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64章 你们自食这恶果吧!
傅璇吓得浑身一颤,缩在沙发内不敢说话了。

    看这老女人一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样子,她就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

    “说,你父亲是不是已经死了?傅家是不是准备交权了?你是不是无力再扭转莫家的败局了?”

    傅璇死死咬着唇瓣,目光触及到萧母那杀人鞭尸般的眼神后,直接从沙发上滑了下去。

    她双膝跪在地上,一把抱住萧母的小腿,仰头看着她,呜咽道:“婆母,我爹地也是遭人毒害,

    之前我是真心实意要救舅舅的,可,可我父亲突然离世,这不能怪我啊。”

    萧母猛地甩开了她。

    这些日子,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这位千金小姐,憋了一肚子的气。

    如今傅家既然已经倒台了,那她也没必要再低声下气的,将她当菩萨一样供着了。

    思及此处,她猛地蹬腿踹开了她,咬牙切齿道:“真的是突然离世么?

    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我得到的消息明明是你父亲昏迷将近一个月了,

    你倒好,瞒得挺严实啊,一边享受着我的伺候,一边隐瞒你父亲的情况,将我当猴耍,

    傅璇,我活了大半辈子,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晚辈耍得团团转,既然你没了用处,那就滚吧。”

    傅璇一听这话,瞬间急了,再次扑出去抱住了萧母的双腿。

    “伯母,你不能将我赶出萧家,不能,我肚子里还怀着萧恩的孩子呢,

    这可是萧家的亲骨肉,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我即使再怎么的罪无可恕,孩子也是无辜的呀,

    如果让外界知道萧家如此对待一个孕妇,你们日后还怎么在名流圈立足?”

    “威胁我?”萧母怒不可遏,猛地伸手甩了她一耳光。

    “今日之前,我或许还会把你当回事,因为我忌惮你家族的势力,

    可如今你父亲都死了,傅家马上就要成为丧家之犬,你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横?”

    说完,她再次甩开了她,转身朝门口走去。

    “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房间里,直到孩子出生为止,

    至于你跟萧恩的婚事,就此作罢吧,我会再寻一个与他门当户对的名媛。”

    “不……”

    傅璇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拦她。

    可小腹传来一阵剧痛,迫使着她又重新跌坐了回去。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唾手可得的幸福,居然就这么溜走了。

    她不甘。

    不甘啊。

    打击太大,腹腔里一阵血色翻卷,她双眼猛地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

    帝都。

    傅家。

    书房内。

    傅戎垂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蹙眉道:“都快凌晨了,容韵还没有现身,

    难道她看出了什么端倪,起了戒备之心,所以不打算赴约了?”

    江酒冷笑道:“这女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聪明,其实换做是我,我也不会赴约,

    毕竟傅先生一死,所有与他接触过的人都别想摆脱嫌疑,

    换句话说,即使她不出面指证容情,容情也会有很大的嫌疑,毕竟她也跟傅先生接触过,

    既然这样,她又何必再现身?若计划失败,她入这个坑,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容情接话道:“她确实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我跟她斗了几年,都没能分出胜负,

    这次她不现身,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她知道仅凭这个是无法将我扳倒的,

    她如果出面,反而暴露了自己,这般吃力不讨好的事,以她的心机,是不会做的。”

    江酒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挑眉道:“既然这样,那咱们也别在这傻傻的等结果了,

    傅戎,你陪我去见顾氏母女吧,有些恩怨是该了结了。”

    傅戎跟着站起来,率先朝门口走去。

    两人出了房间,傅戎忍不住地询问:“你是顾铮的徒弟,她们是顾铮的妻女,

    看在恩师的面子上,于情于理,你都应该放他们一马,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奉劝你一句,放虎归山,会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江酒扬了扬眉,没有回应。

    两人来到软禁顾氏母女的客房后,傅戎顿住了脚步,“你一个人进去吧,我就不凑热闹了,

    这毕竟是你跟她们之间的恩怨,我不好插足,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尊重你。”

    江酒笑着摇头,“傅戎,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我深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

    我不是圣母婊,在别人惹了我之后,还能以普度众生的心态去原谅对方,

    她们母女接受惩罚是必然的,我不会看在恩师的面子上放她们一马的,

    所以你不必回避,她们害的是你父亲,理应交给你处置,你跟我一块进去吧。”

    “……”

    房门推开,正在焦急等待结果的顾氏母女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们见到江酒的那一刻,脸上齐齐露出了惊讶之色。

    如果傅先生死了的话,按理说江酒不应该出现才对的。

    她是元凶,祸害一国首脑,其罪当诛了。

    顾媛伸手指着她,抖着声音道:“江,江酒,你,你怎么在这儿?

    你,你害死了傅先生,不应该去监狱里蹲着么?”

    江酒讥讽一笑,轻飘飘地道:“抱歉啊,你们那美好的愿望已经成为泡影了,

    这里是傅戎的地盘,你以为你们买通了两个医生就能害人命么?真是可笑,

    如今事情败落,等待你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我作为故友,不过是过来送你们一程罢了。”

    顾氏母女齐齐瘫坐在了沙发内。

    默了片刻后,顾母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再次从沙发上窜了起来。

    “江酒,我是你师母,媛媛是你师妹,你不等见死不救,

    顾铮当年将毕生所学就传授给了你,你不能忘恩负义,

    我们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救救我们,看在顾铮的面子上,救救我们。”

    “呵。”江酒有些好笑地看着她,讥讽道:“你们搞我的时候,有没有把我当顾铮的弟子看待?

    如今拿情义跟我说事,你觉得好使么?自作孽不可活,你们就自食这恶果吧。”

    说完,她转身准备离开。

    顾媛扑到茶几上捞起水果刀,然后朝江酒的后心刺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