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99章 蛊香发作!
江酒笑了笑,将手里的骨灰塞进了他怀里。

    “既然是交易,我们自然得信守承诺,你找个没人认识的城市,将伯母的骨灰下葬吧。”

    说完,她踱步朝远处的座驾走去。

    从郊区别墅出来后,她就赶来了山谷。

    不是信不过小哥,而是兄弟两都被恨意冲昏了头脑,她担心他们最后弄个鱼死网破的结局。

    楚雄死不足惜,但小哥去给他陪葬的话,不值。

    小哥嘱咐贴身保镖做清尾工作后,连忙追上了江酒。

    “你这女人不是轻易善罢甘休的主,是不是还留了后招?”

    江酒眨了眨眼,勾唇一笑,“你小子也挺了解我的,不错,这些年没白疼你,

    刚才那对母子,小的是真的,大的是冒牌货,我用了易容术让死士扮成了楚太太,

    小哥,你的仇人不止楚雄,还有楚夫人,当年害死你母亲的,是楚夫人,

    既然你想整垮楚家,那楚雄现在还不能死,那狗东西如今是个废人,喜怒无常,

    再加上他妻子是我培养出来的死士,我要她私下捣乱,等着吧,楚家会有好戏瞧了。”

    “……”

    江酒不愧是江酒。

    这招,狠呐。

    两人刚走到车队旁,中间一辆车的车门拉开,陆婷婷从里面冲出来,一头扎进了小哥怀里。

    闻着熟悉的气息,她嚎啕大哭了起来。

    心里的委屈像决堤的河水一样彻底爆发。

    她一边捶打着他的胸膛,一边控诉道:“你混蛋,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盼着你去救我?可你人在哪里呀,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小哥紧箍着她,将她死死摁在怀里,撕声道:“对不起,是我没用,

    不过我向你保证,绝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以后你就老老实实待在陆家,跟着我实在太危险了。”

    陆婷婷一听这话,立马炸毛,猛地伸手将他推开,气呼呼地折返回了车内。

    小哥一愣。

    这女人变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一旁的江酒忍不住抚了扶额,叹道:“老弟呀,像你这样哄女孩子,有多少个哄跑多少个,

    她需要安慰,你却让她待在陆家别跟着你,这不存心膈应她么?”

    小哥不禁苦笑。

    他觉得这是保护她最安全有效的法子啊,有错吗?

    江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下巴指了指车厢,“去好好安抚一下她吧,

    她也挺坚强的,这几天一直用催眠术应付楚雄,愣是没让楚雄碰她一下。”

    小哥眼里划过一抹心疼。

    催眠术很伤元气的。

    那傻丫头一直用催眠术反抗,指不定身体亏空成什么样了。

    不过万幸的是她没有出什么事儿,不然他万死难辞其咎。

    等小哥钻进车厢后,江酒踱步朝另一辆车子走去。

    刚走两步,陆夜白就迎了上来。

    “刚西弦给我打电话,说乐乐体内的蛊香又开始发作了,而且来势汹汹,

    听他的语气,情况貌似很严重,咱们赶紧回去吧,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江酒的心一沉,下意识加快了脚步。

    “昨晚上容情还跟我说她研发出了新的花粉,能有效的克制蛊香发作,

    这才一晚上加一上午的时间,怎么就开始恶化了?”

    说到这儿,她心里有了别的想法。

    该不会是有人按耐不住,准备作妖了吧。

    今天上午他们几个都不在家,有心之人若想动手,确实是最好的时机。

    陆夜白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沉声道:“那些不干不净的人,没必要留着,

    回去后想个法子挖个坑,全部都清理掉吧,动我陆家的女儿,找死。”

    “……”

    基地。

    医务室。

    陆西弦在走廊上来回踱步。

    他既不懂医术,也不懂调香,只能守在外面干着急。

    没有孩子的时候,他体会不到做父亲的心境。

    有了女儿后,他渐渐明白大哥那句‘愿意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是什么意思了。

    为了换乐乐健康,他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命。

    可这蛊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根本就无法转移到别人身上。

    他想替她遭罪,老天都不同意。

    这时,江酒跟陆夜白从楼梯口冲了过来。

    在陆西弦面前站定后,江酒蹙眉问:“里面什么情况?谁在里面?”

    陆西弦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一把扣住江酒的胳膊。

    “大嫂,你救救她,我只相信你,你一定有办法的。”

    江酒见这孩子吓得不轻,放缓了语调道:“容情精通调香术,不会让孩子出事的,

    你先别着急,跟我说说情况,她的蛊香是怎么发作的?”

    陆西弦有些浮躁的揪了揪头发,撕声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跟容情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乐乐倒在花园里,周围没有别人。”

    就乐乐一人?

    江随意呢?

    她不是让那混账小子陪着乐乐么?

    “容情跟火影在里面抢救?”

    “嗯,还有殷允,他后面进去的?”

    江酒一愣。

    殷允回来了?

    不及她多想,抢救室的门打开了。

    出来的正是殷允。

    江酒连忙迎上去,问:“孩子什么情况?”

    殷允的面色很难看,沉声道:“有人催化了她体内的蛊香,将沉寂的蛊虫给唤醒了,

    这容家的禁香,真是霸道,比殷家的阎王渡还可怕,

    我试着用毒素去灭杀那些蛊虫,可效果甚微,只堪堪保住了她的心脉,

    以我的经验来看,还是得从容家的调香册里找答案。”

    江酒拧紧了眉头,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是什么东西将蛊虫给唤醒了?”

    容情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是容家特制的雾剂,应该是容韵的手笔。”

    江酒又问:“可有法子让那些蛊虫再次陷入沉寂?”

    容情摇了摇头,“容韵不惜撕破脸皮来对付乐乐,证明没有退路,

    如今就两条路可走,其一,灭了蛊虫,其二,放弃乐乐,

    直白一点讲,要么生,要么死,生死的概率各一半。”

    “你打算怎么办?”江酒继续问。

    她心里虽然有人猜测,但还是希望能劝住她。

    有些路,一旦走了,困的就是一辈子。

    不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