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殷允危在旦夕,她今日非得宰了这狗东西不可。

    留下这么个毒瘤,日后还真是一大祸患。

    若不尽早除掉,他们都别想有什么安宁的日子好过。

    陆夜白见媳妇儿气得不轻,连忙伸手环住她的腰,撕声道:“先救殷允,咱们再去希腊灭毒谷,杀白开。”

    陆西弦在一旁附和道:“是啊嫂子,正好容家也在希腊,咱们可以一并解决了。”

    “……”

    容情的视线在四周环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地面的一片狼藉之上。

    她下意识想要踱步走过去,结果被陆西弦给拽住了。

    “白开就是个阴险小人,谁知道他在这里面有什么埋伏,你老实点,别乱跑。”

    他这么一呵斥,倒是让容情愣在了原地。

    这家伙,刚才在吼她?

    有了这个认知后,她微微蹙起了眉头。

    江酒察觉到了她的异样,踱步走上前,问:“容情,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容情的目光在陆西弦脸上扫了一圈,轻飘飘地道:“我被这么个呆子困在原地,能看出什么端倪?”

    额……

    江酒猛地拍落了陆西弦的胳膊,瞪眼道:“你站一边去,别打扰到了容情。”

    “……”

    没了陆西弦的束缚,容情下意识踱步朝前面那堆残渣走去。

    等看清楚地上散落的是什么东西后,她稍稍松了口气,对江酒道:“火影身上的情蛊已经解了,

    江酒,你不必担心,她现在不会有生命危险,

    女人嘛,在经历了苦难之后,都会变得坚强起来,我想火影也不会例外。”

    江酒看着地上那堆虫蛊残渣,缓缓握紧了拳头,目光落在陆夜白身上。

    陆夜白朝她点了点头,正色道:“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围住了白开,

    他若在离开之前交出解药,那咱们就暂且饶他一条狗命,等去了希腊再收拾他,

    相反,他若是耍什么花样,不肯救殷允,那他今晚也别想离开曼彻斯特。”

    江酒见他安排好了一切,不禁松了口气。

    这男人,总能在她背后默默地替她收拾残局。

    有他在身边陪着,不管她做什么,都不用担心篓子捅大了收不了场。

    …

    黎明时分。

    一道黑影踏着刚升起的朝阳冲进了基地医务室。

    “主子,解药取来了。”

    他恭恭敬敬地将一个瓷瓶递到了陆夜白面前。

    走廊上侯着的几人看到保镖顺利取回了解药,纷纷松了口气。

    陆夜白接过瓶子后,将其交给了江酒。

    江酒拿着瓷瓶,起身朝病房内走去。

    容情脱口问:“就直接给他喂进去么?不怕白开使诈?”

    江酒冷冷一笑,轻飘飘地道:“那狗东西有野心,之前我抛出了帮他收服毒谷的诱饵,他动了心,

    他也知道,如果殷允死了,他不但不能得偿所愿,反而会招来灭顶之灾,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会眼睁睁看着殷允死的,火影在他手里,他完全可以逼迫殷允帮他卖命。”

    容情见她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能冷静分析,眼里不禁划过一抹奇异的光,带着一丝丝的敬意。

    这就是江酒,那个闻名于国际的巾帼女子。

    她有智慧,有美貌,同样有魄力。

    目送江酒走进病房后,陆夜白偏头问刚才那送解药的保镖,“白开往哪儿逃了?”

    保镖颔首道:“目前还不知道,不过坤哥已经启动了卫星监测,

    无论他去哪里,我们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定位到他的位置。”

    “嗯,嘱咐阿坤,让他亲自盯着那条狗,若是跟丢了,命他提头来见。”

    “是。”

    病房内。

    江酒看了看脸色发黑的殷允,又看了看手里的瓷瓶,无声一叹。

    或许让他就这么沉睡下去可能更好。

    因为他一旦醒过来,就要面对无尽的疼痛。

    火影毁了,那个女孩儿,这辈子恐怕都不会露出那种如同阳光一般灿烂明媚的笑容。

    如果她一块儿毁的,大概还有殷允的心。

    且不论昨晚他在电话里对火影说‘他喜欢她’的话是真是假。

    仅凭着他们相识多年,她为救他落得如此下场,他也难过那一关。

    在床边静默了不知多久,直到殷允的身体在狠狠颤抖,她才猛地反应过来。

    江酒啊江酒,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这解药,是火影牺牲了自己才弄到的,你有什么资格替他做决定?

    在心里质问了两声后,她从身上掏出几根银针,陆续扎在了殷允几处大穴上。

    接着,她将瓷瓶里的解药灌进了殷允口中。

    药粉入口即化,江酒开始拔针。

    伴随着最后一根银针从身体里拔出来,殷允‘噗’的喷出了一口黑血。

    江酒看着地上那滩充满恶臭的黑色脓液,不禁缓了口气。

    接着,她又给殷允把脉,确定他体内的毒素全部都清理干净后,这才彻底放了心。

    她的猜测没有错,白开不会让殷允死。

    因为那狗东西自认为拿捏住了火影,就能通过她来要挟殷允。

    事实上,殷允除了妥协别无他法。

    那条狗倒是聪明,打了一手好算盘。

    既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女人,又能驱使他们去帮他夺毒谷。

    呵,这算盘打得是响亮,但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命去做毒谷谷主。

    看着殷允渐渐恢复正常的面容,江酒眼里的杀意更浓。

    她的目光缓缓偏移,落在了海因城堡的方向。

    如今陈媛死了,海二爷废了,只剩一个海涛了。

    等解决了那人渣,他们就可以动身前往希腊。

    …

    同一时刻。

    海因家族。

    彻夜未眠的海涛在得知白开乘游轮跑路后,怒砸了书房里所有的珍贵古玩。

    “没用的废物,为了一个女人亡命天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真是可笑,

    总有一日,等江酒的利爪掐住你脖子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只有权势才能保全自己。”

    泄愤一通后,海涛这才缓缓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他现在要做的,是从沈芷薇那贱人手里取回机密文件。

    虽然他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但能活着,他自然要争取风风光光的活着。

    早晨八点。

    殷允从昏迷中醒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