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65章 舔着老脸来求她!
两人的距离很近,虽然江酒已经察觉到危险,但还是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闪身退开。

    眼看着锋利的刀刃已经逼近她的后心,她认命似的闭上了双眼。

    两秒后,预期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她连忙闪到了一边。

    回头间,就见顾媛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血流如注的大腿。

    她下意识朝傅戎看去,见他手里还有一个没有发射出去的飞镖,顿时了然。

    “多谢,不然我这条小命今日怕是要交代在这儿了。”

    傅戎冷哼了一声,“你当我是死人么,她要是在我眼皮子底下将你给宰了,我可以去死了。”

    说完,他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几圈,蹙眉问:“以前你的身手很敏捷的,

    今儿个是怎么了?杵在原地任她捅,怎么,被男人保护惯了,连战斗力都下降了么?”

    江酒无奈一叹,瞪眼道:“去年我大伤了元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不身体还没调养过来么,你放心,等我恢复巅峰了,你都不一定能打得过我。”

    “……”

    顾夫人见女儿受伤了,连忙冲过去抱住了她。

    “媛媛,你没事吧?”

    顾媛没理她,愣愣地看着傅戎,哽咽道:“我对你倾慕已久,你难道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傅戎看都懒得看她,冷幽幽地道:“还请顾小姐收回你的喜欢吧,

    因为那对我而言是一种肮脏与耻辱,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别毁我名声。”

    “……”

    这男人,真是好无情。

    顾媛疯狂地笑了起来,厉目横扫向江酒,眼里是化不开的仇恨与怨毒。

    “我父亲的传承被你夺去了,如今我心爱的男人也被你夺走了,

    江酒,我恨你,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冥顽不灵。”江酒忍不住嗤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监狱里蹲着吧,

    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出来,如果想不明白,你就在里面待一辈子,

    顾老头一心想要护你周全,我想你待在监狱里应该是最安全的,他死也瞑目了。”

    “江酒,你跟你势不两立。”

    江酒没再鸟她,大步走出了客房。

    她这一路上遇到的魑魅魍魉太多,什么样的狠角色都有,说实话,她这还真就恐吓不到她。

    “傅戎,秉公处理吧,不必看我面子。”

    “嗯。”

    …

    帝都某酒店。

    套房内。

    容韵正靠在落地窗前欣赏着外面的都市夜景。

    这时,房门推开,女保镖从外面走了进来。

    “二小姐,果然不出您所料,顾氏母女的计策失败了,

    还好您没有去赴约,不然真是自投罗网了,

    咱们现在该怎么办?一旦让大小姐的女儿活过来,她势必会与陆家联姻,

    等她攀附上了陆氏这么一个高枝,您再想扳倒她就难了。”

    容韵扬了扬眉,唇角勾起了一抹狞笑。

    “那就想办法阻止那小野种活,然后再阻止陆西弦娶容情,

    没了陆氏做靠山,她依然是那个孤立无援的容大小姐,

    总有一日,我会从她手里将应该属于我的东西一点一点讨回来。”

    女保镖应了一声是,说了一句主子英明,然后又道:“他们应该准备去曼彻斯特,

    二小姐,咱们是不是也要跟过去?如果跟,属下这就去安排。”

    “嗯,去安排的,我若不过去,怎么阻止她攀附陆家这高枝。”

    “是。”

    …

    翌日。

    傅家。

    医务室内。

    容情与傅先生解了迷香,江酒启动造梦术,解了他的梦境。

    大梦初醒,恍如隔世。

    傅先生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您还有哪儿不舒服么?如果有,一定要提出来,

    不然等我们离开后,可就没人给您解这疑难杂症了。”

    傅先生淡淡一笑,叹道:“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我一直觉得我儿子优秀,且以他为傲,如今见了你的手段,

    才知自己是坐井观天了,只可惜,我那痴儿没有福气,娶不到你为妻。”

    江酒挑眉道:“我跟傅戎是知己,可能上辈子少修了那么一点缘分吧,

    不过下一世,下下一世,总有一世能修成正果的,何必庸人自扰呢?”

    “也罢,是我一叶障目了,还要你这么个丫头片子来点拨,

    我现在神清气爽,脑子也前所未有的轻松,以后我也会时刻保持这样的心态,不自扰。”

    江酒笑着点头,“您早就应该这样了,民族重任压在您身上,就该保重身体,

    我之所以让您昏迷一个月,就是想让你放空意识,甩掉那些沉重的包袱。”

    “哈哈,放眼整个国际,怕是也就只有你这丫头敢这么干了。”

    “……”

    …

    海城。

    傅家。

    客房内。

    傅璇听说父亲没死的消息后,又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她死死握着手里的手机,眼里划过一抹讥讽的光。

    老女人,昨天横了一把,今日就要被打回原形了。

    我倒要看看你准备如何舔着老脸来求我,巴结我。

    ‘咚咚咚’

    房门敲响。

    傅璇的唇角勾起了嘲讽的笑容,轻飘飘地道:“进来。”

    门口推开,萧母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璇璇啊,昨日伯母气糊涂了,所以有些激动,说了一番让你难受的话,

    这不,我整晚都难以入眠,大清早的给你炖了鸡汤,特意来向你赔礼道歉。”

    傅璇冷笑了一声,故作不解地道:“您干嘛要跟我道歉啊,是我骗了你,应该我认错,

    您说得对啊,我现在不过是个落魄千金,配不上萧恩,

    您还是赶紧去物色门当户对的儿媳妇吧,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

    萧母的表情有些僵硬,老脸快挂不住了。

    她都收到了傅先生没死的消息,就不信这贱蹄子没收到。

    她这番作态,无非是想让她说出来,狠狠打她的脸。

    可为了娘家,她除了满足她那虚荣心,还能如何抉择?

    “璇璇啊,我听说你父亲还活着,是婆母犯傻了,你别我计较好不好?

    如今你腹中怀的是萧恩的孩子,他不娶你还能娶谁啊?

    我那说的都是蠢话,我就是个蠢货,你别当真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