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81章 将我变成火影的样子!
殷允见她能说能笑还能自己走路,稍微放了心。

    “容家是不是被你们给整废了?刚白开联系我,要我在三天内拿下毒谷,然后用白家掌印跟他交换火影。”

    江酒听罢,忍不住嗤笑道:“那条狗的反应倒是迅速,刚得知容大爷完蛋,没了这个靠山给他做炮灰,他立马就转移目标,用火影威胁我们。”

    说完,她偏头望向陆夜白,问:“你能否请白家主跟我们演一出戏,来一个瓮中捉鳖。”

    陆夜白勾唇一笑,“只要是你能想得到的,我都能替你办到。”

    江酒嗔了他一眼,这话说得未免大了些,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他能摘给她么?

    懒得理这自大的男人,她再次转头望向殷允,开口道:“白开手下的那些势力已经被白家主给秘密铲除了,

    他现在是拔了牙的老虎,已经没什么威慑力了,手中唯一筹码就是火影,到时候交涉的时候,恐怕得你亲自上,

    以我对那条狗的了解,他不会那么轻易把火影完好无损的交给你,你一定要想个能暂时压制他的法子,确保火影的安全。”

    殷允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压制他,只能用毒,我这就去研究。”

    说完,他匆匆朝实验室走去。

    陆夜白原本想抱媳妇儿回房休息的,江酒下意识开口阻止了他,“去医务室吧,不看看海瑾的情况,我心里不安。”

    虽然殷允凌晨的时候给她打过电话,说海瑾已经撑过来了,并且注射了以毒攻毒的毒素,但她还是不太放心。

    陆夜白拗不过她,只能抱着她去了医务室。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折腾,海瑾透支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江酒跟陆夜白过来的时候,她躺在床上睡得死沉。

    沈玄见江酒脸色苍白,眸光倏然一沉,凝声问:“你又受伤了?”

    什么叫做又?

    江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沈玄见她鼓着腮帮,厉目横扫向陆夜白。

    “人是你带出去的,回来成这副德行了,你怎么跟我交代?”

    陆先生冤啊。

    他不想让她冒险,可她威胁他,还控诉他把她当金丝雀豢养,他哪承担得起这罪名,脑袋一热,就答应了。

    “那个,大舅兄,她身上这伤吧,问题不大,只是擦破了点皮,养两天就行了。”

    擦破了点皮?

    那粒子弹都贯穿了她的肩膀,他居然有脸说只擦破了点皮?

    江酒心里忍不住哼哼,不过接收到他可怜兮兮的目光后,她有些不舍得拆他的台了。

    大舅兄太严肃,陆先生担心得罪得狠了,娶不到媳妇儿,理解,理解。

    等陆夜白将她放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后,她伸出另外一只胳膊探上了海瑾的手腕。

    片刻后,她微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虽然是变异的毒素,但毒性还是远不如阎王渡,

    如今给她放血,冲掉了他体内三分之二的毒性,剩余三分之一的,可以通过以毒攻毒的法子稀释。”

    这个说法,跟殷允说的基本一致,让沈玄彻底放了心。

    “行啦,这边不用你们瞎操心了,你赶紧带这病怏子回去好好休息吧,再这样下去,她这副破身子说不定撑不了几个月了。”

    “……”

    “我怎么感觉我哥自从有了我嫂子之后,越来越嫌弃我了?”

    陆夜白抱着她往外面走去,边走边道:“你用不着他们喜欢,有我一人宠你就够了。”

    江酒咧嘴一笑,“也对,那你抱我回去好好宠我吧。”

    这话,有点撩,陆先生的目光渐渐变得暗沉起来。

    不过触及到她肩膀上的伤口后,又堪堪压制住了体内那股冲劲儿。

    她都已经伤成这样了,他要是还能起得来,那就是畜生行径。

    “别引诱我,不然等你好了老子饶不了你。”

    她好怕哦!

    不就是在房间狠狠教训她么,她也很享受呀,这可威胁不到她。

    陆夜白被她这副无畏的模样给气笑了。

    他战斗力是不是还不够,所以这女人一点都不怕他。

    看来他得吃点滋阳的东西好好补一补了。

    …

    郊区古堡。

    书房内。

    白开靠坐在沙发内,手里端着一杯冰酒品尝着。

    他的脚下,匍匐着一个年轻女人。

    是容韵。

    如今容北川父子被抓,容家彻底崩塌,她对白开而言,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呵,女人……前两天不是还很嚣张么,如今后台没了,就怂成这样了?

    你看看你这副贱样,连那些鸡都不如,凭什么觉得我会饶你一命?”

    容韵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强烈的求生欲在不断地提醒她,一定要想办法从他手里脱身。

    一定。

    “我懂调香,我还有利用价值,你留着我,总有一日会派上用场的。”

    “调香?”白开忍不住嗤笑了起来,“像你这些的调香师,我花点钱能请一大把,你凭什么觉得这个能吸引到我?”

    容韵脸色一白,她隐隐感到死神在一步步地向她逼近。

    看着他逐渐失了耐心的眸子,她的脑袋不断运转着。

    就在他准备让保镖将她拖下去剁了喂狗时,她突然开口道:“白先生,我知道你跟殷允准备做交易,

    可你深爱火影小姐,舍不得将她交出去,要不你请个易容师,将我变成火影小姐的模样,

    到时候你跟他们交易时,把我推出去,我与容情,江酒有仇,混进他们的住处后,我还能趁机杀了她们。”

    白开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这个法子,妙啊。

    把这女人变成火影,不但能从殷允那儿换取白家掌印,还能在江酒面前埋一颗炸弹,一箭双雕。

    想到这,他缓缓俯身扣住了容韵的下巴,“你真的愿意代替火影打入他们的阵营?”

    容韵见他感兴趣,心中一喜,连忙点头道:“愿意,我愿意,容情江酒她们害得我家破人亡,哪怕是死,我也要拉着她们培养。”

    白开伸出另外一只手在她脸上轻轻拍了几巴掌,狞笑道:“很好,你这个法子已经充分体现出了你的利用价值,

    我暂且先不杀你,等请来了易容师后,你可一定要乖乖配合,不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是,是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