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30章 你怎么能原谅他?
傅戎摊了摊手掌,满脸的无所谓。

    “那就不进傅家的门,我猜她也不愿意进,你请她她都不愿意的那种,还是让父亲去私人别墅吧,我们到那儿治疗,您眼不见心不烦。”

    “你……”傅夫人气得浑身抽搐,可又奈何不了他。

    她不让江酒进傅家的门,这小子就直接来了一招釜底抽薪,将他老子转移出去。

    她能说什么?

    “逆子,你别祸害你父亲,我不允许你这么做,我这就去劝你父亲,让他别跟着你一块儿胡闹。”

    说完,她大步朝门口走去。

    傅戎也没阻拦,现在他老子还没有什么大问题,等被那姓顾的女人治出麻烦了,她大概就知道怕了。

    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

    等她走投无路了,自然会觉得江酒稀罕。

    …

    暗龙总部。

    主殿卧室。

    陆夜白又吐血了,脸色格外的苍白,靠在床头,呼吸很困难,透着病态的虚弱。

    药老站在床头,眯眼看着他,叹道:“你中了什么毒,想必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吧,殷少主既然解不了此毒,那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我师弟幽冥留下的典籍上,

    而这些典籍,只有江酒知道在哪儿,师弟离世前,他应该对江酒有所交代,你瞒着江酒,就是断自己的后路。”

    陆夜白的俊脸上闪过一抹苦笑,撕声问:“对于研发出解药,您有多大的把握?江酒参与进来,就一定能够救我一命吗?”

    药老沉默了下去。

    他师弟研究阎王渡的解药大半辈子,最后一无所获,还将自己给搭了进去。

    殷家几代人更是呕心沥血,研究了此毒数十载,可最后仍旧不得其门而入。

    没有完整的毒药配方,根本就找不到与之相生相克的解药。

    “试一试,总归是有希望的,你这不试就只能等死了,最起码老头子我是救不了你的,你也不要指望我能够保住你这条命,

    我师弟研究解药一辈子,最后无疾而终,我的医术远不如他,所以我有自知之明,这毒,我是解不了了。”

    陆夜白颔首道:“江酒是幽冥的弟子,幽冥将毕生所学全都传授给了她,她师父解不了的毒,她自然也解不了,告诉她,只不过是拖着她,连累她罢了。”

    药老瞪了他一眼,说了句‘榆木疙瘩’,然后踱步离开了房间。

    洛河从外面走进来,开口道:“总部的余孽都已经肃清了,咱们可以启程回海城,只不过你这样子回去的话,江酒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就不回海城,你顺着大长老那条线去查,看能不能查到陈媛的行踪,我不能陪江酒走余下的路了。唯有……替她肃清所有的障碍。”

    洛河轻声一叹,准备开口劝说。

    陆夜白察觉到他想要说什么,连忙摆手道:“我意已决,不必再多说什么了,这事儿捂紧了,别让江酒知道。”

    洛河还想开口。

    陆夜白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我刚收到消息,陈媛绑架了海薇,你要不要去救你的女人?”

    洛河有些懵。

    待反应过来后,身体猛地一颤,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海薇怎么会落入陈媛手里的?她不是在医疗基地么,难道陈媛的人能在江酒眼皮子底下将人给带走?”

    陆夜白将事情的经过简述了一番,颔首道:“这事怪不了江酒,她只保证你女人在医疗基地内是安全的,可你女人听信谣言,自己主动送上门,就怪不得任何人了。”

    洛河不禁苦笑,“我知道,我也没有怪罪江酒的意思,也罢,既然你不肯回海城,不肯让江酒知道你的情况,那咱们就联手除了陈媛,永绝后患吧。”

    “嗯。”

    …

    同一时刻。

    洛河住处的地牢内。

    一阵阵撕心裂肺地惨叫声从密室里传出来,经久不散。

    洛殇给苏烟用了刮骨散,生生从苏烟身上剐下了一层血肉,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洛殇站在密室中央,冷眼看着正在血泊里哀嚎惨叫的女人,一阵阵报复的快感袭上心头。

    这一刻,她盼了太久等了太久,心里挤压的怒火如决堤的河水一般,止不住的往外冒。

    恨呐!

    断臂之痛,丧子之痛,一辈子也做不了母亲的痛,谁能承受着诸般苦难?

    她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到了现在,只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她,那就是报仇。

    如今等到了这一刻,她自然是要将所有的恨意与疼痛全部都发泄在这个罪魁祸首身上。

    “很疼是不是?曾经你给我伤害,也是这般的疼,不,你现在疼的是身体,而我疼的却是心,所以远胜你十倍,

    只可惜你这样的女人没有什么在意的人,否则我杀了对方让你也尝尝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苏烟的双手手掌撑着地面,缓缓抬起了头,咬着牙一字一顿道:“继续折磨我啊,就算你将我挫骨扬灰,你的手臂也回不来了,

    你的儿子更回不来了,哈哈,说来说去,都是你亏了,因为余生还有几十年,够你疼痛的。”

    “是么。”洛殇淡淡一笑,慢悠悠地道:“既然这一切都不是南枭指使的,那我也就没必要去恨他了,我们彼此有爱,余生守在一块儿,也能岁月静好。”

    苏烟脸上的狞笑僵硬住了。

    “不,不不,你都已经这样了,怎么能原谅南枭,当年他可是亲眼看着你的胳膊被废,一声不吭的,你不能原谅他,你怎么能原谅他?”

    洛殇大概找到她的致命之处了。

    这个女人,最不想面对的大概就是她这个曾经被她整得凄惨无比的人余生都幸福。

    这或许是对她最大的打击。

    想到这儿,她回头对着外面喊道:“南枭,她不相信咱们冰释前嫌了,你要不要进来证明一下。”

    南枭自然不会拒绝。

    哪怕洛殇现在想要他的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捅穿自己的胸膛,然后将心挖出来给她。

    等南枭走到洛殇面前后,洛殇勾唇一笑,然后伸出单手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薄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