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20章 心头毒血!
江酒那贱人什么意思?

    明明答应亲自赴约,为何最后来的是沈玄?

    难道她就不怕惹怒了她,她将手里那份机密文件公布出去,拉着整个海因家族一块儿陪葬么?

    她就不怕她见死不救,她徒弟跟她反目成仇,恨她一辈子么?

    “突围,赶紧突围,你赶紧想办法护我逃出去,我不能跟沈玄见面,

    因为我有种预感,今晚我要是跟他见面,我恐怕就活不了了。”

    黑衣人有些为难道:“沈小姐,您之前只雇了我们十个,

    以我们的能耐,别说护你逃出去了,我们连这小木屋都出不了。”

    “废物。”沈芷薇怒骂了一声,然后狠狠一脚将他踹出了三米远。

    她大步冲到窗台前,看着朦胧月色里那闪动的人影,心陡然一沉。

    如今整个度假村被围的水泄不通,她插翅也难逃了。

    该死的,江酒。

    你真敢!

    你怎么敢?

    盛怒的沈芷薇彻底失去了理智,像是被惹怒了的野兽一般。

    她双目赤红的瞪着外面闪动的人影,眼里划过一抹毁灭的光。

    江酒,别以为你派了沈玄过来就能躲避这灭顶之灾。

    我说过,即使是死,我也要拉着你陪葬。

    哪怕拉不动你,我也要弄死你徒弟,让她去陪我。

    想到这儿,她的视线落在了墙壁暗格里放着的锦盒上。

    “滚出去。”她对着室内的黑衣人怒喝道。

    黑衣人被她这副笼罩着死亡气息的模样给吓懵了,求生的本能驱使着踉踉跄跄地逃离了木屋。

    目送他滚出去后,沈芷薇随手打开物架上的药箱,从里面取出一根针管,然后狠狠捅进了自己的胸膛内。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压迫得她低吼了两声。

    她在取心头血。

    不一会儿,半管子黑色血液抽进了针管内。

    白开那狗东西将她制造成了毒人,如果问她身上哪一处的毒素最浓郁,要数胸口的心头血了。

    她如果将这血抹到那张储存卡上,不管谁用手碰了,毒素都会立马顺着毛孔渗透进血液。

    虽然不至于当场毙命,但也活不过三五天。

    而且这毒素在她身体里发生了变异,产生了新的毒株,哪怕是白开的解药也救不了。

    等沈玄来找她,她就将储存卡给他。

    如果他不开盒子,那么碰里面那张卡的人就会是江酒或者海瑾。

    倘若他开了盒子,最后中了毒,那也是他活该。

    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初是他将她逐出家门的。

    她之所以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他功不可没。

    想到这儿,她扭曲的脸上缓缓露出了一抹狰狞又狠毒的笑。

    从心脏里将针管拔出来后,她连忙取出储存卡,将管子里的血滴在了上面。

    无需浸泡,也无需渗透,只需稍微滴一小滴,依附在上面的毒素就能要无数人的命。

    等一切都完成,驱散了室内的血腥味后,外面的小路上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透过窗户,沈芷薇依稀看到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从暗处走过来。

    室外的光线虽然很暗,但她仍旧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确实是沈玄无疑。

    看着那个曾经她喊了二十多年‘哥哥’的男人,感受着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与杀气,她缓缓握紧了拳头。

    江酒,你耍我。

    好,既然你不按照约定好的来赴死,那么就别怪我六亲不认,对沈玄下手了。

    眨眼间,沈玄从外面走进了屋子。

    看着眼前那张狰狞扭曲到极致的脸,沈玄幽冷道:“将你逐出沈家,是想让你改过自新,

    可没想到你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真是冥顽不灵,

    你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  还有脸出去见人吗?这就是你所追求的?”

    沈芷薇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这副鬼样子还不是拜你所赐吗?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指责我,但唯独你们沈家没有,

    你们若不将我逐出家门,我至于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吗?

    这一切都是你们害的,你有什么资格指着我的鼻子来教训我?

    今日是我技不如人,被你围堵在这里,我无话可说,

    但是你帮我告诉江酒,即使我化作了厉鬼,也不会放过她的,

    我跟她之间的恩怨永远也没有尽头,即便是死,我也要诅咒她,让她永世不得安宁。”

    沈玄的目光倏然一沉。

    这就是他们沈家花了无数的精力,培养了二十多年才教出来的女儿,没想到本性如此恶劣。

    她,连给酒酒提鞋都不配。

    “今日我过来了,你也别想耍什么花招,

    我是来清理门户的,你不想遭罪,那么就自裁吧。”

    说完,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扔在了她面前。

    沈芷薇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逗大的泪珠顺着眼角滚滚而落。

    “二十多年的兄妹情呐,你难道一点点都不顾及吗?你真的能眼睁睁看着我死在你面前?”

    沈玄沉着俊脸,冷幽幽地道:“我们之间的情谊都已经被你给挥霍干净了,

    你别指望能够通过这层身份保住自己的命,今晚,我是杀定你了,

    因为像你这样恶毒的人,放在外面,将会有更多的人遭殃,

    为了那些无辜的人免受无妄之灾,我今日只能让你了结于此。”

    沈芷薇缓缓垂头,目光落在地上的匕首上。

    “哥,你真的要我自裁在你面前么?”

    沈玄紧皱着每天,冷声道:“我不是你哥,你也别用这样的称呼来喊我,恶心。”

    “……”

    沈芷薇唇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她不再多说,转身走到暗格前,从里面取出刚放进去的盒子。

    既然他们不仁,那就别怪他不义了。

    她给了他机会的,如果今晚他放她离开,那他也不会去针对江酒,海瑾。

    可如今看着地上那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她就知道沈玄不会饶了她的,今晚她必死无疑。

    既然如此,她也就无所顾忌了,即便是死,她也要拉一两个人陪葬。

    拿着盒子走到沈玄面前后,她狞笑道:“这里面的东西,关乎到海因家族的存亡,

    既然哥哥来了,那咱们兄妹一场,我就把它赠给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