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50章 牺牲容韵!
容家主冷睨着下首咄咄逼人的兄长,眼里泛出了幽冷的光。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老家伙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想要让儿子上位么?

    那也得看他同不同意。

    一个庶出,说白了就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他给他们一家人留一条生路,让他们享尽荣华富贵,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如今翅膀硬了,仗着自己儿子有几分能耐,觊觎不该属于自己的,其心可诛。

    虽然他儿子是个弱智,那有如何?

    容家的权,还轮不到一个庶出之子来执掌。

    “大哥,你以前流落在外的时候,不知道这调香册有多重要,

    可如今你在容家生活了几十年,难道还不知道这东西的意义么?

    调香册一旦交给容情,那便是默认她为家主了,你们真的同意?”

    容北川一噎。

    不错,容家确实有族规,谁得了调香册,谁就是容氏的掌权者。

    他这几年一直联合自己的心腹反对那丫头上位,如今真的要因为救容韵而妥协吗?

    他真正要扶持是他的儿子,容韵那丫头不过是为她哥铺路的一个垫脚石罢了。

    如今之所以要救她,也是因为她还有一点利用价值。

    若救她的条件是妥协,同意容情上位,那么他宁可不救。

    别怪他心狠。

    他隐忍那么多年,被人私底下指点议论谩骂作私生子,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出头。

    眼看着胜利的曙光已经在向他招手了,他绝不能让任何人破坏他的行动,包括容韵,他的亲生女儿。

    “二弟真的要扶持容情上位么?她生了外族的子嗣,心已经不在家族啊,

    你让她上位,等同于将整个家族交到了外人手里。”

    他的话音一落,四周响起无数道的反对声。

    “不对让容情上位。”

    “对,她触犯了族规,生了父不详的孽种,不配做容家的掌权者。”

    “若家主执意要扶持她上位,先让她亲手杀了那个小孽障。”

    “对。”

    容家主眼里划过一抹阴郁之色。

    这些人,一直在反对容情上位,不过正中他下怀。

    反对就反对吧,一直拖着更好。

    等哪天他治好了儿子的病,有能力承担家族重任的时候,他再悄悄将儿子扶持上位。

    说到底,容情不过是他推出去遮挡风暴的一粒棋子。

    亲兄弟就是亲兄弟,这一点上,不管是容北破还是容北川都有着同样的想法。

    牺牲女儿,保全儿子,然后在适合的时候将儿子推上去。

    “各位,你们貌似搞错了一点吧,求我用调香册交换容韵的是你们,如今反对容情掌权的又是你们,我究竟该怎么选?”

    “……”

    一众支持容北川的高层齐齐哑然。

    容家主的目光落下容北川身上,又继续道:“二弟,我可以拿出调香册救容韵,

    不过调香册交给容情之日,就是她继任家主之时,你可同意?”

    可同意?

    可同意?

    他当然不同意。

    容北川豁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等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注视在他身上时,他惊觉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了。

    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压下了心里的怒火后,他僵硬着声音道:“家主说得对,调香册对容家来说意义重大,不能轻易交出去,

    容韵那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在外面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落地如此下场,纯属活该,

    其实将调香册交给侄女,让她掌权我也能接受,但她现在跟陆家人混在了一起,动机不纯,

    思来想去,还是让这场交易作废吧,调香册不能交出去,家主之位也不能交出去。”

    容家主心里泛起了冷笑。

    他知道容韵那丫头对这老东西还有用处,正因为还有价值,所以才不能让她活着。

    如今这结果,就甚得他心。

    “兄长能想通就好,韵丫头若不幸死在了陆家人手里,

    我容氏绝不会就此罢休,定要去陆家为她讨一个公道。”

    容北川看着容家主那张虚伪至极的老脸,气得浑身直颤抖。

    在原地站了几秒,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多谢家主’,然后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会议室。

    容家主冷眼看着容北川的背影,神色莫名。

    坐在下首的一个中年男人开口道:“家主,他应该不会那么轻易放弃容韵的,你就不怕他搞小动作么?”

    容家主扬眉一笑,讥讽道:“我不怕他动,就怕他不动,他动了,我就有理由整死他了,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我连自己的女儿都能牺牲,更何况他们?让你找的神医找到了么?”

    “家主放心,对方以针灸之术闻名,说能刺激小少爷的大脑,让他渐渐康复。”

    “嗯,尽快将人弄来雅典,桓儿的病情,不能拖了。”

    “是。”

    …

    容北川离开会议室后,径直回了自己的住处。

    他遣散了所有的下属,独自一人钻进了书房。

    窗前。

    容北川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白二少爷,考虑的时间到了,你想好了么?”

    话筒里传来白开的轻笑声,“毒谷就在希腊境内,若说整个希腊哪方势力最强,那非容氏莫属,

    如今容大爷亲自联系我,跟我谈合作,我自然不会拒绝。”

    容北川猛地握紧了手机,沉声问:“你这是同意跟我联手了?”

    “嗯,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想要夺回毒谷的控制权,自然还得仰仗您,

    不过咱们可说好了啊,我帮你除掉容家主,你助我抢回属于我的东西,

    这合约一旦生效可没后悔的余地,你若反悔,那我就用毒王经上的毒送你一家上西天。”

    对于白开的手段,容北川是有所耳闻的。

    如果他稍微理智一点,就不该跟这样的豺狼虎豹合作。

    可他如今的处境堪忧,容北破已经对他起了杀心,他若不反抗,就只有等死的份。

    “好,我答应你,不过容北破那老家伙不好对付,你怎么确保你能弄死他?”

    白开轻轻地笑了起来,漫不经心道:“我不可能将底牌全部摊出来的,那是我保命的东西,不过我可以给你吃一粒定心丸。”

    “什么定心丸?”容北川连忙开口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