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63章 该去找那毒妇算账了!
白家主看着手里的药瓶,轻轻地咳嗽着。

    “我很好奇,以陆先生的能耐,对付我家那个毒妇,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儿,

    我不明白你为何要用这种迂回战术,费心思救活我,然后再借我之手去铲除她。”

    陆夜白靠在屏风前,双手环胸,一副慵懒模样。

    “很简单,这里是希腊,如果我出手,势必会引起各方势力的猜忌,以为我有了入侵他人领土的雄心,

    我这人吧,余生别无追究,只想守着妻儿过一生,不想让他们别外界注视着惦记着,

    白家主是希腊的权贵,如今这片土地上出现了动乱,而且还跟你有关,你理应站出来平乱,

    再说了,你执掌白家数年,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怎样才能从你夫人手里夺回权势,

    好了,如今解药已经奉上,废话就不多说了,我只一个要求,你掌权后好好清理门户,别让白开再出去祸害别人了。”

    提到白开,白家主眼里划过一抹暗沉的光。

    “不用你说,我也会处理那逆子的。”

    陆夜白还想开口,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道轻微的响声。

    他倏地转身,对着外面喝道:“谁,滚出来。”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渐行渐远。

    陆夜白的眸光瞬间变得冷冽起来。

    有人偷听。

    他不能让对方跑了,否则今日与白家主的谋划就会泄露出去。

    思及此,他一个闪身冲了出去。

    片刻后,他拎着一个少女从外面走进来,随手将人甩在了地板上。

    “白家主,你可认识此人?”

    白家主垂头看去,当看清对方的容貌时,微微蹙起了眉头,“茜茜,你怎么在这儿?刚才我跟陆先生的对话,你都听到了?”

    白茜是白家主与小老婆生的,白老爷子被软禁在老宅后,小丫头经常偷偷过来看他,他虽然恨那个毒妇,但对这个女儿还是疼爱的。

    “我,我听到了,但,但我不是故意偷听的,爹地,您真的要跟妈咪不死不休么?”

    她的话音刚落,一把匕首架在了她脖子上。

    白茜狠狠哆嗦了两下,视线缓缓上移,落在了陆夜白那张冷俊的脸庞上,眼里泛起了惊艳的光。

    好成熟好有魅力的男人,孤傲又果决。

    “我,我……”

    陆夜白眼里划过一抹杀意,手上的力道下意识重了一分,直接划开了她的脖子。

    伴随着啊的一声尖叫,白家主连忙冲了过来。

    “陆先生,手下留情,我这女儿并无恶意,将她关起来,控制她的自由就行,还请您放她一条生路。”

    陆夜白拧了拧眉,沉声道:“你能保证咱们之间的计划不会被泄露出去?”

    “陆先生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会将她软禁在老宅里,绝不让她与外界有任何的联系。”

    陆夜白一记手刀劈下,将她给敲晕了。

    “好,姑且信你一回,白家主,记住咱们之间的交易,我能让你恢复如初,也能再让你苟延残喘。”

    “是,是是,陆先生放心,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家里那毒妇,然后打白开那逆子一个措手不及。”

    陆夜白点点头,又嘱咐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开了。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后,白家主从瓶子里取出解药塞进了嘴里。

    站在他身后一直不曾说话的中年保镖突然开口道:“家主,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白家主冷哼了一声,嗤笑道:“那毒妇还真以为自己把控了白家呢,我要是没中毒,没被她掐住咽喉,哪会由着她嚣张放肆?

    如今我体内的毒素已经解除,是该去找那毒妇算账了,召集隐藏在家族的所有旧部,让他们今晚就反扑,一举控制住那毒妇的所有势力。”

    “是。”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无论是白家主还是容大爷,都为自己一直不舍的权势发动了全面的反击。

    …

    清晨。

    天蒙蒙亮。

    庄园实验室的门缓缓推开,在里面苦熬了一个通宵的江酒满脸疲倦的走了出来。

    陆西弦也在椅子上坐了一晚,整个人看上去憔悴又狼狈。

    见江酒出来,他连忙迎了上去,急声问:“怎么样?研究出解蛊虫的法子了么?”

    江酒摇了摇头,叹道:“调香术是我跟殷允的一个短板,即使调制出了我们任何可行的解药,也不敢给乐乐服用,

    再等等吧,咱们争取早日救出容情,让她把把关,她说行才行。”

    陆西弦再次瘫坐了回去。

    这时,陆夜白从楼梯口走过来,眯眼看着江酒,问:“又熬了一个通宵?”

    江酒看了他一眼,反唇相讥,“你不也熬了,有什么脸质问我。”

    陆夜白笑了笑,眉宇间却一片阴郁。

    他只想让她好好休息,好好养身体,按时吃饭,准时睡觉,这个愿望怎么就那么难实现呢?

    走到她面前后,他也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干嘛,放我下来,我跟陆西弦还没聊完呢。”

    “回去睡觉,睡好了再说,这一时半刻天塌不了,即使塌了,也有我给你顶着。”

    “.…..”

    江酒放弃了反抗。

    这男人的霸道劲一上来,谁都没法阻止他。

    “西弦,你别太担心,乐乐暂时无碍,耐心等容情回来。”

    “好。”

    …

    一连两天,希腊的天气都阴郁得可怕,那乌云密布笼罩下的城市,宛如要迎接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雨。

    各方势力都沉寂着,谁也没做那个出头鸟,亦或是他们都在暗中进行一场场清扫行动,并没有搬到明面上来。

    容家。

    主屋书房内。

    几天没合眼的容家主,双眸中充斥着鲜红的血色。

    他负手立在窗前,问:“大房那边这几天没有对容情下手么?”

    管家颔首道:“没有,风平浪静的,自从您称病闭门不出后,这几天的例会都没有开。”

    容家主微微蹙起了眉头,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太平静了,平静地让人窒息,

    按照容北川的性子,这么好的机会,他不可能不出手对付容情,如今一反常态,实在诡异。”

    “家主,咱们该怎么办?”

    容家主想了想,冷声道:“你持家主令去解了容情的禁足,看大房那边会不会对她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