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52章 我走不了了,因为江酒来了!
车上。

    陆夜白收到了沈玄发来的短信:

    ‘海涛派去巴黎抓捕‘易’的人已经抵达了,我认为让‘易’落入海涛手里会更好,

    这样一来,他与陈媛之间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上了’

    看完信息后,他将手机递给江酒,“你哥让我们坐山观虎斗,你怎么看?”

    江酒眼里划过一抹惋惜之色,“那小子是个人才,如果能收为己用,将是一员大将,

    可一旦落入了海涛手里,怕是最后连渣都不剩,这样的人陨落,怪可惜的。”

    陆夜白想了想,试着道:“如果你不舍,咱们就赶在海涛的人之前过去将他保住。”

    江酒眼里划过一抹犹豫之色。

    默了片刻后,摇头道:“我哥说得对,只有让‘易’落入了海涛手里,才能挑起他与陈媛之间的战争,

    咱们放陈媛回来,不就是想让她去跟海二爷父子狗咬狗么,她的儿子若不死在海涛手里,他们又怎么咬得起来?”

    其实按照正常的速度,陈媛早就抵达巴黎了。

    可他们让海家主调派海因家族的势力阻拦了她。

    最后她儿子一旦落入海涛手里,她会自然而然的认为一路阻拦她的是海涛。

    他们做这一切,就是为了挑起陈媛与海二爷父子之间争斗,让他们上演互咬的戏码。

    如今这么好一个激化他们之间矛盾的机会摆在眼前,她如何能舍弃?

    “就这么办吧,既然海涛的人过来抓捕那小子了,就让给海涛吧。”

    陆夜白扬了扬眉,似笑非笑道:“我还以为你看上那小白脸了呢,

    一路过来,我都在琢磨怎么弄死那小子,如果你刚刚说保他,老子一定送他两粒花生米。”

    江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醋缸。

    “你说海涛的人能不能抓住那小子?”

    陆夜白淡淡一笑,“抓不住的话,咱们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

    江酒无奈一叹,这家伙能不能不这么黑心?

    默了片刻后,她又问:“你之前说易很有可能掌握了海因家族的高级机密,

    如果他落入了海涛手里,那这些高级机密不就得被海二爷父子占为己有?

    到时候他们爷两在危难关头泄露这些机密怎么办?海因家族不得直接玩废了?”

    陆夜白笑看着她,挑眉道:“海因家族废了不更好,你徒弟的女王梦破灭,你哥也能抱得美人归,双赢。”

    “……”

    别说,挺有道理的。

    …

    市中心。

    IV大厦。

    信息技术部。

    回廊尽头的一个办公室门被推开,身穿职业套装的年轻女人疾步走到办公桌前。

    “少主,您不能待在这儿了,必须马上撤离,属下收到消息,涛少派来抓您的人,已经抵达了巴黎。”

    弧形办公桌内,一个少年正在飞速敲打着键盘。

    “我知道,这不正在复刻那些机密文件么?再给我半个小时,你先去安排专机,我随后就到。”

    女保镖抿了抿唇,咬牙道:“主人刚才联系我了,她被海因家族的特工缠着脱不开身,

    严令我必须立马带您离开,那些机密文件咱们之后还可以获取,如今保命要紧。”

    海易没有理会她,专注着手头的事情。

    这时,大厦外突然响起警笛声。

    女保镖闪身走到落地窗前,见下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眸色陡然一沉。

    “少主,楼下已经禁止员工出入了,应该是涛少调动了安保部的人配合,再不走的话,您就走不了了。”

    “该死的。”

    少年低咒了一声,强行终止了数据输出,从电脑上取出U盘后,启动了格式化。

    他随手将U盘扔给女保镖,轻飘飘地道:“我走不了了,因为江酒来了,她会帮助海涛抓我的,

    你将这U盘交给我母亲,告诉她里面全是海因家族的机密,如果她能合理利用,

    一定能掌控住整个海因家族的核心产业链,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还有,让她不必管我死活。”

    说完,少年捞起椅子上的外套潇洒离去。

    女保镖刚想跟过去,被少年射过来的飞镖直接阻止了。

    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U盘,最后还是朝窗台走去。

    既然她无力保住少主,那就只能保住他拼命得到的U盘。

    海易刚走出办公室,迎面一群黑衣人朝他而来。

    他的手掌微抬,几粒烟雾弹从他手里飞出去。

    下一秒,整个走廊上浓烟弥漫。

    ‘砰砰砰’

    一声声枪响在四周弥漫,接着,一道道尖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整个公司都沸腾了,四处都是抱头鼠窜的员工。

    趁着混乱,海易从包围圈中脱身,闪进电梯后,他直接毁了墙壁上的开关。

    电梯在飞速下降,不一会儿就到了地下车库。

    他用手腕上的先进手表在感应区扫了一下,门应声而开。

    走出电梯后,他冷笑道:“我知道我逃不掉,本来在上面就想让他们抓住的,

    不过我想见见传说中的第一大佬,所以还是突围出来了,既然碰了面,何不现身一见?”

    低低的笑声自暗处传来,接着,江酒从地下通道里走出来。

    她脸上仍旧带着面具,似笑非笑地注视着面前的少年。

    “有点意思,只可惜你是陈媛跟海二爷的儿子,注定咱们要处在对立面,

    不过我很欣赏你,可欣赏归欣赏,我不会将仇人之子留在身边的,所以你必死无疑。”

    海易扬了扬眉,目光落在她脸上的面具上,“我带着诚意而来,你却以假面目示人,江酒,交友不是你这样交的。”

    江酒伸出一根手指头在半空晃了晃,“不,我不是来跟你交友的,咱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因为你的父母注定要死在我手里,我于你而言,是杀父杀母的仇人,不死不休。”

    说到这儿,她淡淡一笑,转移话锋道:“其实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然后将你的死嫁祸给海涛,

    这样一来,你就不用承受海涛那变态的折磨了,怎么样,要不要我送你上路?”

    海易笑着摇头,“能活着,干嘛要死?我若死了,我母亲夺海因家族也没意思了,说不定最后她会放弃仇恨呢。”

    还别说,真有这种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