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75章 赐她一瓶蛊毒,送她上路!
好个容北破,既然你想让你女儿弄死老子,那老子也不必顾念兄弟情义了。

    你不是在乎你那智障儿子么,那小畜生要是死了,对你的打击一定很大吧。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想到这儿,他找到白开的号码拨了出去。

    那边一直没接听。

    容大爷怒极,又重新拨了一次。

    这回通话连接上了。

    “你在干嘛?”

    白开似笑非笑道:“大半夜的,自然在女人的肚皮上了,找我有事?”

    容北川将自己的处境跟他说了一下。

    白开瞬间变得严肃起来,“这才一晚上的时间,怎么弄成这样了?

    别跟我说你斗不过容情,如果真斗不过,那死了也活该。”

    “你……”容大爷气极,可他现在要仰仗这混账小子,不能逞能,若是把他得罪了,那就麻烦了。

    “容情的实力不如我,哪怕是用尸体堆,她也堆不过我,所以她必死无疑,

    我怕就怕在容北破那老东西背后突袭,在我重创的情况下给我致命一击。”

    白开基本明白他的意思了,笑道:“你是想让我对容家主造成精神上的重创?

    这个容易啊,我让那神医给容北破的儿子下一记猛药就行了,

    唯一的希望没了,容北破定会心神俱疲,到时候即使他出手,你也能有喘息的机会。”

    容大爷脸上的怒火消散了几分,语调平缓道:“我就是想请你帮我这个忙,咱们两也算是不谋而合了。”

    “行,我这就去安排,明天容家主与你生死一战时,他会收到儿子死亡的消息,

    容大爷,机会仅此一次,你可要好好把握,不然让容家主缓过劲来,那就是你的死期了。”

    “放心吧,明日就算葬送了我儿子的命,我也要将家主之位牢牢攥在手里。”

    “嗯。”

    …

    整整一晚,容氏内部都弥漫着浓郁的硝烟。

    但凡是有容家势力驻足的地方,都成了双方夺权的战场。

    火力拼杀,最后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天,蒙蒙亮。

    容情身上沾满了血迹,一步一步朝主屋走去。

    到了台阶下,她仰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容家主。

    以前,她总觉得自己有一个温馨的家,有一个疼爱她的父母。

    而她的父亲,更是无比的器重她,力排众议,扶持她这个女儿做家主。

    可幡然醒悟后,她知道了他的真正意图,如今再看这张脸,只觉面目可憎。

    “我拼光了手里所有的人,重创了大房,父亲,您可以兑现承诺,将罗特放了么?”

    罗特……

    容家主的眸光闪了闪。

    那小子昨晚就失踪了,毕竟不是什么大人物,没有容武来得那么重要,所以看守比较松。

    今早看管的人来禀报,说人逃了。

    逃了就逃了吧。

    他想看到的局面,已经出现了。

    而这丫头最后一丝利用价值也彻底被榨干了。

    “那小子已经被我杀了。”

    容情的瞳孔狠狠收缩了起来,瞪大眼眶不敢置信地瞅着他。

    “你,你说什么,你,你把陆西弦给杀了?”

    陆西弦?

    容家主一愣,大步走下台阶,怒问:“你说什么?那小子是陆二少?”

    容情眼里有恨意在升腾。

    面对着这个给了她生命的男人,她生平第一次动了杀心。

    他将她利用个彻底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还害了陆西弦。

    “如果他不是陆西弦,你认为你能威胁得了我么?”

    容家主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眼里闪过一抹懊恼之色。

    陆西弦可是陆氏刚上任的新家主。

    他挟持他逼陆氏妥协,势必会得到一个极大的助力。

    可如今因为他的疏忽,让那小子逃了。

    该死!

    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好个容情,居然默许外人混进家族,你对得起我这些年对你的栽培与器重么?”

    容情哈哈大笑了起来,眼泪顺着眼角滚滚而落。

    “栽培?器重?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我不过是你手里的一粒棋子罢了,你可千万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恶心。”

    容家主见她得知真相,眼里划过一丝慌乱。

    可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

    这贱丫头已经彻底废了,没权没势没手下,拿什么跟他横?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也好,我也懒得伪装了,不错,你只是一个挡箭牌,为你弟弟消灾的棋子,

    容氏百年来一直都是男丁掌权,何时轮到女儿上位了?你又有什么资格做容家的家主?

    容情,你别怪我无情,桓儿才是我的希望,而你注定只能是一个牺牲品。”

    容情的身体在微风中轻轻地颤抖,巨大的悲伤从四周蔓延开来,将她紧紧地包裹在了其中。

    ‘啪嗒啪嗒’

    眼泪顺着眼角滚滚而落,她已经没了往日里的清贵冷淡,眼里透着死灰般的绝望。

    “原来活了那么多年,我不过是个笑话而已,容家主,谢谢你告诉我这样,让我对这个家族,彻底死心。”

    容家主眉宇间闪过一丝杀意。

    他计划好了要弄死这丫头的。

    所以……

    “来人,赐她一瓶蛊毒,送她上路。”

    “……”四周的人面面相觑。

    片刻后,一个长老试着开口道:“家主,杀不得啊,杀了容情,等于跟陆氏宣战,

    如今陆夜白跟陆西弦兄弟都在希腊,您如果处置了容情,陆氏会疯狂报复的。”

    容家主怒吼道:“老子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不过吼完之后他就心虚了,因为他真的怕陆氏出手报复。

    如今的容家,已经是风雨飘摇,若陆氏出击,他们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大长老知道他下不来台,又继续道:“大小姐为了守住二房的权,昨晚苦战了一夜,

    她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请家主高抬贵手,暂时先饶她一命。”

    容家主冷哼了一声,这次不敢再逞能了,像是施舍一样的开口道:“念在她有功的份上,暂时先软禁起来。”

    容情讥讽一笑。

    怕陆氏报复就怕陆氏报复,说得这么虚伪,真是可笑。

    目送容情被带下去后,容家主对着一旁的下属冷喝道:“将容武押出来,然后随我去跟容北川谈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