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酒店。

    某高级套房内。

    殷允懒懒地倚靠在沙发内,手里端着一杯冰酒,正细细地品尝着。

    ‘滴’

    搁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捞过一看,是属下打过来的。

    “什么事?”

    “少主,沈先生调查了您的行踪,应该知道您去了白鹤殡仪馆见了江先生,也知道是咱们毁了江先生的尸骨。”

    殷允听罢,俊脸上没露出什么惊讶之色。

    这里是江酒沈玄他们的地盘,他根基不足,出去溜一圈,他们要是查不到他的行踪才叫奇怪呢。

    “嗯,我知道了,你们隐在暗处,别被江酒发现了,我怕那女人把气撒在你们身上。”

    “是。”

    切断通话后,殷允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

    这里面装的药丸,是他精心研发的,可以破江酒的催眠术跟造梦术。

    曾经他栽在她的催眠术上,被她毁了容,眼睁睁看着她从他眼皮子底下逃了,那事儿是他最挫败的一次。

    后来回殷家后,他就专门研究出了这种药丸,吃一粒下去,就能抵抗住江酒的催眠。

    如今她知道他去了殡仪馆见了江城,铁定会过来质问他,而想让他松口说实话,只有一个法子,对他进行催眠。

    有生之年在她手里栽一次就够了,他可不想栽两次。

    ‘叮’

    玄关处的门铃响了起来。

    他偏头望向一旁的笔记本电脑,看着屏幕里那抹纤细的身影,他唇角的笑意渐浓。

    他就知道她一定会来找他的,找他问焚烧江城尸体的原因,找他问陆夜白是不是中了毒。

    默了片刻后,他缓缓拧开瓷瓶,倒了一粒药扔进了嘴里。

    等药丸融化之后,他踱步走到玄关处打开了房门。

    “怎么,想通了,准备一脚踹了陆夜白,跟我去殷家?”

    回应他的,是一记拳头砸过来。

    殷允连连后退,避开了她致命一击后,沉声道:“江酒,你发什么疯,老子哪儿惹你了?是你打电话叫我来海城的,这就是你的诚意与待客之道?”

    江酒没鸟他,再次出拳朝他面门砸了过去。

    殷允被逼无奈,只得出手相迎,结果一巴掌拍过去,正好拍在了她肩膀上,拍得她直接朝后退去。

    殷允眸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不是,他没用多大力气啊,这女人怎么就被砸得连连后退了?

    眼看着她后背就要砸在墙壁上,他连忙扑过去拽住了她的胳膊,然后猛地用力,将她拽进了自己怀里。

    隔得近了,他才发现她额头上全是汗水,浑身跟没骨头似的,软绵绵的。

    “怎么回事?你身体怎么会变成这副鬼样子?”

    江酒不禁苦笑,“被掏空了呗,之前我小产,没有调理好身体,然后浑身湿透了在冰天雪地里站了一个多小时,身体彻底垮了。”

    殷允咬牙切齿道:“陆夜白呢?他吃屎的么?居然让你变成这副鬼样子了,江酒,你难道也没脑子么,自己的身体自己不会好好爱护?”

    江酒扯了扯僵硬地嘴角,缓缓伸手去勾他的脖子。

    殷允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她苍白的脸蛋上,心里揪紧了的疼,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以前他跟她交锋时,他根本就无法在招式上取胜她,顶多打个平手。

    那样强悍的战斗力,那样敏捷的身手,是他所认识的女人里最让他敬佩的。

    可如今……

    她靠在他怀里,他都感觉不到任何的生命力,脆弱得像个瓷器娃娃,一碰就碎。

    耳边传来一记响指,拉回了殷允飘忽的思绪。

    他实在是太熟悉这个声音了,每次这女人动作催眠术,都会在人的耳边来这么一下子。

    她倒是聪明,居然以柔克刚,让他放松警惕,然后再趁虚而入。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他不给她这个机会,他又怎能尽得了她的身?

    说白了,就是他心甘情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能怪得了谁?

    “殷允,看着我的眼睛。”

    耳边传来她那充满了魔力的声音,如果他不是事先服用了药丸,铁定扛不住她这样的术法。

    鹰眸慢慢下移,与她的视线相撞,他尽力放空自己的思维,让自己看起来已经深陷她的催眠术之中。

    江酒见他的瞳孔渐渐涣散,片刻后没了焦距,一字一顿地问:“你去殡仪馆见了谁?”

    殷允愣愣地回答,“江先生。”

    江酒拧了拧眉,果然是去见了江城。

    “你为何要焚化他的尸体?你究竟想要掩盖什么?”

    “为江酒报仇,那老东西实在太可恶了,整惨了江酒,我就想将他火化了变成灰,不让他有保存全尸去土葬的机会。”

    江酒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竟然是这样的?

    殷允去焚化江城的尸首,仅仅只是为了替她出口气?

    “江城是不是中了毒?”

    殷允的目光很木讷,“没有,我是第一炼毒世家的少主,外人中了毒,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没有中毒。”

    江酒抿了抿唇。

    难道真是她想多了?

    她还是不死心,又问:“那陆夜白呢?他有没有中毒?”

    殷允眼中划过一抹疑惑?

    “什么陆夜白?什么中毒?”

    江酒双腿一软,差点儿栽倒在地。

    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再这么一折腾,更加难受了,催眠术耗费了她大量的心力,她真的有些支撑不住了。

    抬手在他耳边打了一记响指,然后顺着他的身体滑落,直接瘫坐在了地板之上。

    殷允从迷茫中清醒过来,也跟着坐在了地上。

    他直勾勾地看着她,见她脸上全是汗水,心里止不住的难受,不禁笑骂道:“真是良心被狗给啃了,我好心扶你,你却对我用催眠术。”

    江酒苦笑摇头,“没办法,正儿八经的问你,你是不会回答的,只能用这种法子了。”

    殷允冷哼了一声,问:“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了么?”

    江酒坐直了身体,一脸认真的看着他,问:“你究竟为何要焚化江城的尸首?”

    殷允颔首道:“他欺负了你,我本来想将他焚化之后挫骨扬灰的,可考虑到他对你有养育之恩,所以又放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