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67章 我看你对这事儿着迷得很!
江酒看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狠狠咽了口口水。

    “我,我还是给你扎两针,替你解了药性吧。”

    他这样子吧,活脱脱的豺狼,能将她给生吞活剥了。

    虽然她也想他,也渴望他疼爱她,但,但这有点可怕了。

    正常情况下,这男人都能将她折腾半死,化身成狼,还不得将她榨得一干二净?

    陆夜白垂头看着她,挑眉问:“你觉得我会答应么?当然,你也可以强行给我下针,我是不可能对你出手的。”

    江酒认命了,伸手圈住他的脖子,抖着声音道:“那你温柔点。”

    陆夜白垂头在她眉眼上落了一吻,“我哪次不温柔?你不都挺享受的么,否则也不会对这事儿如此感兴趣了。”

    江酒俏脸一红,颤着声音反驳道:“哪,哪有感兴趣。”

    “是么,不感兴趣啊,那行吧,你扎我两针,让我恢复正常,然后我开车带你回去。”

    江酒瞪了他一眼,硬着头皮道:“针,针用完了,没了。”

    陆先生低低一笑,“口是心非的女人,我看你对这事儿着迷得很,瘾比我还大。”

    “陆!夜!白!”

    回应她的,是男人很不客气地将她扔在了椅背上。

    接着,车子以极快的速度朝密林深处开去。

    “.…..”

    …

    翌日。

    容家城堡。

    主屋书房内。

    容情靠在落地窗前,眯眼看着外面的朝阳。

    容家主站在她身后,沉声问:“情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为何如此凝重?”

    容情回头看着他,不答反问:“父亲,你这几天究竟在做什么?”

    容家主一愣,眼眸深处划过一抹躲闪之色,淡淡道:“我不是说了么,我的旧疾复发了,请了神医给我医治,

    怎么,你不信我么,要不要我将神医喊过来,让他跟你说说我的身体状况?”

    容情深深看了他一眼后,重新将视线放在了外面的朝阳上,一字一顿道:“这几天大伯趁您休养,控制了所有支持您的高层。”

    容家主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那些高层,这几天跟我一直有电话联系,

    我没有从他们的口气里听出异样,情儿,你是不是弄错了,他们都是我的旧部,怎么可能会出卖我。”

    容情冷笑了一声,幽幽道:“在这个利益为大的时代,谁又会一辈子忠于谁呢,您这想法,太过天真了,

    大伯拿捏住了他们的罪证,逼他们就范,你看到的不过是假象罢了,他们在三天前就叛变了。”

    容家主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连连后退了数步。

    他该怎么办?

    怎么办啊?

    看着眼前的女儿,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大步冲上去,一把扣住了她的胳膊。

    “情儿,我知道你暗中培养了一批势力,帮帮父亲,帮我扫除大房极其一众党羽,

    等他们都覆灭后,我就将家族掌印给你,让你掌权,容家不能落入一个私生子手里啊。”

    容情点点头,颔首道:“父亲放心,您这些年护我跟乐乐周全,我感激不尽,就凭这点,我也会跟大伯抗衡到底的。”

    容家主松了口气,眼里泛起算计的光。

    等容情跟大房斗得两败俱伤后,他就能坐收渔利了。

    那时候,桓儿应该也治好了,他就借势立他为继承人,号令家族其他旁系讨伐容北川跟容情,彻底铲除他们。

    “情儿,谢谢你,谢谢你,你放心,家主之位一定是你的。”

    容情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心里在盘算着扫清大房的势力后请江酒给桓儿医治。

    那小子是后天被害成智障的,江酒一定有法子治好他。

    等他好了,她就离开容家,自此退出容氏的权利中心,让桓儿撑起家族的重任。

    “父亲,我这次回来没见过桓儿,他怎么样了?”

    容家主心头一紧,暗自思忖这丫头该不会是得到了什么风声吧?

    不等他开口,容情又继续道:“我跟江酒有几分交情,到时候请她给桓儿治治,应该能痊愈的。”

    这话听到容家主耳中一下子变了味。

    他感受不到她的关怀,只以为她想对桓儿不利。

    “那孩子最近发病的次数太多,我当心他伤人,所以送去别院了,眼下还是扳倒大房要紧,

    不然等他们掌权,别说给你弟弟治病了,我们一家人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号。”

    “嗯,那您在家好好休养吧,我去部署对付大房的事宜了。”

    “去吧去吧,我这儿不用你担心,有你母亲照顾着呢。”

    同一时刻。

    郊区庄园。

    陆夜白与江酒是深夜进的树林,折腾了几个小时,又休息了几个小时,所以回到庄园时,天已经大亮了。

    车子直接开到主屋,江酒刚推开车门,耳边突然响起江随意阴阳怪气的声音,“那树林里常年有野兽出没,

    你两在里面待了一晚上,居然完好无损的回来了,真是奇迹啊,果然,恶人有恶人的好处。”

    江酒微微眯起了双眼,眸中闪过一抹危险之色,“你跟踪我。”

    江随意翻了个白眼,“我跟踪你干嘛,看你们车……算了,不说,有辱斯文。”

    这时,江随心从亲哥身后探出脑袋,笑眯眯地道:“他在你们的手机里安装了定位系统,

    对了,妈咪,你被爹地疼爱之后,越来越漂亮了,以后记得多多益善哦。”

    江酒伸手扶了扶额,对着靠在驾驶位前的陆先生道:“咱们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派这几个恶魔来折腾我们。”

    “我不是恶魔。”陆墨从里面冲出来,一把抱住亲妈,咧嘴笑道:“我不会埋汰你们的,我只关心我什么时候能再做一次哥哥。”

    “说得好像我没喊你哥哥似的。”乐乐忍不住抱怨,“堂妹就不是妹妹么?”

    “.…..”

    这时,陆西弦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的凝重之色。

    江酒拍了拍儿子的后脑勺,柔声道:“带着弟弟妹妹们去吃早餐,”

    江随意冷嗤了一声,“我才不要那二货带呢,跟他在一块儿,掉智商。”

    等四个孩子回到客厅后,江酒这才开口问:“西弦,出什么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