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747章 失忆药,抹除她的记忆!
陆夜白默了片刻后,不答反问:“你觉得我乐意让她陪我去死么?如果我乐意,昨晚就不会演那么一出戏了。”

    沈玄点了点头,“行,你不乐意就好,你要是抱着拉她一块儿去死的想法,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陆夜白颔首道:“说说你的打算吧,你想让我怎么做,我尽力配合。”

    他本就没打算让江酒陪他共赴黄泉,如今沈玄也不乐意见他妹妹就这么死去,他们的想法刚好一拍即合。

    如果能商量出两全的法子,那再好不过。

    沈玄看了他一眼,悠悠道:“我本不应该拆散你们的,但酒酒这些年吃了太多苦,我不能让我妹妹就这么死去,

    眼下她的态度强硬,你若死了,她绝对不会独活的,所以我建议抹除她的记忆,正好我认识一个国际著名催眠师,让他来给酒酒催眠吧。”

    陆夜白不太赞同他的提议,摇头道:“论催眠术,这世上怕是无人能及得过她,在她面前使催眠术,不会起任何作用的,所以还是换成失忆药吧。”

    “你能弄到失忆药?”

    “嗯,暗龙会专门研发这种药物,供一些想要退出组织的高层服用,药性很足,会让人失去所有记忆,我让他们适当调整一下用量,只抹除她脑海里关于我的那部分记忆就行。”

    沈玄沉默了片刻,咬牙道:“好,就这么决定了,陆夜白,这么做你可甘心?”

    陆夜白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没什么甘心不甘心的,我不想她跟着我一块去死,就只能这么做。”

    说完,他起身朝门口走去,边走边道:“我去命他们准备失忆的药,尽早实施计划吧,我不想她太过操劳熬坏了身体。”

    沈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声一叹。

    他们不相爱么?

    不,他们把彼此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都可以为了对方去死。

    奈何命运弄人,他们终是没有那个缘分与福分相伴一生了。

    …

    实验室内。

    江酒眯眼看着手里的数据报告单,秀眉紧紧蹙在了一块儿。

    这里面混合的成分实在是太复杂了,很多种毒素她都闻所未闻,想凭着这个去研发药物,简直是天方夜谭。

    “师伯,您研究了几天,难道一点进展都没有么?”

    药老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别说进展了,老头子连门路都没摸清楚,我不擅长毒,这是我师弟的强项,我寻思着吧,你师父耗尽毕生所学都没能研究出解药,咱们也别折腾了。”

    江酒一下子撤去了全身的力气,直接瘫软在了椅子上。

    默了片刻后,她重新捡起落在地上的报告单,继续研究了起来。

    江酒啊江酒,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与他共命么,不管能不能研究出解药,他去哪儿,你跟着去哪儿就是。

    何必庸人自扰?

    “师伯,话虽这么说,但我仍旧不想放弃,您先去休息吧,我来接手实验室。”

    “痴儿啊痴儿。”药老叹息了几声,然后踱步走出了实验室。

    痴儿么?

    江酒不禁苦笑。

    或许吧。

    这红尘世界,不都是痴男怨女么?

    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也不多。

    门外传来脚步声,片刻后,殷允从外面窜了进来。

    “爷睡好了,陪你一块儿研究吧。”

    江酒冷睨了他一眼,朝他摊开手掌,“把我的画像给我。”

    殷允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道:“你都准备跟陆夜白做亡命鸳鸯了,还惦记那副画做什么,给我留着当个纪念。”

    “……”

    …

    帝都。

    傅家。

    卧室内,傅夫人脸色苍白的靠坐在床头,双眼无神地盯着对面墙壁上的风景画。

    傅戎站在床边,轻飘飘地道:“情况我都已经跟您分析了,江酒的号码也给您了,想不想救我父亲,全看您如何抉择。”

    傅夫人倏地抬头,厉目横扫向儿子,咬牙切齿地问:“你凭什么认为江酒能救你父亲?”

    傅戎颔首道:“就凭她是国际第一催眠师缥缈。”

    “什么?缥缈?”

    傅夫人脸上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不过眨眼又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的怒火。

    “为了让我向那女人低头,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我凭什么相信你?”

    傅戎斜睨了她一眼,轻飘飘地道:“信不信在于您,如果您不信,那就只能看着我父亲下半辈子就这么昏迷着了。”

    说完,他转身朝门口走去。

    傅夫人看着他淡然的背影,一下子急了,“我信,我信还不行么,你不是跟江酒的关系很好吗,为何要我出面求她?

    你给她打电话请她来一趟就是了,干嘛要我舔着脸去跪她?我可是你亲妈,你难道就不能为我保留一丝尊严么?”

    傅戎的脚步不停,边走边道:“她之前来帝都就是为了救父亲,如今人被您赶走了,自然得您亲自去请,我不会插手这事的,您好自为之吧。”

    “……”

    傅夫人看着被子上的纸条,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她真的要去向江酒低头么?

    那个女人,曾被她贬的一文不值啊,她去求她,不是在啪啪打自己的脸么?

    “江酒……我真恨不得撕了你。”

    …

    客房内。

    顾媛仗着自己是催眠世家的嫡女,所以避过了牢狱之灾,只被傅家软禁在了房间里。

    门推开,一个女佣端着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

    “顾小姐,用餐了。”

    女佣一边摆着餐具,一边压低声音道:“我偷听了夫人跟大少爷的对话,江酒就是缥缈,少爷似乎知道先生要出事,所以表现得很淡定,刚逼着夫人向江酒低头,让她去求江酒出手呢。”

    顾媛不傻,听了她这番话后,哪还猜不透这其中的猫腻。

    “我说我的催眠术都还没施展呢,那老东西怎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原来是江酒在中间捣鬼,

    害我失去傅家的信任,然后她可以成功上位,抢了我的风头,好个江酒,我一定要弄死她。”

    …

    海因家族。

    卧室内。

    海瑾正在给云衡喂汤,胃里突然一阵血色翻滚,她‘噗’的一下喷出了一口鲜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