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04章 你可知我有多跟你?
一路无话。

    半个小时后,一行人来到了东西路的街头。

    此时已是深夜,加上靠近郊区,有些偏僻。

    所以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一盏盏暗黄的路灯发着微弱的光。

    陆夜白牵着江酒从车内下来后,伸手一直不远处的门店。

    “那是一家自动存储店,陈媛就在里面,我猜测她是从沈芷薇手里逃脱了,

    然后来这儿取那份机密文件,结果被沈芷薇反将了一军,

    到头来不但没能脱险,反而让对方将文件夺了去,

    虽然我们很乐意看到这样狗咬狗的常年,但事实真的摆在眼前时,难免唏嘘。”

    江酒冷嗤了一声,“自作孽,不可活,她们母女整天想着算计对方,

    如今成王败寇,怨不了任何人,怪只怪她们把亲情当做利用的工具,

    到头来,被自己最亲的人反噬,尝尽苦楚,实属咎由自取。”

    陆夜白点了点头,转身望向一旁的阿坤,吩咐道:“你带两个人过去瞧瞧。”

    阿坤领命,招呼两个黑衣保镖朝存储点走去。

    江酒见状,连忙伸手拦住了他。

    阿坤是陆夜白的贴身保镖,跟了陆夜白数年,两人虽然是主仆,但情同兄弟。

    他们都知道,陈媛极有可能会使阴招,里面指不定有什么危险在等着他们呢。

    如果就这么放任阿坤摸索过去,出了事,他们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很危险,咱们一起过去,不能让你去面对。”

    说完,她偏头看向陆夜白。

    霸总知道她在顾虑什么,点头道:“是我考虑不周,那就一起去吧。”

    他也无法承受失去阿坤,不敢冒那样的风险。

    阿坤倒不觉得有什么,颔首道:“先生,夫人,既然有危险,你们就更不能去了,

    先让属下探个路,确定没问题了,你们再过去。”

    江酒瞪了他一眼,“你以为你有九条命哦。”

    说完,她牵着陆夜白的手朝前面走去。

    阿坤还想开口,紧随其后的殷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傻小子,他们把你当家人看,才会爱惜你的命,你就知足吧,

    我嗅到了一股毒素的气味,你小子要是莽莽撞撞的冲上去,说不定还真有危险。”

    江酒猛地顿住脚步,回头看向殷允,“你有嗅到空气里飘散着毒素的气味?”

    真不愧是第一炼毒世家的继承人,这本事,谁也学不来。

    殷允点了点头,蹙眉道:“这气味,有点熟悉,像是出自白开之手,

    大家都小心点吧,别阴沟里翻船了,当然,即使真中了毒也没关系,

    白开的炼毒术是殷家传授的,所以他炼制的毒,我基本都能破解。”

    说完,他踱步绕过白酒夫妇,率先朝存储点走去。

    陆夜白看着他大摇大摆的姿态,极度不爽。

    “明天你也教我炼毒,被这么个狗东西压着,实在憋屈。”

    江酒睨了他一眼,笑着提醒道:“我的炼毒术不如他,几年前之所以能压制他,全仰仗催眠术,

    我即使教你怎么炼毒,你都到不了他那样的高度,术业有专攻,陆先生,这个道理还用我来教你么?”

    “……”

    几人走上台阶,在回廊尽头的角落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陈媛。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可江酒面无表情,情绪没有丝毫波动。

    像陈媛这种众叛亲离,最后死在自己女儿手里的货色,实在激不起人心中的恨意。

    她看着她,只觉得可怜又可笑。

    她想这女人去海城的时候,应该只是把沈芷薇当成一个跳梁小丑,一粒可以任她驱使的棋子。

    结果到最后,聪明一世的她,栽在了那个最看不起瞧不起的炮灰箭靶手里。

    不是可怜可笑,还能是什么?

    “没想到咱们真正意义上的会面,竟是这样一番场景,还真是命运弄人啊。”

    陈媛缓缓睁开了微合的双眼,赤红的眸光落在江酒身上。

    “江酒,你可知我有多恨你?”

    江酒耸了耸肩,似笑非笑道:“自然知道,最后一战,如果没有我,你已经占领了暗龙,

    只不过你运气不好,碰上了我,所以注定数十年的努力都功亏一篑,这是命,得认。”

    说完,她突然一转话锋,语调变得冷冽起来,“你可知我有多恨你?”

    陈媛一边喘息,一边轻笑,“知道啊,我毒死了你心爱的男人嘛,

    这样一份痛,够让你受一辈子了,你应该恨不得将我扒皮抽筋挫骨扬灰吧。”

    江酒狞笑了起来,“不错,当我面对陆夜白毒发束手无策时,确实恨不得将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可有一点你说错了,陆夜白他……没死,不过就凭你对他下毒这一点,我便要让你尸骨无存。”

    陈媛的瞳孔剧烈收缩了起来,眉目间满是不敢置信。

    “你,你说什么,陆,陆夜白没死?他怎么会没死呢?

    不应该啊,殷家的阎王渡,是剧毒,而且无解,他没道理不死啊。”

    “承蒙陈总厚爱,赠毒于我,奈何我命格过硬,老天不收,

    所以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后,又被阎王爷给送回来了。”

    陆夜白一边说,一边伸手扯脸上的面具。

    当他露出真容后,陈媛直接懵逼了。

    很明显,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前一秒,她还在想着如果弄不死江酒,就让江酒生不如死的活着也好。

    没了爱人,每一秒都是煎熬,对她而言,比死了更痛苦。

    可没想到……

    陆夜白没死!

    哈哈,这是不是代表她才是那个跳梁小丑?

    欢天喜地地认为人死了,结果他们相守在一块儿,蜜里调油。

    到头来,她却成了那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江酒,你该死。”

    说完,她拼尽最后一点力量,将手里死死拽着的一把银针射了出去。

    陆夜白下意识将江酒推到了一旁,然后去躲那些银针。

    殷允在一旁喝道:“别用手去碰那些针,有剧毒。”

    他的话音刚落,又是一道寒光闪过。

    这一次,那些银针所射的方向是江酒。

    “该死的,这老巫婆还在暗处安装了发射器,而发射器里,藏着剧痛的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