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61章 容氏的禁香——蛊香!
容情微微别过了脸。

    那男人恨她突然出现,破坏了他的爱情。

    所以她们娘俩在海城住了一个多月,他都不曾去看望过月儿。

    原以为父亲对孩子来说无关紧要,毕竟没有在她生命里出现过。

    可她终归错了。

    父亲的漠视,还是伤害到了孩子幼小的心灵。

    “傻丫头,你爹地不是不爱你,他只是太忙了,在外面处理……”

    不等亲妈说话,小丫头胡乱抹了把眼泪,控诉道:“妈咪,我不是三岁小孩了,

    你觉得你这一套能忽悠得住我么?我知道他去了曼彻斯特,他想挽回他女票,

    我们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场意外罢了,冷静过后,他还是选择了他的爱情,抛弃了咱们母女。”

    “不一定哦。”门口传来一道懒洋洋地声音,“你小姑姑说你爹地是去参加那女人的婚礼,

    并不是去挽回她,小丫头,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能妄下定论哦。”

    容情豁地转头,目光直直朝门口倚靠着的女人射去。

    默了片刻后,她冷幽幽地吐出了两个字,“江酒。”

    酒姐淡淡一笑,挑眉道:“抱歉啊,不请自来,还破坏了你这房间的锁。”

    容情缓缓收回视线,给女儿掖好了被子,交代她好好休息一会儿,然后踱步朝门口走去。

    “不介意跟我去外面谈谈吧?”

    江酒笑而不语,顺手关上了房门。

    两人来到阳台后,容情率先道:“江酒,咱们无冤无仇,这次算计了你,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江酒摊摊手掌,似笑非笑道:“你应该知道的,我感兴趣的东西并不是这个,

    容大小姐,跟我说说你为何要这么做吧,正如你所说的那样,

    咱们之间无冤无仇,我实在想不出你算计我的理由,还请赐教。”

    容情陷入了沉思之中,默了良久后,悠悠道:“八年前,我遭家族叛徒暗算,身中剧痛,一路逃到了海城,

    那晚我浑浑噩噩的闯进一家酒店的房间,跟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

    至于那人是谁,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后来我受孕了,十月怀胎,生下了屋里那丫头。”

    听到这儿,江酒的心思一转,她隐隐猜到了容情的目的。

    “得罪了。”

    话落,她猛地伸手扣住她的胳膊,手指搭在了她的脉象上。

    容情一愣,待反应过来后,不禁失笑道:“不愧是江酒,这份洞察力真是无人能及。”

    江酒冷哼了两声,在她脉象上探了足足两分钟后,眯眼道:“你体内没有任何毒素的痕迹,难不成……”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不过视线落在了卧室门上,意思不言而喻。

    容情见她看穿了一切,忍不住苦笑道:“果然瞒不过你的眼睛,你猜得对,

    我体内的毒素,全部都转移到了月儿身上,而且渗入了她的血液骨髓之中。”

    江酒心里咯噔了一下。

    猜测是猜测,但若得到证实,就说明一切已成定局。

    “什么毒?”

    容情的脸色冷凝起来,如同木偶一般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蛊香。”

    江酒豁地抬头,满脸诧异地看着她,抖着声音道:“蛊,蛊香?你,你当年怎么会中蛊香?”

    如果说阎王渡是殷家的禁毒,那蛊香就是容家的禁香。

    这东西,应该是家族最忌讳的存在才对,怎么会轻易现世呢?

    容情没有说话,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沉默了几分钟后,她惨笑道:“都是传承惹的祸,家族想要将最顶尖的调香术传给我,

    族中堂妹眼红,起了嫉妒心,设法拿到了容家的禁香,原本我必死无疑的,

    可那晚跟陆西弦结合后,阴阳调和,竟压制住了蛊毒的吞噬,让我捡回了一条命,

    我以为此毒会老老实实潜伏在我体内,等到时机成熟,再吞噬我的血肉,

    可我没想到毒素变异了,通过胎盘转移到了胎儿身上,月儿她,她……”

    说到这儿,她泣不成声。

    江酒犹豫了一下,缓缓伸手抱住了她。

    “既然是西弦的女儿,哪怕你不开口,我也会出手相救的,只不过调香术是我的短板,我很少涉足,

    不过没关系,殷家的阎王渡都被我破解了,我就不信解不了你容氏的蛊香,

    我通医术,殷允通毒术,说不定二者结合能破蛊香。”

    容情愣愣地看着她,蹙眉问:“你这么爽快就答应了?都不跟我谈谈条件?”

    江酒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女人,莫名戳到了她的笑点。

    天呐,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至纯至善的女人,陆西弦那小子有福气了。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自己对傅先生下手有些多此一举了?”

    容情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了头,试着解释道:“陆西弦不想认月儿,我以为你会跟他一个鼻孔出气,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拿捏住你的把柄逼你妥协,我知道殷少主是你的好友,

    寻思着只要搞定了你,就不用费心思去求殷少主了,

    蛊香名义上虽然是香,但本质其实是一种毒,而解毒我并不擅长,

    若能请殷少主出面,胜算会大很多,江酒,我也是迫不得已,算计了你,我很抱歉。”

    江酒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陆家的男人,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渣狗,

    西弦的性子我了解,他去曼彻斯特,是想斩断过去,

    你给他一点时间,他会给你们母女一个交代的。”

    容情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轻飘飘地道:“他认月儿就行,我不会纠缠他的。”

    江酒本想劝两句,不过转个心思又放弃了。

    感情的事,还得他们自己拿捏。

    如果对不上眼,即使凑到了一块,也不会得善终的。

    “行吧,这个我不干涉,你准备一下,然后跟我们去曼彻斯特,

    不过离开之前你得把解药给我,我要为傅先生解造梦术。”

    容情蹙起了眉头,凝声问:“我跟月儿还得随你们去曼彻斯特?

    这不太好吧,陆西弦本想挽回他的女友,我若带着孩子过去,岂不是搅了他的好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