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17章 我太脏了,不是她的良人!
每一个故事的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血泪史。

    世人只知小哥是修罗门的二把手,风光无限,没曾想,他背后也有这般令人心酸惋惜的经历。

    “他这是准备回去复仇?”

    江酒点了点头,“对,回去复仇,谁都拦不住他的,也没资格去拦他,有些疼痛,只有亲身经历了的人,才知个中滋味儿,

    他被一群男人侵犯过,糟蹋过,他一直都觉得自己不干净,所以向陆婷婷这样纯洁无瑕的公主靠近他时,他才会那般抗拒,哪怕动了心,也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说着说着,江酒的眼眶里晕开了晶莹的水雾。

    外人没有见过小哥狼狈时的模样,因此不知他的恨从何处来。

    可她见过,正因为见过,所以她支持他去复仇。

    哪怕前路布满荆棘,她也愿陪伴着他踏破这牢笼,挣脱命运的枷锁,宣泄了积压在心里的恨与怒。

    沈玄伸手抱住了她,想了想,又问:“他是谁家的子孙?”

    “欧洲,楚家。”

    沈玄不禁失笑。

    楚家,欧洲第一世家,在国际上的地位,仅次于陆氏。

    这一条路,还真是布满了荆棘。

    …

    海薇打扮成女佣的模样跟随着采购员悄悄溜出了医疗基地,然后直接去了机场。

    她刚现身,就被海二爷的人给盯上了。

    海二爷没让他们立刻动手,这里是海城,如果弄出了什么动静,惊动了江酒,想走都走不了了。

    “让她先登机,等出了境再说,对了,监控她的手机,别让她在登机前联系任何人,不管是短信还是电话,都拦截下来。”

    “是,对了二爷,只有她一人去了机场,没有看到小少爷。”

    “无妨,有她一人就够了,洛河如果爱她,一定会妥协的,即使不爱,看在儿子的份上,他也会做出让步的。”

    “……”

    修罗门分部。

    小哥等江酒过来,结果江酒没等到,先等来了陆婷婷。

    他眯眼看着一旁的江随意,沉声问:“是你告诉她我要离开的消息的?”

    小家伙嘎了嘎嘴,“她是我小姑姑,你是我小舅舅,我觉得你们还挺般配的,所以就通知她了。”

    陆婷婷已经走过来了,听了小侄子的话后,朝他竖起了大拇指,“有眼光,我也觉得我跟他很般配。”

    小哥沉着一张脸,问一旁的保镖,“谁让你将她放进来的?非我门中之人不得入内,难道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了么?”

    “不是属下,是少主,是他让我放行的。”

    小哥的脸色更难看了。“出卖少主,罪不可赦,自己去慎刑堂领罚吧。”

    陆婷婷走过去抱住了他的胳膊。

    小哥的瞳孔微微一缩,下意识想要挣脱,被陆婷婷给喝止住了。

    “我这受伤的胳膊,经过我嫂子的调理,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知觉,你要是看不惯,大可以再毁一次。”

    小哥顿住了动作,微微别过了头,冷漠道:“该说的我已经都跟你说清楚了,你为何还要死缠烂打?作为第一家族的嫡女,就不能有点脸面么?”

    陆婷婷撇了撇嘴,嘀咕道:“为了你,我连胳膊都废了,还要脸面做什么?你是不是要回修罗门总部,带我一块儿去,

    我说过,如果你觉得我配不上你,我可以加入修罗门,努力学着改变自己,让自己变成像你这样的人,直到你满意为止。”

    小哥的眸中有暗光在闪烁,心思一片复杂。

    “我不会带你去修罗门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放手。”

    陆婷婷紧紧抱着他的胳膊,猛地甩头,“不放,你不带没关系,修罗门门主是我嫂子,我让她命令你带我去。”

    小哥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眸中的裂痕消失不见,恢复了一贯的平静无波。

    “江酒……”

    小哥对着前面喊了一句。

    陆婷婷下意识转头望去。

    小哥伸出另外一只手,直接一记手刀砍了过去,将她给劈晕了。

    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少女,他脸上的冷硬渐渐退散,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的无奈与挫败。

    修长的指尖划过她娇俏的脸蛋,每一下都那么谨慎,像是在临摹这世上最精美的艺术品一般。

    “你终归还是丢了心。”

    耳边传来江酒的声音,拉回了小哥恍惚的思绪。

    “把她带走吧,如果可以,喂她一粒失忆的药,让她忘了我,这世上优秀的青年才俊比比皆是,她不该将这韶样年华浪费在我身上。”

    江酒想了想,试着道:“这丫头不傻,总有一日会查到你的背景,当她得知你的遭遇后,以她的性子,势必会不顾一切的去找你,你这一生,怕是摆脱不了她了。”

    小哥抿着薄唇,没有说话。

    江酒又道:“我尽量瞒住她,不过我也希望你复仇之后能考虑一下她,小哥,你背负了太多,等大仇得报,也该安顿下来过平稳的生活,

    婷婷是个不错的选择,她活泼开朗,能驱散你心里的阴霾与黑暗,照亮你的整个人生。”

    小哥将怀里的陆婷婷交给她,然后踱步朝坪场走去,边走边道:“我太脏了,不是她的良人,你莫要害她,她毕竟是你的小姑子。”

    江酒有些绝望。

    那场经历,终究在他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他怕是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了。

    沈玄从江酒怀里接过陆婷婷,“去送送他吧。”

    …

    机场。

    航班即将起飞,旅客都在登机。

    海薇从包里拿出手机,找到江酒的号码拨了出去。

    无法接通。

    眼看着旅客都在验票,她又给江酒发了条短信:

    ‘江酒,我回一趟曼彻斯特,你不用担心,我小姨会帮我的,扬扬拜托您照顾一段时间,多谢’

    短信发出去后,她直接将手机关了机,然后进了检票口。

    远处的人群中,海薇的小姨眼睁睁看着外甥女进了站,双眸中淌下两行眼泪。

    对不起薇薇,小姨也是被逼的,你姨父跟表弟都在你二叔手里,我只能这么做。

    …

    江酒刚送走小哥,就接到了医疗基地打来的电话,管家说海薇不见了。

    她这才想起出来的时候太匆忙,把嘱咐管家好好看着海薇的事儿给忘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