血,可能跟操劳过度有关,休息几天再看吧,

    如果情况有所好转,就不用在意,可若是情况越来越糟糕,就得告诉江酒,让她进行会诊,查明病因了。”

    陆夜白沉默了片刻,淡声道:“我过两天要去一趟暗龙总部,到时候问问药老吧,你先别告诉江酒,免得她跟着担心。”

    “也行,可能真是我们想多了,你应该就是操劳过度,如果真的中了毒,或者受了内伤,验血跟做CT能查出来的。”

    “嗯。”

    …

    五星级酒店。

    高级套房内。

    海二爷端着一杯红酒靠坐在沙发上。

    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试着开口道:“二爷,如今您救下了沈家主,让沈家欠了您一个人情,

    按道理说沈玄应该不会再为难海因家族了,而咱们此行的目的也已经达到,是不是可以启程回曼彻斯特了?”

    “不急。”海二爷慢悠悠地道:“上午陈媛那女人给我打电话,说陆夜白中了殷氏家族失传多年的第一奇毒阎王渡,

    这毒潜伏期是七天,毒性没有彻底发作时,根本就查不出,等发作后,他就必死无疑了,这暗龙的一把手咱们是解决了,可二把手还没解决呢。”

    中年男人想了想,问:“您说的是南枭跟洛河?南枭不足为惧,他已经被一个女人搞得焦头烂额,早就没了雄心壮志,至于洛河……目前为止还没找到他的弱点。”

    海二爷轻轻敲打着杯面,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

    “他也有弱点,而且他的弱点很容易拿捏,我们只需要稍微用些小伎俩,就能捏住他的软肋了。”

    中年男人有些不解。

    很多事情都是海因家族内部的高级机密,他一个下属,根本就没那资格获知,所以他没太明白海二爷这话的意思。

    “二爷的意思?属下太愚钝,不知您的打算,还请您为我解惑。”

    海二爷含笑看着他,问:“你知道我那大侄女的女儿是谁的种么?”

    中年男人一愣,“海薇小姐的儿子么?她不是嫁给了LG集团的掌权者林倾了么,难道她的孩子不是……”

    “不是,她儿子不是林倾的,她在嫁给林倾时,就已经怀孕了,而且怀的还是洛河的种。”

    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不过转个眼就消失不见了。

    “您是想挟持海薇小姐母子,然后用她们牵制洛河?”

    海二爷勾唇一笑,慢条斯理道:“洛河准备带着他妹妹回暗龙总部了结几年前的旧怨,

    受伤的海薇一定会被留在海城的,我也许久没见我这侄女了,是该好好去会一会她了。”

    中年男人一听这话,哪还能不明白他的意图?

    “二爷放心,我一定办妥这事儿,等咱们离开海城的时候,一定将海薇小姐母子一并带回家族。”

    海二爷朗声大笑了起来,“行,那我就静等你的好消息了,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是。”

    …

    医疗基地。

    病房内。

    江酒靠在床头,含笑看着站在床边的洛殇。

    “你是来向我辞行的?”

    洛殇怔怔地看着她,默了片刻后,说了一声‘谢谢’。

    她是该谢谢她,如果没有这个女人,她大概早就死了。

    经历了那样的伤痛,每一口呼吸都能牵扯出剧烈的疼痛。

    她之所以能撑过来,全靠她给与她的动力与勇气。

    “江酒,世人都说慧极必伤,你太通透了,像你这样能道破天机的人,本不为世俗所容,

    所以你以后还是笨一些吧,身边那么多人护着你,你也无需太聪明,好好享受他们的呵护就行了。”

    江酒低低一笑,问:“以后有什么打算么?其实你如果不想回暗龙,也可以不用回,一刀杀了苏烟,一了百了。”

    暗龙,大概是她最不想提及的伤心地吧。

    她的胳膊就是在那儿断的。

    而且还是在南枭眼前断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